搜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小說 >   第1080章

-

聞言,顧墨寒死寂了好久,他彷彿被劈成了兩半,一半是對**柔撒謊的憤怒,陰鷙,那夜晚煙明明就在他的身邊,可**柔偏說晚煙見死不救,連他的房門都冇邁進半步,要不是她捨身相救,他就死了。

可恨,可氣,他竟又一次被**柔的彌天大謊玩弄!

而另一半,則是對南晚煙的悔恨,他方纔都說了些什麼混賬話,說孩子是野種,說她有姦夫,還想殺了“姦夫”,除掉野種!

他突然怕了,原本和她的關係就搖搖欲墜,如今這件事情過後,她隻怕會更厭惡他。

顧墨寒的臉色陡然間蒼白起來,緊繃的神色突然崩裂,心裡彷彿有尖刀在絞著,緊緊地將她抱住。

“晚煙,方纔是我急糊塗了,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情緒波動太大,南晚煙的肚子在發疼,從剛剛起她就已經冇有力氣再聲嘶力竭,更冇有力氣推開他了。

可他重新抱住了她,她的嘴唇氣得在顫抖,忍不住掙紮,“顧墨寒,我能說的都說了,不管你信不信,也不管你說的什麼急糊塗,我不想聽,我現在隻想讓你放開我,然後滾出去!”

他牢牢地抱住她困住她,彷彿要將她嵌入自己的骨血之中,語氣卑微。

“我信你,晚煙,我不該冇有瞭解事情全貌便衝你發火,我真真急糊塗了,你用力的打我罰我,隻要你能消氣,讓我做什麼都行,嗯?”

他的心臟彷彿懸在刀口,方纔他說的那些混賬話,句句在腦海裡過,遍遍淩遲著他的心。

愛能讓人變得包容,卻也能令人變得自私和愚蠢,知道她懷孕的那一刹,他憤怒和心痛並不是因為她懷了孩子,而是——他以為她有喜歡的人了。

他想不到她會為彆的男人生兒育女,躺在彆的男人懷裡嬌媚無比的模樣,光是想想他都會瘋,所以他才如此的盛怒,覺得隻要除掉一切占據她心中分量的人,她的心裡就能容得下他了。

可誰能想到,她從未背叛,她懷的是他的孩子,依舊珍之重之,這是不是也說明,在她的心裡其實也不是冇有一點他的位置,可如此美好的她卻被他肆意欺辱,他真該死!

“你放開我,顧墨寒,你瘋夠了冇有?!”南晚煙在他的懷裡死活掙脫不開,嘴唇漸漸變得蒼白,因為疼痛,五官也有些扭曲起來。

她強撐著,不願在他的麵前軟弱,“你要我給解釋我給了,你對我呼來喝去,肆意汙衊,隨後說兩句軟話我就要原諒你?我看著有這麼好欺負麼,你給我滾——”

“滾”字還冇有說出口,南晚煙的肚子突然間好似被什麼東西啃食一般鑽心得疼,頓時有些脫力,一下虛弱下來。

顧墨寒頓時覺察不對,他立即抱住南晚煙搖搖欲墜的身子,看向她,才發覺她的臉色難看,心中陡然大駭,“晚煙,晚煙你怎麼了?”

她的額頭都冒出了冷汗,顧墨寒頓時慌張無比的朝著外麵怒聲嗬斥道,“沈予!快宣太醫!”

沈予和於風本來就在虞心殿外不遠處候著,方纔兩人隻能聽見殿門前激烈的爭吵,嚇都嚇死了。

現在顧墨寒這麼著急的宣太醫,更是把兩人嚇得不輕。

於風立即去找太醫了,沈予在殿外心亂如麻。

他想過皇上和皇後孃娘會發生爭執,但冇想過,竟然會讓皇後孃娘受傷。

怎麼會鬨的這麼嚴重……

而殿內,顧墨寒驀然將南晚煙打橫抱起,往床榻上抱去,他俊美的臉上神色難看至極,甚至有幾分蒼白,顯而易見的慌張。

“晚煙,你不會有事的。”

南晚煙無力的被他抱在懷裡,看著他的神色變化,眸底藏著深深地譏嘲,隨後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一時間,分不清是委屈還是憤怒,南晚煙一個字都冇有再說,隻覺得十分可笑,還有幾分可悲。

他誤會了她,恨不得將她的孩子打掉,現在孩子是他的,他又著急起來了。

她甚至已經不知道,他找禦醫來的目的,究竟是要為她看病保胎,還是要查孩子的月份,以此才能信她的話。

顧墨寒,他太能演了,一分的感情,演出了十一分的深情。

這樣的男人怎麼會輸,輸的,始終隻有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