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小說 >   第174章

-

眾人仿若被雷狠狠劈了一道。

顧墨寒的表情更是瞬間黑如鍋底,“你說什麼?!”

他第一想到的就是姦夫,南晚煙的姦夫!

**柔嘴角勾起不可察覺的弧度,柔柔糯糯問道。

“高管家,你是不是聽錯了?王妃雖然五年前婚前失貞,可……”

她慌忙捂住嘴,自責看著顧墨寒,“啊,王爺恕罪!是柔兒失言了!”

嘴上這麼說著,**柔心裡卻快意。

來了,她為南晚煙量身定做的男人,登場了!

南晚煙愜意靠坐在椅子上,一臉恍然大悟。

哦,搞半天,白蓮花這幾日是在忙這事呢?

湘玉嚇得腿都軟了,看著雲淡風輕的南晚煙,急得不可開交。慘了!

王妃這次肯定吃不了兜著走了!

五年前王爺就是因為王妃不潔,將她打入冷院,今日這一遭,還不知道王妃會受怎樣非人的折磨呢!

江如月聞言覺得簡直是老天有眼,南晚煙的報應,這麼快就來了!

她樂得頓時站起身一拍桌子。

“王妃,放著王爺這麼好的男人不要,您卻在外勾勾搭搭的,這不純粹是給王爺和王府蒙羞嗎?”

**柔卻皺眉,喝住江如月道,“如月!你在說什麼呢!”

顧墨寒絞著眉頭,“帶進來!”

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何,忽然平白無故覺得難受不甘,又氣又堵。

“是!”高管家急急忙忙退了下去,王爺這副模樣,怕是再多呆一秒就要把人千刀萬剮了。

南晚煙冷眼看著江如月和**柔一唱一和,拱著火,輕哼一聲。

“怎麼?就你長嘴了?人都冇看到就扯著你的大喇叭逼逼賴賴,你可知道汙衊王妃該當何罪?”

顧墨寒皺眉看著,南晚煙這個女人如此肆無忌憚,大難臨頭了還有功夫嘴碎!

她就不知道,先跟他解釋嗎?!

**柔上前握住顧墨寒的手,輕聲安撫道,“王爺息怒,等那人來了,再定奪也不遲,萬一王妃是被冤枉了呢?”

顧墨寒冷著一張臉,冇吭聲。

看戲的女眷們都覺得今日冇白來,憤憤低頭竊竊私語。

很快,那個所謂的“情夫”,就被高管家帶了進來。

大雨滂沱,那人渾身濕透,他眼睛勉強睜開,看到人群中亮眼的南晚煙,神色閃爍,熾熱無比。

他一把掙脫周圍人的束縛,衝南晚煙大喊道,“晚煙!我來了!我攢夠錢了!”

“答應你的事情我能做到了!五年之約!我這就帶你走好不好?”

這人說的情真意切,配上背景傾盆大雨的加持,無不讓人覺得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情種。

女眷們嘩然,大跌眼鏡,遏製不住的討論起來。

顧墨寒的臉色鐵青,眼底都是陰冷晦暗。

五年之約?!

南晚煙竟然跟這樣一個落魄的馬伕有約?!

南晚煙打量著這個男人,咂咂嘴。

“這人長得還算看得過去,不是什麼歪瓜裂棗,但是也太矮了,這樣的人也配來當我的情夫?開玩笑吧?”

湘玉就站在南晚煙身後,自然聽到了她說的話。

她嚇得扯了扯南晚煙的衣裳,驚恐著低聲道,“王妃,您可彆再跟個無事人似的了,這都火燒眉毛了!”

南晚煙不以為然擺擺手,嫌棄瞥著那人,“我可看不上你,你為什麼汙衊我?可知你該當何罪?”

那人聞言痛心疾首,在暴雨裡顯得無助且絕望。

他扯著嗓子大吼道,“晚煙!我是常輕揚啊!你怎麼會忘了!我一直是你的禦用馬伕,你成婚前,我們一直朝夕相處,怎麼能叫不認識呢?”

江如月見狀,眼中精光一線。

“這也太勁爆了吧!王妃,既然你和這馬伕情投意合,乾嘛還要嫁給王爺?這不存心報複呢嗎?”

**柔瞪了江如月一眼,讓她住嘴。

隨後,她拉著冷臉的顧墨寒,神色心疼,“王爺,或許,或許是弄錯了呢?王妃最近風頭正盛,又頗得太後祖母盛寵,這些人可能就是故意來挑撥離間的。”

“您消消氣,王妃就算過去犯過錯,但她對您一心一意,柔兒……”

話音未落,顧墨寒手一揮,桌上的茶盞應聲而裂。

江如月和**柔的這一番話,徹底激怒了他,“夠了!”

報複?!

他看江如月說的冇錯!南晚煙這就是**裸的報複!

這女人竟然將第一次給了這麼個玩意兒!真是眼瞎了!

**柔欲言又止,看著南晚煙一臉無能為力,“王妃,妾身,幫不了你了……”

南晚煙卻冷眼挑眉,抿唇厲聲道,“我要你幫了?彆舔著臉隨便開口。”

湘玉緊張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王妃今日是怎麼了?

這種事情可不比尋常啊!這完全就是無解的劫難啊!

高管家站在一旁候著,垂眸不斷歎氣。

五年前那場禍事,難道如今又要重演嗎?

常輕揚看到顧墨寒這副居高臨下的模樣,同樣勃然大怒。

他毫不畏懼指著顧墨寒,彷彿真的是情敵那般,語氣挑釁,“顧墨寒!你根本不算是男人!”

“你若是不珍惜晚煙!連她都保護不了,那你就讓出來!彆讓晚煙呆在這王府裡白白浪費青春!你不要她!我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