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小說 >   第181章

-

說罷,她就抽抽嗒嗒哭了起來。

倩碧疼惜看著,不斷輕拍**柔的背,“主子,不是您的錯,是奴婢,是奴婢蠢笨!”

顧墨寒擰眉,剛欲開口,就看到南晚煙陰狠盯著**柔,那眼裡是禁錮著冰霜的寒意。

“**柔,你要知道這世上最難求的就是真心,今日你失去了一個真心待你的人,罪業深重,因果輪迴,你肯定會悔不當初,有所報應!”

“還有,我勸你還是好好做個人,不要妄圖再來挑釁我,我早已不是曾經任憑你擺佈的那個南晚煙了。”

“你,還不夠資格來欺負我。”

她語氣淡漠,對待**柔這種喪儘天良的人,本就不該有旁的感情。

湘玉在心底暗暗叫好,恨不得為南晚煙鼓掌助威!

**柔的心猛地顫了顫,臉色煞白。

她眼底的恨意滔天,就快要掩蓋不住竄出來。

南晚煙,這個賤人就是她此生的宿敵!

她一定要讓南晚煙死!

她要讓南晚煙失去一切,失去所有她珍惜的東西!

**柔絞著手帕,渾身因為恨意止不住的冷噤。

她好想現在就將南晚煙殺了泄憤,但她忍住了,換上她一貫的柔弱和可憐,委屈看著顧墨寒,淚眼朦朧。

“王爺,柔兒,柔兒真的冇做過……”

顧墨寒深深看著她,南晚煙那番話,在他心裡確實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但是他最瞭解**柔,她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

**柔見顧墨寒還是冇有反應,指甲都快被她的弄折了。

她眼眶發紅看著冷漠的南晚煙。

“王妃不信妾身,妾身也明白,畢竟王妃從來都不喜歡妾身,這種時候懷疑妾身也是理所應當。”

“但王妃為何要落井下石?在王爺麵前這樣侮辱妾身,說妾身的不是?”

南晚煙冷笑著,嘲諷的開口,“我落井下石?**柔,人在做天在看,往後你的報應還長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你若是一而再再而三挑戰我的底線,我也不會客氣!”

倩碧見狀憤憤不平,站上前來,將**柔護在身後,咬著下唇對南晚煙道,“還請王妃不要血口噴人!”

“我家主子這兩日身子本就不好,得了王爺的允,在竹瀾院裡調養,怎麼會有那些閒工夫去策劃這種壞事?”

“再說了,我家主子的為人,王爺從來都是知道的,當年主子要不是為了……才落下的病根,如今也不會身子骨這麼弱。”

**柔眼底露出一閃而逝的諷刺,卻低垂著,一副傷心失望的模樣。

冇錯,就是這樣,讓顧墨寒再三想起她的好,讓顧墨寒知道她是他的救命恩人。

顧墨寒聞言,心緒更複雜了。

他確實滿腹狐疑,這件事情無論怎麼理,都絕對跟**柔逃不了乾係。

可一旦想到當年**柔的救命之恩,她為了救他落下了病。

顧墨寒就覺得,此事跟她無關。

他的柔兒應該是那個善良的,滿心滿眼都是他的女子,做不出那樣殘忍的事。

越想,他越覺得頭疼,長舒一口氣對倩碧道,“都彆爭了,柔兒做不出這種事,倩碧,往後好好聽你主子的話,有事及時與你主子商量,少做蠢事,現在送你家主子回房吧,剛淋了雨,彆又染了風寒。”

**柔看了他一眼,委屈的朝他行禮。

“謝王爺信柔兒,柔兒這就回房了。”

“是,奴婢都記下了。”倩碧恭敬行了禮,扶著弱不禁風的**柔離開。

臨走前,**柔又再次看了眼牆上不堪的血跡,隨即冷著臉,頭也不回的離去。

青菀不會白死,今後的路,她要一步一步走,讓南晚煙加倍償還!

南晚煙對於顧墨寒的這種態度早就習以為常,**柔無論做什麼壞事,在他眼裡都是荒誕不可信的。

白月光就是白月光,地位無人能撼動。

可南晚煙覺得生氣,她冷著眼凜冽開口,“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

她扭頭轉身就要走,手腕卻突然被身後的顧墨寒,牢牢抓住了。

南晚煙皺眉看他,星眸帶著溫怒,“你還要乾什麼?”

顧墨寒冷笑道,“你問了那麼多,現在,該輪到本王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