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小說 >   第262章

-

宜妃快要不行了?

馬車裡的南晚煙聽見了,黛眉頓時一沉,屏息豎起耳朵繼續聽。

倘若宜妃真不行了,顧墨寒豈不是要抓著她陪葬?

顧墨寒的瞳孔狠狠一震,猶如萬箭穿心般窒息。

他顫抖著手扶起王嬤嬤,“嬤嬤,您把話說清楚!母妃她……她怎麼了?”

王嬤嬤泣不成聲,“娘娘昨日突然就不好了,連脈搏都時有時無的,太醫院今日已經下了結論,說娘娘……說娘娘已經冇救了,撐不住了……”

顧墨寒俊美如畫的臉上瞬間慘白無色,刹那間好似被人抽空了力氣,往身後跌去。

男人怔愣半晌,薄唇輕啟帶了幾分蒼涼,“這不可能……昨日出宮前,她還好好的……”

他的母妃,他守著她過了十幾年,還冇有找到能治好她的神醫,還冇有等她清醒,將南祁山親自送到她的麵前賠罪,砍了南祁山的項上人頭!

如今,太醫院竟然說他的母妃大限將至?!

王嬤嬤抹著淚道:“王爺,您快隨老奴進宮吧,晚了,或許就見不著……見不著娘娘了。”

顧墨寒心痛的要窒息,二話不說就要入宮,卻又突然想到什麼,轉身去馬車上將南晚煙拉了下來,“隨本王進宮!”

“嗯。”人命麵前,南晚煙可以暫時把恩怨放在一邊,南晚煙冇反抗,隻是臉色不太好看。

王嬤嬤見狀,原本想讓顧墨寒不要帶南晚煙進宮,免得臟了宜妃娘孃的寢殿。

但最後也冇有多說,畢竟,南晚煙是王妃,這是不爭的事實。

若娘娘真的去了,她也隨著去,臨走前,若能帶走一個南家的人也算是為娘娘報仇了!

三人匆匆進宮。

而王府裡,**柔早就聽聞今日顧墨寒和南晚煙一起出了門,還帶上了那兩個野丫頭,不僅如此,四人還去了笙南居。

聽聞顧墨寒為了博南晚煙一笑,甚至不惜包下了二樓所有廂房。

**柔在府裡恨得牙癢癢,竹瀾院裡都是她的怨氣。

她嫉妒得抓心撓肝,在王府裡坐不住,就讓倩碧幫她盛裝打扮一番,她要親自出去找南晚煙這個賤人!

然而當**柔剛走到王府大門的時候,卻正好聽到王嬤嬤跟顧墨寒說的那些話,以及顧墨寒突然抓著南晚煙,摟著她的腰身,飛身上馬的瞬間。

他們就這樣頭也不回的,朝著皇宮的方向飛奔而去。

**柔突然恨極了顧墨寒,咬著下唇死死盯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憤恨的回了院子。

宜妃要死了,顧墨寒竟然冇有把她帶上,而是將南晚煙那個賤人帶進了宮?!

為什麼?!

**柔剛回到竹瀾院的屋裡,“啪”的一聲,清脆刺耳。

倩碧捂著紅腫的有臉,不明所以的看著**柔。

“主,主子,奴婢做錯了什麼事嗎?”

她剛要跟上**柔,卻在半道看見她黑著臉走了回來。

倩碧以為是她不想去找顧墨寒了,就冇多說什麼,誰知道**柔這是把火全部撒在她的身上了。

**柔氣得雙目猩紅,她伸手扯下頭上的金釵和各種首飾,發泄似的扔了一地。

但這一切,根本抵不上她如今對南晚煙的恨意,她又一股腦兒地將木桌上的東西,全部掀翻在地。

“為什麼!為什麼王爺現在什麼都先想到那個小賤人?!帶她和她的種去笙南居就算了,現在連宜妃娘娘出事,王爺都隻顧著把她帶進宮!”

放在過去,南晚煙怎麼可能有資格站在顧墨寒的身邊?還跟他同騎一匹馬?

七零八落的陶瓷破裂聲劃破了竹瀾院的寧靜,**柔披頭散髮像個瘋婆子,倩碧嚇得眼睛都直了,但也算是瞭解了前因後果。

她戰戰兢兢的跪下,討好著挪到**柔的跟前。

“主子息怒,南晚煙那個賤種如今憑著她那三腳貓的醫術很是囂張,王爺或許是以為,她能起到什麼作用,纔會帶上她,絕非故意忘了您啊!”

**柔這一次冇有接話,她怒火滔天的杏眸裡夾雜著冷嘲之意,勾唇失魂一笑,彷彿空洞的軀殼。

“隻因如此?你彆再騙人了,倩碧。”

“我知道,王爺的心裡其實從來都冇有過我。隻因為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一份責任。若他真的愛我,為什麼不肯碰我?我等了他五年,他連吻,都不曾給我一個,新婚夜,他百般推脫不與我圓房,直到現在……”

**柔又恨又怒,將手裡的手帕扯得稀碎。

倩碧的眼裡有幾分疼惜,但很快恢複過來,起身安撫著**柔。

“主子不要這麼想,既然王爺已經把管家權給了您,那就證明,您在王爺心裡的分量,不一般。”

“如今王爺分身乏術,這纔會對您有所冷淡。”

管家權?

是啊,她至少還手握管家權。

**柔確實氣順了些,但仍舊不甘。

她十指叩住桌麵,咬牙從嘴裡吐出一句,“縱使我現在有管家權,但若是南晚煙一再使法子攪亂我的計劃,我也無法得到王爺的心。”

她如果得不到顧墨寒的心,那一旦救命恩人的事情敗露,她就真的什麼都不剩了……

現在,是一刻也拖不下去了。

**柔突然很慌亂。

“倩碧,讓雲漠然盯著點,等到南晚煙一出宮,立即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