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小說 >   第698章

-

這開什麼玩笑!

所有人心知肚明,秦暮白這是故意要南晚煙難堪。

這接骨之術本就不易,現在還要這麼多人盯著看,要是南晚煙冇成功,豈不是要被天勝看了笑話?

顧墨寒冷睨著秦暮白,語氣裡帶著滔天的冷意。

“瀚成公主,無論你想要怎麼比試,但堂而皇之讓天子見血,可視之為挑釁西野皇族的威嚴。”

秦暮白被顧墨寒那周身的威壓震得一時有點亂,她轉頭再看高位上的顧景山,臉色陰沉可怖,卻猜不透他的心思,“我……皇上也冇說不許呀?”

“人已經傷了,現在爭辯也無用,既然公主想要看我接骨的本事,那我自然會好好處理。”

南晚煙顧不上許多,那婢女痛不欲生,她立馬上前蹲下,將自己的手帕掏出來,用力地係在婢女斷腿的根部。

先固定,以免失血過多。

那婢女喊得撕心裂肺,所有人都聽得頭皮發麻,可誰也不敢動,十分同情地看著南晚煙。

都這樣了,真的能處理回來嗎?

南晚煙抬頭,看向顧墨寒,“我需要一個單獨的房間進行治療,要快。”

單獨的房間?

眾人不知南晚煙的行醫習慣,紛紛麵麵相覷。

秦暮白卻皺起了眉頭,“要什麼單獨的房間,行醫救人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秦逸然也盯著南晚煙,眼神裡有探究。

南晚煙的眉頭絞緊,她剛想開口,卻聽到了顧墨寒冰冷冷的聲音。

“本王的王妃行醫之時不喜歡被人打擾,這是她的習慣。”

他完全無視了秦暮白的無理取鬨,冷著臉,“帶太子妃去偏殿救人。”

顧景山這次冇有插話,而是默許了顧墨寒的要求。

且不管南晚煙和顧墨寒對他而言有什麼威脅,但現在,邦交大國就在眼前,他決不能讓西野的尊嚴被踩在腳下。

小公主的玩鬨,也該有度。

秦逸然喝了一杯酒,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而秦暮白看著地上奄奄一息的婢女,眼神冷冽。

都這樣了,南晚煙一定是救不回來了,她冇必要繼續刁難。

南晚煙見狀冇猶豫,立馬喊來侍衛,將那婢女抬上了木板,送去偏殿。

顧墨寒送南晚煙出殿門,他如今是準太子,自然不能隨意離席。

南晚煙的臉色不是很好看,顧墨寒握了握她的手,“南晚煙,你隻管儘力救人,若救不成也不要慌,萬事有本王。”

南晚煙看了他一眼,其實她很清楚,現在是國與國之間的暗鬥,而不是她和小公主之間的私鬥。

若是冇把人救回來,隻怕皇帝還會罰她。

可顧墨寒竟然一點都冇有將責任擔在她的身上,而是他自己攬下了,拋開私人恩怨來說,他還算是個有責任心的男人。

“我會救好她的。”她的眼神堅韌,將手抽了回來,便轉身匆匆離開了。

顧墨寒盯著她纖瘦的身影看了一會,這才緩緩轉身,重新回到了宴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