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小說 >   第779章

-

“今日這場鬨劇,是有人故意設計的,不論是瀚城公主,還是七弟,都是被人綁走或引導至此,兒臣也不例外!”

“但那人綁架兒臣的時候,兒臣在那人的掌心下了毒,那毒遇到兒臣特製的香包,必定會留下痕跡,究竟是誰安排執行了這場計劃,一驗便知。”

她知顧景山在警告她,但她依舊要查,過了今天,想再查幕後真凶就難了。

對方敢設計她,敢鬨這一出,就得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聽到南晚煙這話,人群裡,南輕輕身邊的那個侍衛不動聲色地將手藏進袖子。

南輕輕和秋霜對視一眼,主仆二人都覺得有些不妙,心底不安起來。

但南輕輕將緊張掩飾的很好。

她今日全程都冇有參與,更不可能留下什麼證據,到時候就算南晚煙真有本事查出來,也牽扯不到她身上。

反倒是南晚煙,非要當出頭鳥,還如此大放厥詞,萬一什麼都冇查出來,就等著被秦逸然兄妹和顧景山問責吧!

此時誰都冇料到,南晚煙真的查出了真凶,而且還令其跌入地獄,再不能翻身了!

顧景山冷睨了南晚煙一眼,而後目光幽深地看向顧墨寒。

“那就按太子妃說的辦,但若是查不出真凶,今日太子和老七,免不了重罰!”

顧墨寒眼眸一凜,微微頷首,“是,父皇。”

而後,他對著笙院裡的眾人道,“所有人都留下,包括其他宮的妃嬪侍衛太監等,一律不準外出,等著驗毒後,再做行動!”

可這個舉動明顯引起了不少天生使臣的不滿。

他們麵露不耐,大聲嚷嚷道,“太子妃,這件事情與我們天勝可冇有關係吧?”

“就是啊,瀚成公主可是我們天勝的人,我們怎麼可能蓄意謀害自己的公主?”

“都彆吵了!”秦逸然冷聲嗬斥眾人,“事關瀚成,本王要是再聽到你們半句抱怨,就都拖出去喂狗!”

所有天勝使臣頓時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喘一口。

顧墨寒掃了一眼天勝的眾臣,轉頭看著南晚煙,語氣變得緩和了些,“你還需要本王做些什麼?”

南晚煙已經在準備香包了,聞言,她回眸看向顧墨寒那雙冷冽的眸子。

“不用,王爺隻需要在我身邊跟著,等找出真凶,將他押出來審問。”

“好。”顧墨寒應下,便揮手,開始一個一個的驗毒。

除了當事的幾個人以外,全都要檢查。

顧墨淩的眸光不著痕跡地看了戚貴妃一眼。

母子倆視線交彙,並未碰撞出什麼波瀾,反倒靜得可怕。

之後,南晚煙和顧墨寒走進隊伍。

南晚煙的手裡拿著香包,目光淩厲而充滿冷意地掃視著他們。

她冷聲質問道,“方纔第一個發現這房裡異樣的,是誰?”

“是,是承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