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棺材裡是個三十來歲的女人。

這女人在這裡已經放了十來天了,皮膚早已灰白,長滿了屍斑。

皺少爺就這麼摔到了這女人的身上。

他的臉貼著她的臉,感覺冰冰涼涼的。

隨著一股子臭味傳來,鄒少爺猛地一驚,大聲喊道:來人啊,救命!救命!

一旁的壯漢大步上前準備將鄒少爺拉起來。

誰知這時,一陣冷風吹來,原本開著的房門,忽然砰的一聲關了起來。

這把壯漢們嚇了一跳。

葉九兒趁機說道:這義莊夜裡本就不太平。

壯漢們心一緊,遲遲冇上前。

鄒少爺貼著女屍準備起身,卻不料女屍衣服上不知道什麼東西勾住了他的衣服,使得他不得動彈。

他連忙捶著棺木,喚道:怎麼還不過來!

壯漢們一聽,準備上前。

一陣風吹來,又把門給吹開了,冷風從外灌入,如同針刺一般打在人的臉上。

這下徹底把這名壯漢給嚇著了。

尤其是鄒少爺不停的在裡麵掙紮著,瞧著就像是被女屍抱住了一般。

鬼!鬼啊!

一名壯漢驚撥出聲,他們幾人聽著聲音撒腿就跑。

葉九兒瞧著,頓時鬆了口氣。

鄒少爺見著半天都冇有人將他扶起來,怒斥道:丫的,你們怎麼還不來啊!

葉九兒緩緩起身說道:他們已經走了。

走了?怎麼走了?

鄒少爺詫異道。

葉九兒嘲諷道:他們說不想打攪少爺和棺木裡的女子幽會,所以先走了。

走了?!鄒少爺難以置通道。

此時,棺木裡的腐臭味越來越重,他掙紮著起身,卻被什麼東西越拽越緊。

等著他吃力的低頭看去吃,發現那女屍的手正在他的褲襠附近。

這下他徹底慌了,隻感覺下半身一涼,動不了。

原本能昂首挺胸嘰嘰喳喳叫的雀兒,受了驚,直接頹廢了。

葉九兒垂著眸子,朝著棺木裡的人瞥了一眼說道:少爺,這**一刻值千金,可要好好珍惜啊。

聲音很大,大得鄒少爺心窩窩疼,姑娘,好姑娘,你就行行好,幫忙把我救出來吧。

葉九兒搖頭道:那可不行,要是我把你救出來了,你還欺負我怎麼辦?

鄒少爺搖頭道:不,不,你放心,我不會欺負你的,隻要你把我救出來了,我不僅不會欺負你,還會給你一大筆銀子。

葉九兒也不傻,直接轉身離開道:那也不行,我可能壞了少爺你的好事。

姑娘!姑娘!

鄒少爺高聲喚著。

然而,葉九兒已經走遠了。

鄒少爺隻得跟女屍在棺材裡,麵貼麵,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葉九兒離開義莊後也不知道該去哪兒,春日裡晚上不比冬天暖和多少,她凍得瑟瑟發抖,隻得想找個人多的地方落腳,暖和暖和。

走著走著,前方忽然傳來一陣馬蹄聲。

葉九兒微抬頭朝前方看著。

隻見銀白的月光之下,一男子騎著一匹駿馬朝他奔來。五⑧○o

男子墨藍色衣闕隨風揚起,一張略帶著稚氣的沉靜俊容透著一股子令人為之震懾的悍然之勢。

隨著馬蹄聲近,男子放慢速度,彎著腰朝她伸出手。

葉九兒看著他,不由得想到了話本裡的故事。

英雄踏馬來,最為醉紅顏。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的紅顏,但是她能肯定,他是她的英雄。

葉九兒笑著朝他也伸出了手。

譚一兩見罷,抓著她的手,用力一提,將她撈到了馬上,坐在了他的跟前。

葉姑娘,你冇事吧?

他握緊韁繩,朝她問。

葉九兒緊緊抓著他的手臂,回道:我冇事。

譚一兩頓時鬆了口氣,隨後笑著說道:你除了義莊再冇其他地方可去了是嗎?

葉九兒點頭道:嗯冇錯。

譚一兩想了想道:既然這樣,你就跟著我爹孃一道住顧府吧,等著他們忙完後,我讓他們帶你去平陽縣,給你找個地方落腳。

葉九兒聽著忙問:那你呢?

譚一兩看著前方回道:我要去京城,去了京城之後,再回周江縣。

為何不回家?葉九兒問。

譚一兩想都冇想回道:戰事不平,不回家!

葉九兒眸光一沉,但是很快又蒙上了星星,她跟著譚一兩一同看著前方,笑道:好,我等你。

等我?譚一兩疑惑道,等我乾什麼?

葉九兒繼續笑,等你回來娶我。

譚一兩一驚,抓著手裡韁繩一勒,把馬兒強製停了下來,啥?你說啥?

月光下,葉九兒抬著那張絕美的小臉兒,一臉認真道:等你回來娶我。

譚一兩愣了一會兒,連忙回神道:娶啥娶,你纔多大啊!

葉九兒笑道:不小了,我們村裡像我這麼大的都嫁人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238章

等你回來娶我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