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那個村南大柏樹下漏風的三間茅草屋?

譚大媽詫異道。

譚老爹點了點頭,冇錯,以前的時候瞧著破破爛爛還不知道是誰家,原來啊,居然是曹縣令的祖屋,這曹縣令也真是的,自己發達了也不將這祖屋修繕修繕。

譚大媽幸災樂禍笑道:那三間茅草屋比我們以前的小破屋還不如,這曹縣令怕是以後怕是要吃苦咯!

譚老爹坐下來,對著炭火烤了烤有些凍僵的手,說道:那也是他自作孽不可活。

冇錯。譚二妹也跟著附和道。

三個大人你一言我一語的。

譚四文和譚五貫他們兩個小的聽得雲裡霧地,爹,娘,這曹縣令到底做了什麼壞事啊?

三個大人都愣了一下。

譚老爹反應最快,說道:時刻多了,一時跟你們說不清楚,反正以後你們要是再村裡碰著了曹縣令,就繞道走,不要跟他多說話。

譚四文和譚五貫乖巧點頭道:是,爹。

譚老爹和譚大媽連忙岔開了話題,說了一些除夕要準備的事。

幾個小娃娃一聽到除夕,開心得不了的,也漸漸忘記了什麼曹縣令。

屋子裡歡聲笑語,屋外冷風直吹。

曹縣令抱著包袱迎著冷風,低著頭朝他那三間茅草屋走去。

身後則跟著幾個如花似玉的女兒。

都是因為爹,要不是因為爹把那臭小子認回來,我們曹家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嗎?

是啊,都怪爹,好好的動什麼撫卹金。

冇錯,冇錯,都是因為爹和那個男人,所以我們現在纔會落得如此地步。

這說話的正是他那個三女兒和四女兒。

跟著湊熱鬨的還有四女兒和六女兒。

曹府自從出事之後,邱老大便不辭而彆,隨後曹二小姐則去了顧家投奔曹夢霜。

其他幾個小一點的女兒,就被各自的娘帶回了孃家。藲夿尛裞網

跟著他一同來封平村的,也就隻有這四個冇有親孃,冇有去處的女兒。

曹縣令走在前麵聽到了她們的抱怨,回頭說道:你們要是不想跟著哦,就都給我滾我一個人不留。

那四個女兒雖然心裡十分不甘,但是見著他的怒火,隻能先順從起來,紛紛閉上嘴,跟著曹縣令繼續朝前走。

不一會兒,一行人就到了那三角茅草屋前。

茅草屋年久失修,風雨飄搖。

四個女兒瞧著愣住遠處。

曹縣令緩緩上前,將門推開。

門吱呀一聲,掉了下來,半掛在門口。

屋子裡一股黴味飄了出來。

再往裡看,橫七豎的爛椅子,爛桌子上麵都是灰塵。

脾氣一向畢竟大的三小姐直接捂住口鼻,一臉嫌棄道:爹,我們不會真的要住這裡的?

曹縣令緩緩說道:這裡是我們的祖屋,暫且先在這裡住下。

三小姐驚呆了,麵對這種破爛不堪的房子,她當真難以接受,高聲朝曹縣令說道:爹,我們真的要住這裡嗎?這裡是人住的地方?

曹縣令冇有回她的話,低著頭緩緩走進屋,去收拾那些爛七糟的桌椅。

三小姐急了,上前拉著曹縣令說道:爹,我們走吧,我們不要住在這裡,我們回平陽縣吧,就算住不了曹府,我們可以花點銀子找個地方住下來,都總比住在這裡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37章

住下來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