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老爹也懶得再理會他,自個帶著家人開始挖蘿蔔。

譚大媽一邊扒拉著土,一邊朝那邊看了一眼,笑道:他爹,這曹縣令怕是受了刺激傻了。

譚老爹笑道:管他傻不傻,隻要啊,他彆惦記到我們小七月身上來就行了。

譚大媽聽著心一驚,他爹,你說他要是知道了小七月是他的女兒,會不會找我們要人啊?

譚老爹手一停,想了想笑道:不會,不會。

為什麼不會?譚大媽疑惑道。

譚老爹緩緩道:在他眼裡小七月就是個冇什麼用的女娃娃,我跟你講,你就算是送給他,他也不會要的。

譚大媽恍然大悟。

曹縣令見著大冬天的不能種菜的,隻能上山,去看看有冇有什麼能打到的獵物。

他當縣令的時候,跟著幾個官老爺狩獵過,還算是有點小技巧。

隨便打個過冬的小野兔,還是輕而易舉的。

然而,他纔剛剛上山,就碰著了三個凶巴巴的壯漢。

你是誰,來山裡乾什麼?

絡腮鬍子壯漢對這個書生氣的男人冇有一點好感,甚至莫名有些厭惡。

曹縣令被他們的壓迫感給嚇到,朝後退了一步說道:我來狩獵,想要打幾個小兔子。

絡腮鬍子壯漢聲音一沉,冷冷道:不行,快滾。

曹縣令憤怒道:這山又不是你們的,憑什麼不行。

他那兩個小跟班,你一言我一語道:不行就是不行,你要是不服氣,就跟我來幾下,誰贏了,就聽誰的。

曹縣令小胳膊小腿的,怎麼能打得過他們,咬了咬牙,氣得渾身顫抖,你們真是無法無天,占山為王了啊!

三人懷著雙臂,仰起頭,用著下巴對著他,不回話。

曹縣令氣憤不已,轉身罵道:我去告訴你們裡長去,說你們欺負人!

滾吧!

絡腮鬍子壯漢朝著他的屁股一腳踢去。

曹縣令受著痛,跑下了山。

下山的時候,正巧遇到了許大娘。

他忙朝許大娘問道:你們這山裡有山匪啊,你們裡長就不管管嗎?

許大娘聽著,想了半天,才明白他說的是那三個壯漢,忙笑道:曹大人啊,你誤會了,那根本就不是什麼山匪,那是隱居在山裡的三個年輕人。

他們啊,人可好了,冇事就幫著我家和老譚家的乾農活,平時啊,還會送些山上的野味給我們,怎麼?你怎麼會說他們是山匪呢?wWω㈤一㈥0Cò

曹縣令覺得她說的根本就不是那三個人,臉色越來越差,怒聲道:跟你說也是白說!

這下他心裡越來越急了,家裡冇銀子冇米,就連也野味都打不到一個,借來的米也隻能吃三天,這早晚得餓死啊。

這下該怎麼過啊。

跟他一樣愁的還有家裡的四個女兒。

被逼著乾農活,還冇飽飯吃,她們可真是一刻都受不了。

這時,屋外有人敲門道:請問曹縣令在家嗎?

三女兒聽到聲音,來到門口問道:你是誰?找我爹乾什麼?

門外的正是之前和曹縣令聊賣女兒的小混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382章

有人找來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