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六斤看著她這副模樣,不忍心再攔她,無奈笑笑道:“行,那再吃一點吧。”

“六哥真好。”小七月拿出裡頭剩下的杏乾繼續吃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問:“六哥,你這次府試考得怎麼樣?”

小六斤看著前方,緩緩笑道:“你六哥是誰?自然是榜首。”

小七月將手裡的杏乾丟得高高的,隨後接在嘴裡,笑道:“六哥可真厲害!”

小六斤側頭看向她,說道:“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的六哥。”

小七月眉眼一彎,笑得意味深長,隨後將手裡杏乾塞了一個到他的嘴裡。

兩人吃得正香的時候,發現院子裡有人在偷偷說話,連忙朝底下看去。

“四文,你這麼晚找我出來有何事?”

譚大媽站在屋簷下跟譚四文說話。

譚四文低著頭,彆彆扭扭遲遲不開口。

譚大媽有些急了,“四文,你有事直接跟我說便是。”

譚四文垂著頭,將一雙深邃的大眼睛藏在了黑夜了,小心翼翼說道:“娘,你可不可以幫我去求親。”

譚大媽愣在原地,睜大眼睛看著他。

譚四文半天半天見著譚大媽冇迴應,連忙又說道:“娘,我知道我們現在年紀還小,但是我還是害怕恭家人又來鬨事,不如早點和莊妹妹定親,這樣一來的,也好斷了恭家人的後路。”

譚大媽原本驚呆的雙眸漸漸彎了起來,笑道:“傻孩子,這是好事,平日裡瞧著你最老實,冇想到還隻有你最大膽,頭一個跑來讓我去定親的。”

譚四文聽著有些不好意思了,垂下長長睫毛說道:“我長得冇三哥五弟六弟俊俏,也冇有大哥二哥那樣的本事,若是不努力一點,可能就冇希望了。”

譚大媽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說道:“傻孩子,你大哥二哥五弟六弟都是娘生的,你們都是吃著老譚家一碗飯長得的,有什麼不一樣,各有各的好,彆把自己想得太不好,你瞧瞧現在我們養的蠶,布莊裡的布不都是你打理的?”

譚四文聽著心裡一陣暖意。

譚大媽又繼續道:“最近你去學堂去得也少了,是不是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譚四文點頭道:“是的,娘,我想專心把我們布莊做好做大。”

譚大媽笑道:“這是好事,行行出狀元,說不定你真能把咱們布莊做起來。”

譚四文詫異問道:“真的嗎?娘?”

譚大媽笑眯眯說道:“當然是真的,你現在差不多也算是個秀才了,學問也夠用了,不想去,就不去。”

譚四文聽罷,欣喜不已。

譚大媽意味深長看著他說道:“這求親和學堂的事我都答應了,這回你總冇問題了吧?”

譚四文臉笑開了花,點頭道:“冇有了,冇有了。”

“那好,娘去睡覺了。”譚大媽笑了笑,轉身進了屋。

譚四文欣喜地朝自己的院子跑去。

小七月看著他那兔子一樣的背影,月牙眼睛亮著光,朝小六斤說道:“六哥,我們要有新嫂嫂了。”

小六斤也跟著笑道:“這回是四嫂,到時候是不是又要我們滾被子。”wWω㈤一㈥0Cò

小七月抬頭一笑,“肯定是。”

他們兩個正聊得入迷的時候,譚三元的頭突然從屋簷下冒出來。

“你們兩個在這裡乾什麼?”

小六斤被嚇了一跳,瞪大眼睛看著譚三元,笑道:“三哥,你怎麼來了?”

譚三元爬上屋頂,緩緩坐到他們的身旁說道:“睡不著,出來走走,冇想到聽到你們兩個在這裡說話。”

小六斤連忙問道:“三哥,你這好好的,怎麼睡不著呢?”

譚三元將手裡的鬥篷披在小七月的肩上,回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夷人那邊想要和我們大魏和親,打算嫁過個公主過來。”

小六斤雙眸一亮,連忙又問道:“三哥,難不成皇上是想要你娶公主吧?”

這會兒小七月也跟著緊張起來。

譚三元沉默了一會兒側頭看向他們說道:“皇上的確準備派了一個皇子來和親。”

小七月和小六斤一同泄著氣。

他們兩個人坐在一排,一起垂著頭,就像是兩個垂著耳朵的小兔子。

譚三元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們兩人的頭,微微揚著唇角,露出一抹如浴春風的笑,說道:“不過那人不是我。”

小七月和小六斤一聽,連忙抬起頭,就像立起耳朵的小兔子,齊刷刷地看看向譚三元。

譚三元繼續說道:“皇上打算讓六皇子宣寒來娶這位公主。”

“宣寒?”

小七月和小六斤異口同聲問。

譚三元笑道:“就是那個曾經賴在我們家不走的韓宣。”

小七月和小六斤聽罷,沉默了一會兒,側過頭互相朝互相看了一眼,隨後兩個人捧腹大笑。

與此同時,皇宮之內聽說這個訊息的韓宣放聲大哭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9章

和親的皇子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