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夫人將桌上的和離書遞給他說道:“高鐘漢,你現在最好把這和離書個簽了,若是不簽,我便去告訴爹,讓我爹告訴皇上,說你就是個陳世美!”

高太醫徹底慌了,連忙起身道:“夫人,你不能這麼做啊,俗話說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可不能不念夫妻舊情啊!”

高夫人也不管這些,厲色說道:“所以你快簽,簽完我就走。”

高太醫生怕高夫人去皇上那裡告狀,無奈之下隻得簽下了和離書。

高夫人拿著和離書頭也不回地走了。

高太醫微微顫顫地起身,拿著和離書慢慢悠悠走到門口,長歎一口氣道:“最近這是怎麼了?明明藏得好好的,怎麼就被髮現了呢?哎!真是太奇怪了。”

他話落,轉身準備進屋。

然而就在這時他頭頂上的一個懸壺濟世的橫匾突然掉了下來,直接砸到了他的頭上。

哐噹一聲響,高太醫直接被砸得暈倒在地。

門口的仆人們聽到聲音連忙走進來看,見著倒在血泊中的高太醫紛紛驚叫出口。

與此同時,榮妃的殿內。

寧妃一大早就聽說了譚五貫進宮的事,她一想到等下譚五貫就要給榮妃看病,便心慌起來,特地偷偷找了機會來到榮妃房裡。

來的時候,她鬼迷心竅一般還帶了一瓶鶴頂紅藏在了懷裡。

等著小宮女們都去了殿外時,她來到榮妃的身旁,坐下。

寧妃看著她那張安靜隨和的臉,心中已是感慨萬千,長歎一口氣說道:“榮妃呀榮妃,你我之前雖然算不上是情同姐妹,但是也算是互相扶持,當初大家都說你死了的時候,我哭了三天三夜,最後眼淚都哭乾了。”

她說著,拿出帕子給榮妃擦了擦臉,繼續說道:“可是,你既然都已經死了這麼多年了,怎麼又突然活過來了呢?”

“我從來都不在乎我兒子當不當太子,就算到時候你兒子當太子也行,可是你卻偏偏把所有一切都搶走了,不僅僅是我這麼多年苦等的東西,還有原本就屬於我的東西,所以你的複生就是一場錯誤。”

她說著,收回帕子,放進自己的懷裡,握著拿一瓶鶴頂紅繼續說道:“你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這樣長久下去也是痛苦,榮妃妹妹,不如我送你一程。”

寧妃說著,哽嚥了一下,雙眸裡漸漸滿是淚水。

入宮這麼久,她可還從來冇有親手殺過人,現在真的要動手,心裡說不出的悲涼,也不知是為自己哭,還是為榮妃哭。五⑧○o

她顫抖著手,緩緩拿出藥瓶,打開瓶塞,將藥拿到榮妃的嘴邊。

屋外刮來一陣冷風,輕輕拍打著窗子,發出吱呀作響的聲音。

寧妃心一緊,微微側過頭朝視窗看去,隻覺得背脊發涼,手跟著抖了一下。

等她再回頭看向榮妃時,一雙纖細的手已經緊緊握住了她的手腕。

榮妃睜著一雙清麗的鳳眸冷冷地看著她,“抱歉了寧妃姐姐,我可能不需要你來送我了。”

寧妃驚駭不已,用力收回自己的手,將藥瓶打翻在地,隨後猛地朝後退去,許是腳軟,才走了兩步,便摔了下去。

榮妃剛剛纔甦醒,還不能坐起,但身上的壓迫感,已經逼得寧妃瑟瑟發抖,“你你你什麼時候醒過來的?”

榮妃一臉蔑視地看著她,緩緩道:“在你進來之前我就已經醒了。”

寧妃慌張失措地坐在地上,睜著一雙滿是驚恐的眼睛,“所以我剛纔說的話,你都聽到了?”

榮妃冷笑道:“不僅剛纔的話,就連你和高太醫一直給我下毒的事,我都知道了。”

寧妃詫異不已,搖搖頭道:“不可能,不可能,高鐘漢說了,你不可能再醒過來了!”

榮妃微仰了一下頭,說道:“這自然得感謝你了,若不是你的話,皇上怕是也不會請人來幫我治病。”

寧妃瞪大眼睛,聽得雲裡霧裡,良久後才恍然大悟,“你是說,有人來給你看過病?!”

榮妃冇有反駁,露出淡淡的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89章

被抓個正著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