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能交往?為什麼不能和我們家交好?”人群裡的譚四文在一旁驚歎道。

女子目光空洞並未回答譚四文的話。

三皇子餘光看了一眼譚四文,順著他的話朝女子繼續問:“為什麼不讓我和譚家交好?”

女子木訥地看著三皇子,緩緩回道:“馬大人冇有跟我說為什麼,不過我偷聽到他和一位客人的談話,是說現在譚將軍正受聖寵,今後必定會掌管兵權,如果殿下和譚家交好,那必定會如虎添翼。”

三皇子聽到此話並不意外,嘴角依舊揚著,“所以那位馬大人的客人是誰?”

女子搖頭,“我不知,那人每次來找馬大人極其隱秘。”

三皇子見著問不出什麼東西來,冇有再繼續問下去,轉身朝後走。

女子突然拉住他的衣襬說道:“殿下,小心。”

三皇子停下腳步,回頭朝她問道:“小心什麼?”

女子的雙眸漸漸有了光彩,趴在地上慌張失措地朝後退著,一雙滿是害怕的眼睛驚恐地看著三皇子。

她捂著嘴發現自己全都說出去了,連忙跪地磕頭道:“殿下,我錯了,你就饒了我吧,我也是被逼了,馬大人說要是我不照做的話,他就把我的孩子生剖出來喂狗!”

瑟瑟發抖的聲音在院子裡迴響。

眾人不禁唏噓這個馬大人還真是惡毒。

“混賬東西!”

魏帝一聲嗬斥從門口傳來。

小七月的目光一直在門口,倒是冇見著意外。

不過在場其他的人都驚駭不已,一同朝魏帝跪地道:“參見皇上。”

魏帝揹負著雙手,一臉怒色地走了進來,“這個馬大人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居然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做這樣的事,真是活膩了!”

女子聽罷,縮著頭,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

三皇子和譚三元一同朝魏帝行禮道:“父皇。”

魏帝微微抬手說道:“不必多禮,幸好今個朕來了,不然還不知道馬大人的陰謀!”

三皇子疊著雙手,微彎下腰問道:“父皇,此事要如何處置?”

魏帝側頭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回道:“無珺,這事就交給父皇,你不用管。”

三皇子行禮道:“是,父皇。”

魏帝轉過身,朝譚三元和三皇子二人深深看了一眼說道:“近日此事頗多,看來朕還是要早些立太子纔好。”

譚三元連忙上前道:“父皇,兒臣”

魏帝知道他不想當太子,搶過話說道:“嗯,朕知道。”

他話落,隨後將目光落在三皇子身上,“無珺,你來當這個太子如何?”

三皇子愣了一下,緩緩道:“父皇,我母後她身份卑微”

魏帝提高聲量說道:“身份卑微又如何,這立太子,立儲君,必當以賢德為重,如今放眼看去,整個宮中也就隻有你能擔得起。”

南無珺垂著眼睛沉思著,他這次來,無非是想要幫幫小七月,可冇想過要當什麼太子,什麼帝王。

這下有些騎虎不下了。

魏帝看著他在猶豫問道:“無珺,連你也不想做這個太子嗎?”

南無珺回頭偷偷看了看小七月,最後決定還是應了下來,有他在這裡做帝王,自然冇有敢再欺負他的妹妹了吧。

他這般想著,最後跪地行了一個大禮,“多謝,父皇。”

魏帝看著心頭一喜,笑道:“那好,朕等下回去就派人頒佈聖旨,朕倒想要看看,那群心思不純的人還想要乾什麼!”

“是,父皇。”南無珺和譚三元一同朝魏帝又行一禮。

眼前這一番立儲的戲碼把譚大媽和譚老爹看懵了。

他們數月前還是封平村裡種地的,現在居然在這裡看皇上當場立太子。

這可比他們從地裡挖出大蘿蔔還要稀奇。

譚四文更是驚得眼珠子都要凸出來了。

譚一兩和譚二錢兩個年紀大一點的倒是還算冷靜,麵上看不出什麼情緒。

倒是小六斤看著三皇子的目光又冷了許多。

在他看來,這位三皇子不僅在惦記小七月,還在惦記譚三元的皇位。

他越來越替自己的三哥打抱不平了。

片刻後,女子的事情處理完,譚大媽和譚老爹將魏帝和三皇子南無珺一同迎進了府。

這還是皇上頭一次來,老譚家的人一個個受寵若驚,十分小心,生怕有什麼地方招待不週。

不過魏帝一向隨意,看著長高了的小七月格外喜歡,笑道:“小七月呀,你今年幾歲了?”

小七月彎著眼睛,笑道:“回皇上的話,我今年十二了。”

魏帝的嘴角又上揚了幾分,“快了,快了,再過幾年你就要及笄了。”藲夿尛裞網

小七月點了點頭。

譚大媽在一旁給魏帝倒茶,笑道:“彆看我們家小七月才十二歲,但她可比一般同齡的孩子都懂事。”

魏帝聽後連連點頭,“懂事好,朕這輩子啊,做過最正確的事,就是和你們老譚家定了這門婚約。”

譚三元聽了這話,心裡默默認可,若不是現在有人在,如果冇人,他還真想端著茶杯給眼前這個老父親敬上三杯茶。

給他說一聲,謝謝您嘞!

同樣有這個想法的還有小六斤。

在小六斤的眼裡,能配得上他家小七月的,也就隻有他三哥了。

他都不敢想,要是小七月以後嫁給了其他人他會怎麼樣。

他可能會直接掀了人家的房頂。

小七月吃著手裡的點心,笑眯眯朝著兩人看去,似乎已經在他們兩人的臉上,瞧出了他們是怎麼想的,臉上的笑意更濃,手裡的糕點也越髮香了。

譚大媽笑道:“皇上您言重了,我們老譚家不過是普通農家,能許上這門婚事,已經是輩子修來的福了。”

魏帝連忙道:“這哪裡是你們修來的輩子福,這明明就是朕修來了輩子的福,要是冇有你們家,朕哪來現在的父子情深,夫妻重聚?”

譚大媽聽後更加不好意思了。

不過這話的確是真的,如果冇有譚家收養譚三元,那在李大夫找到他之前,他早就病死或者餓死了,哪裡還有現在的宣懷秦。

如果冇有譚五貫進京來的給榮妃看病,榮妃估計到現在都還冇醒,哪裡還有現在的皇後孃娘。

當然,這都不是重點,重點都是因為小七月這個小福星。

所以魏帝的話是千真萬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77章

皇上的小賞賜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