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大老爺疑惑道:“現在就去嗎?可是,爹,你的身子?”

高老太爺擺擺手道:“無事,我隻是去看看。”

高大老爺還是很尊敬這位父親,見著他執意要去,便讓下人給他換了一身衣裳,用轎子抬著來到了春和樓。

春和樓和靖水樓麵對麵,所以在春和樓的閣樓裡就能看到靖水樓裡麵。

高老太爺坐在窗戶口,靜靜朝裡看著,一看就是兩三個時辰直到天黑。

天黑後,譚大媽帶著小七月從酒樓裡出來,牽著她的手,朝自個家走去,“小七月,明個娘要去忙醬菜坊了,就不能帶你來了。”

小七月抬頭笑道:“沒關係,娘,我自己一個人也能來。”

譚大媽和譚老爹雖然開了這家酒樓,但是家中還有菜地醬菜坊要忙活,準備以後直接把酒樓都交給莫焦和莫律來管。

平日裡譚大媽隻要抽時間來看看就行。

好在莫焦和莫律以前經常混跡各種酒樓,知道的東西不少,管起來十分容易上手。

小七月平日冇事,就喜歡來這裡逛。

畢竟這裡的糕點湯水可以隨便吃。

月光照在她們倆的身上,顯得譚大媽的皮膚越發光滑,一眼看去年輕了不少,瞧著越來越像言輕若。

春和樓上的高老太爺眸光一下落到了她的身上。

許是因為月光朦朧,他一下有了幻覺,感覺譚大媽就是言輕若。

“真的是你,你還活著,言輕若你還活著!”

高老太爺自言自語斷斷續續說著,片刻後,突然從懷裡拿出一把匕首,強撐著身子想要拖著站不起來的腳衝下樓。

誰知道動作太大,他一不小心從樓梯上滾落下來,摔得渾身是傷,額頭還滲出了鮮紅的血。

“五小姐,你害得我好慘!害得我好慘啊,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高老太爺緊握著匕首,手肘顫抖著地撐著地,拖著不能動的雙腿,艱難地朝前爬著,嘴裡一直唸叨著這句話。

漸漸地,他麵目猙獰,雙眸發紅,雙手捶著地,失聲痛哭起來。

綠豆大的淚水一顆顆往下掉,將身下的整片地都浸濕了。

他的腦子裡不停地回想著數十年前那個晚上的事。

那天言家的房子起了大火,在熊熊烈火之下,他拉著那女人的手,再三說道:“言輕若,你把言家剩下的菜譜都給我,我就放你走!”

女子握著火把,看他的眼神除了一如既往的輕蔑,還有一抹濃重的恨意,“怎麼,你不殺我了?你殺了我哥哥姐姐和我爹,怎麼不殺我了?殺了我,言家的一切不都是你的了。”wWω㈤一㈥0Cò

“你不要逼我!”他走近她,想要把眼前這個發瘋的女人帶走。

但她卻朝後退了幾步,“我逼你,真是可笑,明明是你在逼我!”

“姓高的,我告訴你,今天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把言家的東西留給你!”女子說著揚著唇角笑了起來,“舉頭三尺有神明,你作惡多端,早晚有一天會遭報應的!”

她話落,丟下手中的火把,點燃了腳底下的枯木,抱著紅木箱子轉身跑進了熊熊烈火中。

他拚命朝前跑著,想要抓住那個人,卻怎麼也抓不到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80章

當年往事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