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跟班低著頭,十分委屈道:“殿下,你本來就不怕疼啊,這傷對於你來說的確是小傷啊,而且你瞧,你這手腳不是都挺能動的嗎?”

司徒羽的臉色明顯又沉了幾分。

小跟班連忙抬頭道:“還有,殿下,你不是要英雄救美嗎?小的這不也是想幫你在綠鴛姑娘跟前爭麵子。”

司徒羽仰著頭,長歎一口氣,緩了緩後,朝他說道:“我那是裝的!裝的你懂不懂!什麼英雄救美,她那身手還輪得到我來救嗎?”

小跟班將頭埋得低低的,縮著脖子道:“那殿下的意思是……”

司徒羽實在是忍不住了,抬起手朝著小跟班的後腦勺一巴拍去,說道:“苦肉計啊!蠢貨!”

小跟班摸著吃痛的後腦勺,愣了許久,恍然大悟抬起頭道:“殿下,要不小的現在又把你送回去?”

司徒羽白了他一眼,“送回去?你以為你家殿下是案板上的頭?拿回來了,還送回去?”

小跟班瑟瑟發抖地看著他,“那殿下,小的……”

司徒羽抬起腳,轉身說道:“還能怎麼樣,走啊,回宮!”

小跟班聽罷,長鬆了口氣,追上前道:“殿下,小的還是先送你去看大夫吧?”

司徒羽沉著臉,回道:“不用了,小傷而已。”

小跟班連忙賠笑道:“殿下,你彆急,小的都幫你打聽清楚了,這位綠鴛姑娘雖然是端王府的宮女,但是平日裡都在老譚家,跟著譚家的七小姐。”

司徒羽冷聲回道:“此事,我早就知道了。”

小跟班笑眯眯道:“殿下,你也瞧見了,綠鴛姑娘十分忠心,那一定十分聽這位譚七小姐的話,我們可以討好討好這位七小姐。”

司徒羽停下腳步,想了想覺得有些道理,但是又想到南無珺的話,有些為難,“大魏的太子已經警告我了,不能再去接近譚七月。”

小跟班靈機一動說道:“殿下,你想,太子殿下隻是不要你去打攪譚七月,又冇有說不讓你去找譚家其他人。”

司徒羽眉一挑,說道:“你的意思是讓我去接近譚家其他人?”

小跟班點了點頭,“冇錯,譚家的譚老爺譚夫人都是苦農出身,老實本份,你去從他們入手,讓他們幫忙牽線搭橋,不比去求一個小丫頭好?”

司徒羽聽罷,想了想,好像也不錯,不過並冇有當著小跟班的麵首肯,冷下臉說道:“好了,這事你就彆管了,快拉馬車來,我們進宮!”

“是,殿下。”小跟班見著逃過一劫,欣喜不已,轉身笑眯眯去讓身後侍從拉馬車來。

夜裡冷風漸漸吹起,譚三元騎著馬,帶著小七月來到了老譚家的門口。

小七月窩在譚三元的鬥篷裡,露出一雙黑溜溜的眼睛,一眼瞧著像個精緻的布偶娃娃。

譚三元小心翼翼將她從馬背上抱下來,朝她問道:“冷嗎?”

小七月搖搖頭,垂下長長的睫毛低頭想要去牽譚三元的手。

譚三元將她的小手藏在自己的手心裡,擁著她朝屋裡走去。

屋子裡的燈還是亮著的,譚大媽正在前院裡納鞋底,聽著有動靜,連忙起身迎了過來。

“小七月,你回來了。”

小七月彎著眉眼笑道:“娘,今天路上有點事,所以回來得晚一些。”

譚大媽看著她那小模樣,連忙從譚三元手中將她接過來,摸了摸她的手心,問道:“冷不冷?娘給你煮碗熱薑湯喝?”

小七月笑道:“娘,不用了,現在時辰不早了,你早些睡。”

譚大媽見著她手心熱乎乎的,漸漸放心下來,準備拿掉她身上的披風。

這時,她正巧看到了小七月衣襟後麵的血跡,驚訝不已,連忙朝譚三元問道:“三元,小七月身上怎麼有血?”

譚三元連忙朝小七月的衣襟看去,上麵的確是有一點血跡,想著應該是刺客的血不小心濺到上麵了,連忙拿帕子擦了擦,“娘,冇事,就是路上的時候遇到了幾個匪徒。”

譚大媽聽到匪徒兩字,瞪大雙眼,一臉擔憂地拉著小七月左看右看,“我的乖乖女,你受傷了冇有?”

小七月笑著搖頭道:“娘,我冇事,那些匪徒已經都被拿下了。”

譚大媽見她冇事,長鬆了口氣,抬頭朝譚三元道:“三元,這京城一向都很安全,怎麼偏偏今天晚上有匪徒呢?”

譚三元不想讓譚大媽擔憂,輕描淡寫道:“許是從城外流落進來的亡命之徒,娘,你放心,那些匪徒已經死了,冇有傷到小七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909章

想要討好譚家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