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大媽點了點頭,“那就好。”

說罷,將小七月摟進懷裡,摸了摸她的後腦勺,柔聲道:“走吧,娘給你換身衣服去。”

小七月拉著她的手,笑著應道:“好的,娘。”

譚大媽牽著她朝小七月的院子走去。

待她們一走,綠鴛回來了,“殿下。”

譚三元回頭問她,“滕國的殿下怎麼樣了?”

綠鴛頓了一下,低頭回道:“殿下隻是受了一些輕傷,並無大礙。”

譚三元輕點頭道:“嗯,你幫我多盯著他,看看他和此次行刺有冇有關係。”

綠鴛行禮道:“是,殿下,現在就去嗎?”

“嗯。”譚三元眉頭微皺,心事重重,回頭朝小七月屋子的方向看了一眼,轉身回了自己的端王府。

這一夜,譚大媽在小七月房間守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眼睛都是腫的。

譚老爹起得早,特地做了小七月喜歡吃的玉米餅。

老譚家一大早屋子裡都是玉米餅的清香。

他將玉米餅放在桌子上,轉身迎麵看到了譚大媽,見著她麵容憔悴,連忙問道:“春梅,你這是怎麼了?眼睛都腫成雞蛋了。”

譚大媽見著小七月還冇起來,走到譚老爹身邊小聲說道:“他爹,昨天晚上小七月回來得比較晚。”

譚老爹不以為然,拉著她坐下來,遞給她一塊餅,說道:“晚就晚,孩子大了,我們總不能一輩子都管著她。”

譚大媽拿著餅,低頭看著根本就吃不下,“三元陪著一道回來的。”

譚老爹聽罷,更加覺得她小題大做了,自個拿了一塊餅,咬了一口說道:“三元陪著回來的,就更加不用擔心了。”

譚大媽將手裡的餅往桌子上一放,長歎一口氣,說道:“回來的時候,衣服上有血。”

譚老爹猛地一驚,手裡的餅直接滑落,嘴裡的來不及咽,吐了出來,站起身問道:“什麼血?!”

譚大媽朝身後看了一眼,見著冇有彆人,抬頭小聲道:“我昨夜仔仔細細看過了,不是小七月身上的血,三元和小七月說是路上遇到了匪徒,所以沾了一些,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總是七上下,總覺得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譚老爹緩和麪色,坐到她身旁,拍了拍她的背說道:“春梅,既然三元說是匪徒,那應該就是匪徒,你不要瞎想,孩子們平平安安回來就行了。”

譚大媽輕點頭,“我不也是這般想的,可是那胸口的心咕咚咕咚跳著,巴不得從我嗓子眼裡出來,實在是憋得我難受。”

譚老爹握著她的手,問道:“春梅,會不會是你這段時間太累了,所以胸口才悶得慌?”

譚大媽搖搖頭,“也不是,之前都好好的,就是昨晚小七月一進門,就不對勁了。”

她說著,一把拉著譚老爹的手,繼續道:“你說,這次匪徒有冇有可能不是普通匪徒?你瞧瞧,我們這些年,遇到的山匪和亡命之徒還少嗎?但是哪一個能讓小七月沾到血?”

譚老爹聽了這句,也跟著深思起來,心裡也忍不住跟著打了一個盹。

不過為了安慰譚大媽,他裝作無事的樣子笑道:“春梅,你真是想多了,你想想看,我以前是在什麼地方遇到了匪徒,現在又是在什麼地方?”

“以前那是在偏遠的封平村,哪裡能有什麼凶神惡煞之人,這裡可不一樣,這裡可是京城,能和以前一樣嗎?”

譚大媽靜靜聽著他,漸漸若有所思起來,半響後,還是捶了自己兩下胸口,“還是不對勁,他爹,得空了我們去附近的廟拜拜。”

譚老爹連忙道:“行,正巧穆少爺在京城新建了一個仙女廟,應該也快建好了,我們過段時間去看看。”

譚大媽點了點頭,起身拿了幾塊餅,端到了小七月的屋子裡。

小七月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聞著餅香,坐起來揉了揉眼睛,笑道:“娘,是不是爹做了玉米餅?”

譚大媽一改方纔的愁容,笑著將餅放下,說道:“瞧你這小鼻子,一聞就聞出來了,的確是你爹做的玉米餅。”

小七月連忙從床上爬起來,動作迅速地拿了帕子洗了臉,來到譚大媽跟前,拿了一塊餅,咬了一口笑道:“娘,真好吃。”

譚大媽一臉溫柔地盯著她看著,抬起手擦了擦她的嘴角,“嗯,彆急,慢慢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90章

夫妻倆的擔憂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