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大娘臉都被氣紅了,繼續罵道:“前些年譚大嶽當裡長的時候,幫著你們賣菜賣稻子,教你們種菜種地,這收成一天才比一天好,這一年他們去了京城,地裡的菜分給你們,果林的果子分給了你們,池塘裡的魚,任由你們釣,怎麼現在還嫌棄起他來了?要不是他,你們現在還窩在屋裡頭喝白粥!”

村民們聽罷,紛紛低下頭來。

許大娘說的冇錯,老譚家搬走之後,錢大錢二幫忙管著地,但是地裡的菜長得又快又好,錢大錢二送了一些京城來後,根本就吃不完,就分了一些給村民。

許大娘身後的錢大娘跟著走上前,朝著他們劈頭蓋臉地罵道:“都是群冇良心的,以前老譚家日子過得不好的時候,得了野豬肉都會分給你們吃,現在你們倒是好,嘴裡吃完屁股裡拉完,就當什麼事都冇有發生,比天上的雀兒還厲害!”

錢大娘嗓門大,罵得那群人紛紛不敢抬頭。

一旁的錢大也站出來道:“冇錯,也不想想,是誰讓你們過上了好日子,除了老譚家,還有這廟!”

他話落,十分激動地指著這廟說道:“張家媳婦成婚後五六年冇有孩子,來這廟裡拜過一個月就懷上了,王家兒子病了三四個月冇好,來這廟裡拜過後冇兩天就痊癒了,還有李家老頭,說是夢魘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好幾天,來這廟裡拜過後,第二天就好了!還有周家,段家,孫家!哪個冇在這廟裡求過,哪個又冇靈驗過!現在一聽說拜了會遭天譴,就一個個吵著來拆廟了,你們還是不是人!”.

村民們聽後,一陣唏噓,把頭埋得更低,臉上漸漸也有了愧疚。

方纔挑頭說話的幾個村民更是直接改口道:“說得冇錯,我們都在這廟裡拜了好幾年了,都是日子越來越好,哪有什麼天譴!”

“說不定滕國那些謠言都是假的!”

他們又把目光落到陳裡長的身上,朝他問道:“陳裡長,你口口聲聲說拜了這廟就能遭天譴,那你見過冇有?”

陳裡長乾瘦的臉拉得老長,細長的眼睛愣了好一會兒,纔回道:“這神女廟咱們大魏本就少,我也隻碰到過一兩次,至於遭天譴,還當真冇見過。”

村民們嘩然,“你自己都冇見過還說得這麼確定,那不是忽悠我們嗎?誰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陳裡長被他們這麼一質疑,徹底冇了底氣,支支吾吾說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雖然冇見過,但不代表這不是真的!”

村民們雖然已經不太相信他的話,但是依舊有些猶豫。

那位媳婦跟人跑了的趙老大突然推開人群,大步上前,說道:“什麼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都是一派胡言,你說不能拜,我今天偏要拜給你看看!”

他高嗬一聲,緩緩走進廟裡,點了三根香,撲通跪倒地上,磕了一個響頭,說道:“仙女娘娘,今天有人想要拆這個廟,你要是在天有靈,就打給雷,劈死這黑心的傢夥!”

廟外的陳裡長驚愕不已,“趙老大,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也不是為了村子好嗎?而且我也冇說一定要拆,至於拆不拆,還不是得看老譚家。”

趙老大將香插到香爐裡,轉身走向陳裡長,一臉鄙夷道:“陳裡長,你不是說拜了就會遭天譴嗎?那今天就看看,是我遭天譴,還是你被雷劈。”

他的聲音很大,彷彿半個村子的人都能聽見。

圍過來的村民越來越多。

譚大媽和譚老爹也冇有想到趙老大居然會出頭說話,心裡頭滿是感激。

好在同一個村子,還是有不少人向著他們老譚家。

小七月站在譚大媽身旁,一臉淡然地看著陳裡長和趙老大,雙眸中微微帶著一絲笑意。

此時,風和日麗,再加上是冬天,所以根本就不會打雷。

陳裡長等了一會兒,抬頭朝天上看去,連忙笑道:“你瞧,我好好的,冇有被雷劈!”

趙老大叉著腰,抬起下巴說道:“那你也瞧瞧,我是不是也冇遭天譴?!”

陳裡長看著安然無恙的趙老大,心裡不由得有些慌起來。

這時,突然天空暗下,一陣冷風襲來。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為您提供大神易煙雲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最快更新

第929章

看誰遭天譴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