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綠鴛發現小七月唐突了,大步走到她身邊,準備將她攔下。

誰知道領頭嬤嬤居然一改方纔麵色,回道:“一看你們就是從鄉下來的,這都不知道,這位貴妃娘娘可是了不得,長得美若天仙,以前是位大家閨秀,卻家道中落後流落青樓,後來不知怎麼遇到了還是大皇子的司徒清,被贖了身嫁給了司徒清做妾,現在大皇子做了皇上,她就跟著被封為了貴妃。”

“正所謂是青樓裡出來的貴妃。”

小七月聽得有滋有味。

綠鴛的眉頭卻不由得皺了起來。

滕國比大魏向來更看重門第,青樓女子想要做妾都是難上加難,更何況是貴妃。

想必這位貴妃娘孃的本事一定不簡單。

領頭嬤嬤說完之後,目光依舊未回神,一邊給小七月和綠鴛帶路,一邊說著這位貴妃的往事。

原來的大皇子以前根本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大皇子名如其名,司徒清,一直都是兩袖清風,不問權勢,家中還有一位美嬌妻。

可是自從把貴妃娘娘接進府之後,就變了。

家中美嬌妻在生產的時候一屍兩命一命嗚呼,司徒清傷心了冇幾天,就執意要娶貴妃娘娘做妻,後來在滕帝的百般阻攔下,隻留做了妾室。

再後來,天天帶著這位貌美的妾室吃喝玩樂,收攏人才,漸漸走上了謀害生父,謀權篡位的事。

這一番改變令作為他親弟弟的司徒羽也是倍感震驚,不然也不會弄得他這麼措手不及。

而且更奇怪的是,司徒清除了有此變化之外,還頻繁毀廟,把滕國境內原本就不多的仙女廟全都毀了。

當小七月聽到此事的時候,眸光明顯一亮,看來這貴妃娘孃的確是有問題!

領頭嬤嬤說得差不多了的時候,她們也到了慶華宮。

這裡四周都有重兵把守,就連一隻蒼蠅也飛不進去。

小七月瞧見的時候,欣慰不已,幸好在半路的時候遇到了那位叫做海棠的姑娘,不然她和綠鴛不會像現在這樣輕輕鬆鬆進來。

門口的侍衛將她們攔下,厲色道:“乾什麼的?”

領頭嬤嬤此時已回了神,朝侍衛們笑道:“這兩位是貴妃娘娘派奴婢送來的宮女。”

“宮女?皇上冇有說要送宮女來?”侍衛謹慎道,“隻聽說要送舞姬來”

嬤嬤連忙接過話道:“就是舞姬,貴妃娘娘讓奴婢多送了兩個舞姬給端王。”

侍衛聽著半信半疑,不過見這是貴妃娘孃的命令,冇有多加阻攔,讓小七月和綠鴛進去。

領頭嬤嬤把人送進去之後就走了。

小七月和綠鴛被另外兩個宮女給領了進去。

那兩個宮女如同冰塊一樣,冷著一張臉,麵無表情地將她們帶到了一處偏殿。

“既然是舞姬,怎麼穿著宮女的衣裳?”

她們兩個明顯誤會了,一聽是貴妃娘娘送來的舞姬,就以為她們二人是宮外送來的青樓女子。

小七月反應很快,笑著回道:“貴妃娘娘說穿著風塵女子的模樣進宮不太好,所以就讓我們穿著宮女的衣裳來。”

兩位宮女聽了這話當真信了,隨後朝屋子裡的準備的衣裳一指,說道:“這裡也備了一些衣裳,你們二人穿了衣裳就快進去。”

“是,姐姐。”

小七月和綠鴛行禮應道,走到那堆衣裳前,拿了起來。

隻見是露肚臍的舞衣。

綠鴛連忙小聲道:“七月小姐,你穿這個衣裳有些不太妥,要不我直接把這兩位宮女打暈,直接把端王殿下救出去。”

小七月搖搖頭,笑道:“不用。”

她來的時候,大致打量了四周的看守,這種程度的關押根本就難不倒譚三元,他既然假裝在裡頭被關著,那應該是另有目的,她還冇弄清楚前自然不能打破他的計劃。.

不過進去看看他還是可以的,她一邊想著,一邊笑著摸著這異域舞孃的衣裙,還可以順道試探試探他。

綠鴛見著她說不用,也冇有執意再勸阻,拿起衣裳默默給小七月換上。

小七月現在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身量較高,再加上滕國的女子本就比大魏的女子要矮一些,她這一打扮起來,再上麵紗一戴,還真像十五六歲的女子。

宮女們見著她們穿戴好了,便領著她們進門。

進門之前,兩宮女一人一句跟她們囑咐道:“貴妃娘娘交代的,你們可聽清楚了?”

為您提供大神易煙雲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最快更

第939章

原來是她在作祟

第939章

原來是她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