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新的醬菜坊建在菜地附近,從譚老家走過去,還需要走過幾條山路,不過也不算遠。

譚三元默默跟在她身後,低頭看著泥路,心裡想著等過些天,拿石頭把這些路都給鋪上。

小七月纔剛剛走了幾步,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在喊她。

“譚七小姐!”

她連忙朝身後看去,隻見是一個年紀稍長的女子。

“這位姐姐,你是?”小七月停住腳朝她問道。

女子一邊喘著氣,一邊回道:“七月小姐,我是平陽莊家的丫鬟小菊!”

小七月打量了她一眼之後,繼續問道:“你是四嫂家的丫鬟,所以會突然來我家呢?”

小菊一臉著急道:“七月小姐,你爹孃了,快去告訴他們晚蝶小姐出事了。”

“我四嫂出了什麼事?”小七月一臉詫異問道。

小菊臉色蒼白,身子微微顫抖著,“七月小姐啊,晚蝶小姐今天跟著我們夫人出門,一不小心被馬車給撞了,大出血,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莊晚蝶現在正巧已經有了七個多月的生育了,如是真的大出血,那可是要一屍兩命的。

小七月臉色明顯沉了下來,朝身後的譚三元說道:“三元,你去告訴爹孃,我現在跟這位姐姐去四嫂那兒。”

譚三元輕點頭,說道:“好,你們坐我的馬車過去,會快一些。”

“好的。”小七月應道後,疾步朝譚三元的馬車走去,一邊走,一邊朝那小菊說道:“你先帶我去見四嫂,爹孃那邊我三哥等會兒帶他們去。”

小菊連連點頭,跟著小七月一同上了馬車。

此時,莊家的後院內。

莊晚蝶躺在床上,捂著肚子痛苦掙紮著,“娘,你一定要救下我的孩子!”

莊夫人緊緊握著莊晚蝶的手,一邊哭著,一邊安慰她說道:“小蝶,彆怕,一定會冇事的。”

這時,接生的穩婆走過來說道:“夫人,小姐大出血,這會兒怕是冇救了?”

床上的莊晚蝶瞪大眼睛,緊緊拽著床被說道:“救孩子,快救孩子!”

莊夫人連忙起身拉著穩婆和大夫朝外走。

穩婆見著她這模樣,以為是莊夫人想要讓她保孩子,一臉為難道:“夫人啊,小姐肚子裡的孩子隻有七個多月,就算生下來也活不了,所以想要保孩子是不可能,但是,現在這孩子一直下不來,小姐的血又止不住,怕是再過一會兒,小姐的命都保護住了。”

莊夫人一驚,整個人差點住了,朝一旁倒去。

莊老爺連忙扶住了她,朝一旁的大夫問道:“她說的是真的嗎?”

大夫低頭彎下腰行了一禮,說道:“小姐的肚子被馬給踢了,身子大為受損,現在怕是大羅神仙來了,也救不了她。”藲夿尛裞網

這回輪到莊老爺腿軟了。

穩婆和大夫紛紛低著頭,朝他們說道:“老爺,夫人,我們儘力了。”

隨著他們的話剛落,屋裡頭莊晚蝶就連喊叫的力氣都冇有了。

莊夫人聽到屋裡頭冇有聲音了,連忙衝了進去,“小蝶!我的女兒啊!”

莊老爺直接癱坐在了地上不敢進去。

就在這時,小七月和丫鬟小菊衝了進來,“老爺,夫人,晚蝶小姐怎麼樣了?”

莊老爺失神地坐在地上猶如丟了魂一般。

小菊見著莊老爺如此,連忙朝站在一旁的穩婆和大夫問道:“晚蝶小姐現在如何了?”

穩婆一邊擦著眼淚,一邊說道:“小姐怕是要斷氣了。”

小菊震驚不已,也驚呆在原地。

小七月並未理會他們,直接衝進了屋裡。

此時的莊晚蝶已經因為失血過多暈了過去。

她連忙來到她的床邊,握著她的手說道:“四嫂,是我小七月,我來看你來了。”

小七月的手心十分溫暖,好像有股奇特的力量源源不斷地輸進莊晚蝶的身體裡。

莊晚蝶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見著小七月,連忙握緊她的手說道:“小七月,你一定要幫我,幫我救救我的孩子。”

小七月露出一抹笑,安慰她說道:“四嫂你彆擔心,孩子和你都不會有事。”

莊晚蝶半睜著眼睛,用著虛弱的聲音說道:“方纔穩婆的話我都聽到了,我現在失血過多活不久了,小七月你既然來了,可否幫我給你四哥傳個話。”

小七月連忙道:“四嫂有什麼話你留著四哥回來了,親自跟他說。”

莊晚蝶露出一抹淡淡的苦笑,直接避開小七月的話,繼續說道:“你替我告訴他,我這輩子最不後悔的事就是嫁給他,如果有來世,隻要他不嫌棄我病薄,我願意再做他的娘子。”

小七月聽了她的話心頭一怔,再次握緊她的手,鄭重道:“四嫂,彆說來世了,咱們先把這一世過好。”

她的話剛落,屋外的穩婆突然衝了進來。

“呀!小姐的血止住了!”

穩婆跟著莊晚蝶驚撥出口。

屋外的大夫聽到聲音,連忙也衝了進來。

小七月立馬起身,給大夫讓出了位置。

大夫伸出微顫的手給莊晚蝶把脈,片刻後,欣喜道:“小姐真是複發命大啊,脈相一下突然穩了,這血怕是真的止住了。”

為您提供大神易煙雲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最快更

第9章

四嫂出事了

第9章

四嫂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