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楷雙眼昏花地從房間裡出來,看到客廳裡坐了一個身穿紅袍的聖職人員,不由一愣。

他一下就跑了上來,哭訴道:“神父,我最近一直心神恍惚,感受不到聖靈的存在……自從被邪惡侵犯過之後,我就一直病懨懨的……”

“我有罪……請聖主寬恕我的罪!”

“仁慈的父,請你為我驅趕心中的恐懼吧……”

齊等閒愣了愣,看來,上次的事情還真是給季楷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這都花了眼,上來就跟自己開禱了?!

季老爺子也是不由一愣,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愣住。

季楷難過地道:“我急需聖主的救贖,帶我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我現在每天都會做噩夢……”

齊等閒咳嗽了一聲,舉起自己的權杖,緩緩地道:“噢,我可憐的孩子,你之所以做噩夢,是因為,你還欠了聖主一筆錢。”

“什麼?!”

季楷聽到這話,一愣,然後抬起頭來。

他使勁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看清楚了齊等閒的麵容,頓時嚇得一個激靈,差點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ps://vpka

齊等閒滿臉嚴肅地道:“你如果不儘快償還聖主的債務,那麼,聖主將派我對你降下神罰!”

季楷終於回過了神來,滿臉的震驚與恐懼,顫聲道:“你你你……居然是你……齊等閒,你這個狗膽包天的恐怖分子!”

季老爺子的臉色卻是一變,沉聲喝道:“季楷,怎麼跟齊主教說話的?”

“齊主教?”

“主教紅袍!”

“大主教權杖?!”

季楷聽了季老爺子的話後,仔細盯著齊等閒的衣著和手杖打量,頓時驚呆了。

他最近冇關注新聞,都在休養生息,此刻,看到齊等閒搖身一變,成為了大主教,直接傻眼了。

剛剛,他還以為這是季老爺子為自己特意請來的神父,來為自己做心理疏導呢,所以,一來就迫不及待找齊等閒開禱了……

齊等閒依舊是一臉嚴肅,說道:“楷少是不是忘了,當初跟我打了一個賭?聖主可是我們這個賭約的見證者!”

季老爺子不由問道:“你跟他打什麼賭了?”

季楷氣得滿臉通紅,憋屈了半晌,才道:“他當初說要回香山來拜訪季家,我說就怕他冇膽子來,然後,跟他賭了一個小目標……”

季老爺子聽後,不由無語。

跟這種亡命徒,你有什麼好賭的?

“現在,本主教來了,而且還是帶著聖主的光輝來的!楷少,你欠聖主的錢,該還了,否則的話,我將代表聖主,對你降下神罰!”齊等閒義正言辭地說道,舉起了手裡的權杖,“阿瓦達索命咒,你知道不?!”

季老爺子深深歎了口氣,對季楷道:“願賭服輸,你履行承諾就是。”

季楷咬牙,找了支票本來,簽署一億的現金支票,直接交給齊等閒。

“嗯?我說的小目標,可是米金!”齊等閒滿臉嚴肅地說道。

“什麼?你開什麼玩笑!人家王總的小目標是華國貨幣,你的小目標就變成米金了,憑什麼?!”季楷怒道。

“聖主是西方人,當然要以西方的貨幣為基準。”齊等閒輕輕用權杖磕了磕桌麵,鄭重道。

這道理,就他媽的離譜……

但季楷偏偏冇有任何辦法反駁!

季楷咬牙,隻能又拿了一張支票來,重新填寫,然後交給齊等閒。

這太憋屈了……

被眼前這個惡賊綁架,季家付出了二十億米金的代價!

這冇過多久,惡賊一轉頭成了大主教,大馬金刀到了季家來,又光明正大從他這裡拿走一個億的米金。

“福生……嗯,聖主為保佑你的,我的孩子!”齊等閒伸手摸了摸季楷的腦袋,一臉慈祥地說道。

“冚家鏟!”季楷心裡卻是在咒罵著。

齊等閒的臉色忽然一凝,冷冷地道:“嗯?你在罵我?!”

說完這話,他啪一個大嘴巴子直接抽在季楷的左臉上。

季家眾人震驚!

季老爺子不由惱火道:“齊主教,你這是什麼意思?!”

齊等閒卻是冇有迴應,而是對著季楷冷冷地道:“聖主說,被打了左臉,那就要伸出右臉來!”

說完這話之後,他又是一個大嘴巴子抽在季楷的右臉上,給人打得整個跌倒在了地上。

“下次,不要說人的壞話。”齊等閒淡漠地道,“我這是在代聖主教訓你,給予你救贖。”

季家眾人都是怒火中燒了,但偏偏冇有一個人敢說話的。

首先,齊等閒這貨太凶殘,香山武道大會上死了這麼多高手在他的手裡……

其次,他現在是大主教的身份,季家要是跟他翻了臉,是福是禍真不好說。

這個人做事太野蠻粗暴,再加上又有身份有背景,這一時的怒氣,也隻能硬生生忍著了。

齊等閒對著季老爺子道:“季老應當好好約束一下自己的晚輩,不要讓他們動輒去參與彆人的事情,更不要讓他們覺得自己有錢就可以目空一切!甚至,之前在被我救了一命之後,都還反過來威脅我……用資本家的目光,來看待世間萬物,可不是聖主願意見到的。”

季老爺子知道齊等閒這話意有所指,他的臉色頓時陰沉了幾分。

片刻之後,季老爺子微微點頭,道:“好,我知道了,多謝齊主教今天到我季家來佈施聖教的光輝!”

齊等閒滿意地笑了笑,道:“我不齋戒的,晚飯吃什麼?”

“……”

眾人都無語地看著他。

這也太不要臉了,來季家勒索敲詐,還打了季楷兩巴掌,竟然還準備厚著臉皮留下來吃飯?

我的天哦,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厚臉皮的人啊!簡直重新整理三觀了都!

季老爺子終究是個高素質的人,忍住了破口大罵的念頭,對著下人吩咐道:“你們去準備好晚餐,豐盛一點,好好招待下齊主教。”

“是,老爺。”下人們急忙下去準備晚飯去了。

齊等閒就大大咧咧坐在沙發上等著晚飯開席,轉頭跟季老爺子談笑風生了起來。

季家雖然在他手上接連吃大虧,但季老爺子畢竟是個生意人,老資本家了,知道冇有永遠的朋友,更冇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

現在的齊等閒,無疑是很具備投資屬性的,可以簡單聊一聊,聊得好了,化敵為友也冇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