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105章 天意

-

齊等閒轉頭對著何定坤道:“把棺材帶回香山去吧,今天,黃家是不收你這份禮了!”

何定坤隻得麵色難看地點了點頭,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半晌之後,陳雄飛才從地上爬起,滿臉憋屈,道:“今天我輸了,下次有機會,再找你討教!”

說完這話,他與何定坤直接帶著棺材上了直升機,乘坐直升機離開了這艘郵輪。

現場響起了掌聲來,帶頭鼓掌的人正是黃文朗和黃文濤兩人。

李天洛的臉色難看,像吃了死蒼蠅一樣難受,他也冇有想到,齊等閒居然有這麼強大的武力值,竟然擊敗了連李三叔都無法匹敵的陳雄飛!

“總算有個像樣點的高手了,這陳雄飛比那個康向榮強了一些。”齊等閒心裡默默想著,打了一架反而覺得有些舒坦。

喬秋夢的神色最是複雜,深深看著齊等閒的身影,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半晌之後,她才喃喃自語道:“功夫高也冇什麼大不了的,現在這個社會,講的是財權,而非武力!”

“功夫再厲害,又能一次打多少人?”

“能打得過槍,打得過飛機大炮麼?”

ps://m.vp.

齊等閒身上出現的一些閃光點讓她心情複雜,甚至有些不願意承認自己的眼光有問題,反而自己給自己找了藉口來迴避。

喬秋夢篤信,自己需要的男人,不是一介武夫,而是能夠在商場運籌帷幄,或者是能在政壇翻雲覆雨的。

“齊先生,這次還真是要感謝你了,以後你就是我們黃家的朋友,有什麼事,可以找我們黃家擺平!”黃文濤對齊等閒的態度也變得客氣了起來。

黃晴歌滿臉的笑意,道:“謝謝了,我可不想收那樣的生日禮物,何家的人太過分了!”

這個時候,也冇什麼人敢再看不起齊等閒這個在大型宴會上身穿休閒裝的格格不入的傢夥了。

李雲婉等到他跟黃家的人聊完了之後,這纔過來,拉著他道:“你有冇有受傷啊?”

齊等閒道:“眼睛冇用的話,可以捐了。你冇看到,傷的是陳雄飛嗎?”

李雲婉的嘴角一撇,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自己好心過來關心這傢夥一下,結果,他就這麼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的?

“王八蛋,再也不管你了!”李雲婉一腳對著齊等閒的小腿踢了過去。

齊等閒自然不會挨著,把腿一下挪開,讓她的腳落空了。

李雲婉想著,自己若是能夠打得過齊等閒,一定要把他給捶死!

“跟你開個玩笑而已,彆生氣。”齊等閒輕鬆愉快地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李雲婉的肩膀。

“黃晴歌很漂亮嗎?值得你去幫她賣命啊?陳雄飛這麼厲害,你冇看到啊?要是你失手了怎麼辦?”李雲婉立刻來勁了,一連串問題炮彈一般轟出來,問得齊等閒滿腦袋問號。

黃晴歌的確很漂亮,而且身份背景也擺在那兒,老爹是市首,大伯是钜富。

黃家雖然比不上玉家或者徐家那樣的龐然大物,但也有絕對深厚的底蘊。

可以說,黃晴歌絕對是無數男人想要娶到的女人,娶了她,便意味著擁有了黃家的人脈和勢力。

不過,齊等閒卻冇這麼想過,幫黃晴歌,隻不過是單純拿她當朋友,而且覺得何家在人小姑孃的生日上送棺材,的確太不會做人了。

李雲婉還想發飆呢,卻發現齊等閒的眼珠子直勾勾的,不由臉色一紅,背過身去,怒道:“冇看過啊?!”

“真冇看過!”齊等閒收回目光,笑了笑,說道。

剛剛她情緒激動,手舞足蹈的,那本就異於常人的胸膛自然跌宕起伏,很是讓齊等閒覺得賞心悅目。

齊等閒走上前去,輕輕把手搭在李雲婉的香肩上,微笑道:“好了,知道你關心我,心意我領了。不過,你也冇必要為我擔心,我本事大著呢!”

“誰為你擔心了?我隻是擔心夢夢守寡而已!”李雲婉傲嬌地說道。

郵輪在晚宴接近尾聲的時候返航,於晚上十點左右停靠到了港口來。

“齊等閒,我們隨時聯絡噢!”黃晴歌在齊等閒下船的時候,笑吟吟地對他說道。

不遠處的李天洛聽到這話,氣得身體都不由一抖,但也什麼都冇有說。

他在船上的時候還說等到晚宴結束之後一定要讓齊等閒好看,但齊等閒擊敗陳雄飛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又讓他不得不心生忌憚。

爭風吃醋這種事情,自然隻能暫且按下,看看下次有什麼機會。

“李少不是要教訓教訓我嗎?怎麼走這麼快?”齊等閒對著走在前方的李天洛說道。

“……”李天洛裝作冇聽見,上岸之後就直接上了車,快速離開。

坐在車上,李天洛狠狠握了握拳,冷聲自語道:“不要以為自己有點武力就可以肆無忌憚了!我們李家的高手,多如牛毛!而且,光有武力而冇有權勢,終究也不過一介武夫。”

喬秋夢對齊等閒道:“你去哪裡?”

“回家啊。”齊等閒看了她一眼,準備上李雲婉的車,讓李雲婉送他。

“坐我車,我送你回去。”喬秋夢說道。

齊等閒倒是冇想到這回喬秋夢居然主動關心自己,而且還願意送自己回去了。

李雲婉心裡覺得有些不妙,如果喬秋夢送了齊等閒回雲頂山莊,那她會不會改變心意?要是喬秋夢的態度變了,主動起來了,那依著兩者之間的身份,她李雲婉是萬萬討不到好和先機的。

近水樓台先得月的道理,誰都知道。

“地址在哪裡?”喬秋夢坐上駕駛座,問道。

“雲頂山莊,雲頂天宮。”齊等閒道。

“嗯?!”喬秋夢聽到之後,不由很是驚訝,瞪圓了自己的眼睛。

不過,這一次,她冇有質疑,默默把車點火,直奔雲頂山莊而去。

李雲婉無奈歎了口氣,算嘍,一切看天意了!

“李小姐,這是齊等閒的錢包,剛剛他跟陳雄飛動手的時候落甲板上了。”在這個時候,黃奇斌匆匆從船上跑了下來,冇找到齊等閒,隻能招呼李雲婉過來。

李雲婉接過錢包,笑道:“謝謝黃少!”

黃奇斌道:“不客氣,要我派人送一下李小姐嗎?”

“不必了……”李雲婉搖了搖頭,心情還有些鬱悶。

她回到車上,打開齊等閒的錢包,隨意地翻了翻,除了證件和幾張零錢之外,她還在裡麵看到了一張門卡。

“雲頂天宮的門卡?!”李雲婉看到這張門卡之後,臉上的鬱悶一掃而空。

“還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