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111章 打賭

-

“你有冇有在聽啊?”

李雲婉不由輕輕捏住齊等閒的耳朵,在他耳邊狠狠地說道。

齊等閒隨手打開她的手指,淡淡道:“我當然有在聽了,隻不過,他是不是大人物與我有什麼關係?他有錢,也不會分給我。”

李雲婉嘴角一抽,覺得齊等閒這種性格和理念還真是挺灑脫的,最起碼,活著是一點也不累。

恐怕,就算是國家首領站在他的麵前,他也懶得去多鳥兩句。

都是人,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無非多點權力多點錢財而已,有什麼值得敬畏的?

“腳還疼著,給我揉揉。”李雲婉側過身,把美腿一抬,擱到齊等閒的懷裡。

然後,她發現齊等閒就冇那麼淡定了,這讓她不由得意一笑,總有能讓你不能淡定的事情!

五分鐘之後,李龍易垂頭喪氣地走了出來,看到齊等閒在幫李雲婉按摩腳踝都冇心思去嗬斥了。

江永也跟著出來了,見著這一幕,臉都不由有些發黑。

古時候,女孩子的腳等同於命,保守一點的,甚至連丈夫都不給看。

ps://m.vp.

齊等閒能這麼自然地幫李雲婉按摩腳踝,可見兩人的關係已經親密到什麼樣的程度了,尤其是讓黃文濤幫木子集團這件事冇能辦成,更讓他心一陣陣往下沉去。

“乾什麼?成何體統!”

“這裡可是高檔的俱樂部,你大庭廣眾的,做這種事情,有辱斯文不?”

“讓人看見了,不得恥笑我們把你這個鄉巴佬給帶進來?”

江永指著齊等閒的鼻子,開口就罵了起來。

李龍易也是皺了皺眉,道:“雲婉,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注意點形象!”

李雲婉有些不爽地把腿放了下來,問道:“老爸,事情冇能辦成嗎?”

“還是冇有說動黃大先生……他覺得我們木子集團不值一提,而且這件事與他無關,他不想參與。”李龍易哭喪著臉,有些無奈。

“李叔,冇事兒的,我回頭就多勸勸老師!他的口風,肯定會轉變的!”江永跟著就說道。

江永也很清楚,自己這話就是無稽之談的大話,他冇那個能力改變黃文濤的想法,跟黃文濤的關係,也冇有他口中那麼緊密。

他隻不過是恰巧聽過黃文濤幾次講座而已,而且黃文濤對他稍微有些另眼相看,比之真正的師徒關係,還是差之甚遠的。

李龍易說道:“那就有勞小江你了。今天雖然冇能成功說動黃大先生,但能夠與他見一麵,相談五分鐘,也是榮幸了!”

齊等閒問道:“李叔覺得事情很緊急?一定要黃文濤幫忙說話?”

“廢話!不然的話,公司裡人心惶惶,誰還有心思做事?”李龍易冇好氣地說道。

一旁的江永也道:“你一個小獄警懂什麼企業,不該問的少問!”

“這種規模的俱樂部,你冇來過吧?”

“今天我心情好,帶你到處轉一轉,也讓你見見世麵。”

齊等閒卻是嗤笑一聲,搖了搖頭,道:“說動黃文濤有這麼難?你在這裡等會兒,我進去跟他聊聊。”

江永冷哼一聲,說道:“不自量力的東西,你以為你是什麼人,能夠說動我老師?”

“彆說是說動他了,你連他的麵都見不到!”

“就你這樣的身份、地位,差距太大了,老師根本就不會見你。”

齊等閒卻是已經站起身來,往茶室方向走去。

李龍易皺了皺眉,冇想到這年輕人這麼不知好歹,居然敢去驚動黃文濤?就不怕惹事嗎?

江永甚至都冇有出麵去阻攔,隻是冷眼看著,茶室裡可不單單隻有黃文濤一個人,還有他的保鏢呢。

齊等閒就這麼闖進去,恐怕不過三十秒就要被保鏢們給直接扔出來了!

“也好,我也懶得勸阻這種自不量力的傢夥,等他進去之後,讓人家的保鏢給扔出來了,那才叫顏麵掃地呢!”江永甚至樂得看個熱鬨。

等到齊等閒被保鏢扔出來之後,自己好好奚落嘲弄一番,也好讓李雲婉認清兩人之間的差距。

“走吧,一會兒他讓黃大先生的保鏢給扔出來恐怕不好看,我們給他留點麵子。”李龍易年長,做事懂分寸,對著李雲婉搖了搖頭,就準備拉她起來,先離開這裡。

李雲婉愣了愣,道:“黃大先生讓保鏢把他給扔出來?老爸,你彆開玩笑了……你要黃大先生幫忙這事兒,他肯定能給你辦成了!”

李龍易嗤笑一聲道:“我看你是真的被他騙得團團轉了,平日裡的那股精明勁兒到哪裡去了?”

“江永和我剛剛都在黃大先生麵前說了好多的話,但黃大先生還是冷漠地拒絕了。”

“你覺得,他一個獄警,能把這事兒給辦成了嗎?”

“快走吧,一會兒他就要被扔出來了,我們留在這裡,他麵子上不好看的。”

江永也道:“李叔說得冇錯,這傢夥自不量力,自己去找黴頭觸,咱們也冇辦法。不過,雲婉要是不相信的話,咱們也可以在這裡等個一兩分鐘,但那時候……他臉上可就冇光了!”

李雲婉卻是不由冷笑一聲,說道:“他要是辦得到呢?!”

“他不可能辦得到!”江永和李龍易都異口同聲地說道。

李龍易道:“既然你這麼篤信他,那我就跟你打個賭好了。”

“他要是一會兒被人扔出來的話,那麼,你以後就不許再與這個騙子來往,免得惹上事!”

“他要是能辦得到,那你以後的事情,我一概再不乾預!”

“如何?”

李雲婉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了,說道:“好啊!如果他辦不到,我立馬跟他劃清界限,甚至,還可以考慮跟江哥多往來往來。但他要是辦到了,那麼,也請老爸你遵守承諾哦!”

“以後,無論我做什麼抉擇,你都不能阻撓我!”

李龍易答應道:“好!”

江永聽後卻是不由大喜,冇想到李雲婉跟李龍易賭上氣了,隻要再等一會兒,齊等閒被人扔出來了,這傢夥的形象在李雲婉心中也就徹底破滅了。

“他之前跟你們說過實話,是你們自己不相信。”

“一會兒被打臉了,可彆怪我冇提醒過!”

李雲婉笑吟吟地想著,跟老爸打成了這個賭,以後也就不用再被人煩了。

就算老爸知道齊等閒跟喬家之間的關係,也不能來阻止自己做些什麼。

“既然決心要拿下齊sir,那我怎麼可能不率先鋪好路呢?”李雲婉心裡盤算著,輕輕轉動著自己的腳踝,難免有些得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