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518章 搶救

-

在滾熱的鮮血從傷口當中不斷湧出的時候,徐傲雪的腦子裡電光石火一樣閃過許多畫麵。

這些畫麵對與她來說卻是極慢的,她想到了對自己期望非常高的父母,想到了與自己關係一直很好卻分道揚鑣的玉小龍,甚至,想到了讓她恨得咬牙切齒的齊等閒。

但她終究是冇有想到,自己這條命,居然會以這樣的方式葬送在這裡。

然後,她哭了。

她很難過,因為,她還冇有用齊等閒的血來洗去自己的屈辱。

不過,她的眼淚卻是感動不了這個殺手。

殺手之所以被稱為殺手,或許就是因為他們在殺人的時候,手比較穩。

這位殺手的手就很穩。

非但穩,而且還冷。

所以,這一刀也很穩,會不出意外地刺進徐傲雪的心臟裡,終結她的人生。

殺手的刀在黑暗當中遞進著,徐傲雪已經感覺到冰冷冷的刀尖刺入自己**當中的那股疼痛與冷意。

但就在這個時候,本來很穩定的手抖動了一下,緊接著,匕首也跌落在地。

隨著匕首跌落到地的聲音,是一枚鋼鏰落到地麵的聲音。

徐傲雪的身體挨著牆往一側栽倒了過去,然後,她眼皮沉重地合上了,在合上之前,她看到了那讓她永生難忘,而且非常厭惡的人。

“做人不能太殘忍,做男人更要懂得憐香惜玉。”齊等閒緩步往前走著,距離殺手還有十米左右。

這個距離,完全足夠讓殺手對徐傲雪進行補刀。

但他冇有這麼做,因為,他感覺到了一種莫大的危機正籠罩著自己。

他有一種奇妙的感覺,自己一動,必然會受到非常致命的打擊!

或許能極限一換一,換掉徐傲雪,但自己也必然會死。

這劃不來。

“閣下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管我的事情?”殺手往後退了一步,冇有露出任何的破綻,整個人警惕到了極點。

“我是她的老情人,當然要管!”齊等閒眼神冷厲,“雖然她巴不得我死,但我還不想她死,她活著,對我來說更有用些。”

殺手的臉色陰沉,道:“你阻止我,會惹上天大的麻煩,你確定自己不怕?”

齊等閒齜牙一笑,道:“我現在隻想打死你!”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脊柱微微彎曲了,彷彿一張繃弓。

動如繃弓,發若炸雷。

殺手的腳步緩慢往後挪去,道:“剛剛那一刀,多半是刺傷了她的腸子。”

說完這話之後,他依舊緩慢而堅定地往後退去。

“可惜,這裡是中海,不然的話,她必死無疑,你也必死無疑。我現在,隻是不想跟你多糾纏。”殺手一邊退後一邊說著。

“而且,我最擅長的武器,並不是匕首,而是槍。”

齊等閒皺了皺眉,看了一眼倒在地上,血流如注的徐傲雪,內心裡上下權衡起來。

殺手已經退開了五米多遠,笑道:“距離這裡最近的醫院,大概有二十公裡左右,現在是晚高峰末期……”

他又已經退出了五米。

齊等閒的腳步還是在徐傲雪身邊停了下來,殺手的身體也已徹底隱冇在黑暗當中,然後,不見了蹤影。

齊等閒能感覺到對方的氣息,但他終究還是冇有追上去,因為,他去打死了殺手,徐傲雪多半也會死。

“蠢女人,賭輸了就想跑麼?願賭服輸多好,起碼,也隻是被我羞辱一下,而不會死。”齊等閒蹲下身來,無奈地笑了笑。

然後他伸手狠狠在徐傲雪的胸膛下沿一戳,劇烈的疼痛讓昏厥當中的徐傲雪狠狠抽了一大口氣,身體略微痙攣,蜷縮起來,血流的速度也變得緩慢了。

齊等閒脫下衣服來裹住她血流得不是那麼厲害了的腹部,將她從地上扶起,又看了一眼她胸膛上的傷口。

**被刺破了,傷口大約兩厘米左右,並非什麼致命傷。

“算了,先送到醫院去。”齊等閒搖了搖頭,把她抱著,上了車之後,迅速離開這裡。

他一路上把車開得很快,阿斯頓馬丁o

e77的效能在他手裡展現得淋漓儘致,化作一道銀色的閃電,直奔梅羅診所。

梅羅診所門口,已經有護士和外科專家在嚴陣以待了。

齊等閒一到,立刻就把徐傲雪給抬上了推車,直奔手術室而去。

到了手術室後,外科專家立馬著手進行手術,在做手術時,他不由驚奇道:“這是什麼止血手法?讓血液流失的速度變得這麼緩慢!”

“肝臟和血管在痙攣收縮?是受到了大力擊打的緣故嗎?”

“真是神奇……這莫非就是華國功夫的點穴手法嗎?”

齊等閒在手術室的門口等待著。

院長弗拉基米爾被這事兒驚動,急忙跑了來,開口就保證道:“齊總,您放心,我們一定全力搶救您的愛人!我們梅羅診所有著最頂級的專家,最先進的設備,絕對不會讓您的愛人出任何問題!”

齊等閒聽後樂了,轉頭對他說道:“她不是我的愛人,她是我的仇人!”

弗拉基米爾直接讓齊等閒這句話給整得不會了,腦子一懵,嗬嗬笑道:“啊……那不管是什麼人,既然是齊總您送來的,我們就會竭儘全力!”

齊等閒笑著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一個院長,在這兒等著像什麼話?”

“不不不,我就在這裡等著好了!看看哪裡還需要我幫忙的!”弗拉基米爾急忙說道。

齊等閒也不趕他走,而是坐了下來,內心裡開始思索,到底是誰想要徐傲雪的命呢?

這個想殺徐傲雪的人,是不是想把她的死栽贓到自己頭上來,好激化一些矛盾呢?

兩個小時過後,手術室的門打開了,有護士從裡麵走了出來。

“快,告訴齊先生,情況怎麼樣!”弗拉基米爾開口就催促道。

“傷者的情況不是很糟糕,因為止血及時,搶救也很到位,所以冇有出現什麼危險。”

“隻不過,她目前還是失血不少,所以還處於昏迷狀態中。”

“要醒過來,估計得是二十四小時之後了。”

“傷口什麼的,主刀醫生都已經處理妥當,請家屬不要擔心。”

護士很專業,給齊等閒講了手術室內的情況。

齊等閒聽到徐傲雪冇事,也就哦了一聲,放下心來,說道:“冇事就好。”

弗拉基米爾立刻把徐傲雪給轉到了ICU去,齊等閒為避免徐傲雪再出事,也隻能耐著性子守在病房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