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534章 教頭

-

有這麼威脅人的嗎?

八十一師的坦克,隨時開進你們的大院?

國土安全域性的這些人一個個頓時暴跳如雷,想直接把齊等閒給打死。

上次他們的確是跟地方部隊發生了衝突,結果人家的裝甲車開了進來,要求他們放人,搞得一眾大佬都是灰頭土臉的。

事情甚至還鬨到了帝都去,整個國土安全域性的麵子,都被整得非常的難看。

張恪也是讓齊等閒這句話給氣到了,不過知道對方是政治處準將,能被特招進政治處的,背後必然有頂級大佬支援,也隻能黑著臉點了下頭。

他聽得下去,卻不代表彆人也聽得下去。

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從人群中走出,冷漠道:“你不過一個靠關係上位的垃圾而已,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

齊等閒不由微微轉頭,看向了此人,道:“你哪位啊?”

“白虎戰區黑龍軍教頭,葉飛流。”這個男人直接自報家門,說話的聲音宛如洪鐘大呂,中氣十足!

齊等閒一愣,倒是冇有想到保護契科夫的陣容這麼強大,甚至連白虎戰區的教頭都出動了。

ps://m.vp.

能夠在一大戰區當中擔任教頭的,往往都是非常厲害的高手,有著過硬的本領,否則,也壓不住那些心高氣傲的王牌戰士。

齊等閒眼睛一掃,就看了個明白,這個葉飛流的確是個大高手,手掌當中的老繭很厚,指節粗大,手指頭上的指紋更是被磨得看不見了。

對方是個耍大槍的!

葉飛流徑直說道:“你現在是政治處準將,我倒不方便動你。不過,等到今年的考覈開始之後,我希望你在我麵前,還有這樣的底氣!”

“因為,我是考官之一。”

“另外的幾位考官,也看不慣你這種靠著關係上位的垃圾。”

“你的日子,會很不好過。”

“屆時,你也就不見得能夠繼續仗著自己的準將軍銜到處裝逼了。”

葉飛流說這話的時候,很有底氣,因為他的確是有這個實力的,練了十幾年的大杆子,一身槍法拳術早就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不愁教訓不了一個年輕人。

這次的考覈,被放在了魔都,這是傅風雲的意思。

因為,齊等閒若是回京的話,那必然會攪動起更大的風雲來,到時候波詭雲譎,不一定能夠控製得住局勢。

而這次考覈的目的,便是傅風雲的政敵們,為了打他這張老臉,也順帶著把齊等閒這個攪局者從戰部當中一腳踢出去。

一個玉小龍已經足夠讓人頭疼了,再多一根攪屎棍,難免讓人晚上睡不著覺。

國土安全域性的人都樂得看熱鬨,甚至感謝葉飛流站出來狠狠糗齊等閒一頓。

到時候齊等閒考覈不過,被免去了準將軍銜,他們有的是辦法來找他的麻煩。

“你底氣很足啊,我記住你了,希望到時候你能給我點驚喜。”齊等閒麵無表情地說道。

他再次看向伊列娜金娃,道:“相信我,不會有事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拋下你一個人不管的。”

伊列娜金娃咬著下唇輕輕點了點頭,除了相信齊等閒,她現在也根本冇有彆的選擇。

“有冇有事,不是你說了算的。”契科夫冷笑道。

“小子,你蹦躂不了幾天了的,不要以為你有個厲害的老子,就能猖狂。”齊等閒反唇相譏道。

“好啊,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樣!”契科夫大笑道。

齊等閒覺得可惜,國土安全域性的這些人來得太快,不然的話,這契科夫也冇辦法在自己麵前囂張,當場就得變成一條死狗。

他完全可以先斬後奏,把契科夫弄死之後,將事情壓下去,等到古辛司基和維諾格拉多夫兩個傢夥對索斯科夫下手了,再把事情拉出來說都冇問題。

“伊娃小姐,我們走吧!”張恪對著伊列娜金娃說道。

伊列娜金娃戀戀不捨地看了齊等閒兩眼,還是跟著張恪上了國土安全域性的車去。

契科夫朝齊等閒冷笑兩聲,也跟著離開。

齊等閒倒也不擔心國土安全域性拿伊列娜金娃怎樣,畢竟,他政治處準將的身份還是擺在這兒的。

雖然無法讓他們直接把人放了,但可以保證,人在他們的手裡,是暫時冇有事的。

在程式走完之前,國土安全域性不敢把伊列娜金娃私自移交到契科夫的手裡去。

“這個傢夥必須死。”齊等閒眼神冰冷,心裡暗暗想著。

“還有徐安,覺得找來一個契科夫,就可以打我的臉了?”

“既然你這麼不識抬舉,那麼也好,直接讓馬洪駿頂替你的位置吧。”

馬洪駿早就有取而代之的想法了,隻不過,齊等閒懶得搭理他,並不想捲入這鬥爭當中去。

現在嘛,情況就不一樣了,徐安自己要作死,他斷無放過的道理。

“冇想到這次救了伊列娜金娃的人是趙紅袖,這個趙家天罰,什麼時候也跑到中海市來了?”齊等閒皺了皺眉,心中竟有些惴惴不安。

這個女人,跟趙紅泥長得一模一樣,氣質也有相似之處,但仔細分辨,似乎又能感覺到不一樣的地方。

而且,她有很強烈的壓迫感!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靜待古辛司基和維諾格拉多夫兩人佈局了。

以他們那種龐大的能量,布這樣一個局,花不了多少時間。

甚至,他們對於對付索斯科夫和那些反對派都冇有什麼太大的興趣了,而是把興趣轉向於怎麼坑其他寡頭一手。

齊等閒安靜等待著,每天都跟伊列娜金娃保持一次通話,確保她是否平安無事。

國土安全域性的辦事效率很快,已經查明瞭伊列娜金娃的身份,的確是燕子營的特工,接下來,就準備走程式移交到契科夫的手裡了。

這程式,大概也就兩三天的事而已。

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雪國當中爆發了一起巨大的流血事件,KGB高層索斯科夫被牽涉其中,受到影響的,還有他的靠山,多科斯基。

古辛司基和維諾格拉多夫,總算是動手了。

同時,天籟藥業買來的三大特效藥都開始全麵配送,而且,新型腦神經注射液也已經在李氏製藥當中實現了量產。

齊等閒摸出手機來,對著八十一師尖刀連的二連長吩咐道:“今天把人給我召集起來,隨我到安天下去砸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