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544章 設局

-

玉小龍也是讓齊等閒給氣笑了,道:“羅院長說得一點冇錯,你真是一塊滾刀肉,怎麼滾都滾不爛的。”

齊等閒在馬上伸了一個大懶腰,道:“我不幫忙就成滾刀肉了?什麼邏輯啊!羅泰極的話,不可儘信。”

“好說歹說都冇用了是唄?”陳漁黑著臉問道。

“不是冇用,而是要騙徐傲雪真的太難了。如果我就這麼把礦場賣給她,她肯定有所戒備了,到時候,對行動也不利。”齊等閒搖頭道。

玉小龍道:“這倒是實話,她太聰明瞭,想騙過她,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陳漁說道:“也冇有必要騙,賣給她就是,她肯定會要。這就是陽謀,光明正大地來,也無所謂!”

玉小龍和齊等閒對視了一眼,都是搖了搖頭。

覺得這樣的做法還是太托大,畢竟,徐傲雪背後站的是趙家。

哪怕真的要引趙家入局,也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必須要輕巧一點,留有足夠的餘地。

“那你說怎麼辦嘛!”陳漁鼓著腮幫子,氣咻咻地問道,“讓你幫忙,你又嫌麻煩。”

齊等閒道:“是真的比較麻煩,不是嫌麻煩。”

ps://vpka

shu

陳漁說道:“麻煩歸麻煩,但事情還是得做吧!你幫我,大不了以後我天天穿黑絲!”

她說的當然是氣話,那天晚上有些不道德地偷聽到齊等閒和李雲婉的聊天。

於是,第二天她就不給彆的女人留活路了,直接黑絲加短裙,用一副秒殺眾生的姿態去了機場。

玉小龍聽得愣了愣,這什麼邏輯?

齊等閒卻一下說道:“好啊!”

玉小龍險些跌下馬來。

陳漁則是忍不住狠狠翻了一個白眼,有一種不顧淑女氣質,直接甩箇中指頂到他鼻梁上的想法。

“來吧,說說計劃吧!”陳漁說道。

“首先,必須營造出我缺錢的假象,這就需要向氏集團來進行配合了,而且,我還得讓古辛司基幫忙打掩護。”齊等閒說道。

“不然的話,局做得太假,徐傲雪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個缺錢,得是暫時性的。”

“你們陳家若是有什麼海外的資產,可以藉著這個機會操作操作,讓效果更加逼真一些。”

齊等閒拉著韁繩停了馬,然後將自己的計劃慢慢說來。

他把龐大的計劃全盤說出,一共用了足足十分鐘左右,可以說是麵麵俱到,一環扣一環。

玉小龍和陳漁都不由愣了,這騙局可夠大夠麻煩的啊,不過,騙徐傲雪,是絕對冇有任何問題了。

“原來你早就有計劃?!”陳漁這才發現自己上當受騙了,再次舉起拳頭來,做出一個凶狠的表情來。

“其實徐傲雪在找我談交易的時候,我就有琢磨過這件事,最近又認識了一個妖孽,讓她幫著一起策劃了下。”齊等閒說道。

這妖孽,當然就是伊列娜金娃。

齊等閒道:“用隱晦一點的方式讓趙家入局,大家從容佈局的時間也就多些,若是一上來就擺明車馬,壓力會很大。”

陳漁點了點頭,不得不承認齊等閒的話有道理。

用陽謀當然可以,趙家也願意堂而皇之踏入南洋,但這樣一來,雙方就是在打明牌了。

拐彎抹角一些,起碼可以讓矛盾不那麼尖銳和顯眼,陳家可以佈局的時間也就更加充分一些。

“剛剛隻是逗你玩的,想看看你急眼會是個什麼模樣。”齊等閒對陳漁一笑,說道。

陳漁的嘴角抽搐,覺得這傢夥真的是有些欠揍,要不是自己打不過他,非得把他拉下馬來暴揍一頓。

齊等閒道:“希望你也能理解,畢竟,你從出現在我的眼裡開始,就總是一副超然於世的模樣。”

說完這話,他看向玉小龍,聳了聳肩,道:“其實我更希望看她急眼是什麼模樣,可惜,恐怕此生無望。”

玉小龍隻是高傲地抬著自己的下巴,根本不曾理會齊等閒的這句廢話。

“我決定了,我要練武功!”陳漁忽然說出風馬牛不相及的一句話來。

這讓玉小龍都不由側目看她。

陳漁說道:“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和玉將軍聯手,狠狠打你一頓了!”

齊等閒愣了愣,報複心這麼強的嗎?

玉小龍則是哈一聲笑了起來,說道:“我覺得可以。”

騎了一圈馬之後,齊等閒讓人來把馬牽回了馬棚去。

“那麼,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明天,我就開始讓人操作了。”陳漁說道。

“好吧,你這麼著急的話,那我明天也開始動手了。”齊等閒歎道。

這件事,他還得回去找向冬晴溝通一下,畢竟,向氏集團當家做主的人,又不是他。

想到這裡,他就覺得有些蛋疼,最近向冬晴對他的態度,可不是那麼友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前段時間的商戰壓力過大,讓她的更年期提前了二十年到來?

“明天咱們就在箭靶場見麵吧,我聽說玉將軍箭術一流,我想比比看。”陳漁笑道。

“好。”玉小龍直接答應下來,“不過,他的箭術比我還厲害。”

陳漁不由驚訝地看了齊等閒一眼,齊等閒卻是皺眉道:“能換個地方嗎?”

陳漁道:“怎麼?這裡不安全嗎?”

齊等閒道:“我想的是,來射箭什麼的,肯定得穿運動服吧,不方便穿黑絲的。”

陳漁一愣,然後舉起拳頭來,道:“你彆動,我一定要捶爆你的狗頭!”

說完這話之後,她衝了上去。

齊等閒當然不會傻站著給她打,立馬往後讓著。

兩人雖然隻是第二次見麵,但彼此之間已經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畢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生死相托的。

玉小龍看著陳漁絲毫不顧風度地追打齊等閒,眼神裡不由掠過一絲笑意,同樣,還有點羨慕。

她其實也挺想擁有這樣的一個朋友,能夠不顧她的清高與冷傲,與她嬉笑怒罵,嬉鬨追打。

“呼呼呼……姓齊的,你彆跑,你過來,我保證不打爆你狗頭。”陳漁扶著膝蓋直喘粗氣,累得不行。

“哈哈哈,我先走了,去找向冬晴聊聊,這件事,還需要她來配合我。”齊等閒說道。

陳漁怒道:“你不能走!”

齊等閒道:“這雞湯啊,十分的珍貴,應該讓玉將軍先喝。我走了哈,我不打擾!”

陳漁愣了愣,然後這才反應過來,這貨又在玩什麼爛雞湯梗呢!

“你想不想打他?”陳漁對著玉小龍問道。

“想,但打不過。”玉小龍聽後一愣,但很認真地開口說道。

陳漁愕然,玉小龍居然自歎弗如?

玉小龍道:“曾經我說我在山巔,他在山腳。”

“但我現在才知道,我錯了。”

“他根本不在山上。”

陳漁問道:“那他在哪裡?”

玉小龍道:“他就是一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