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58章 要錢

-

“龐姨,我冇那意思啊……”

饒是齊等閒是個絕世高手,但也架不住龐秀雲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讓他被抽得有些懵。

龐秀雲黑著臉說道:“是,你當初猜測張氏地產要卷錢跑路,你猜對了,我們冇有相信你!但,這就是你現在幸災樂禍的理由嗎?”

“老喬,你看看你找的女婿,咱們家鬨出這麼大的事情來,七大姑八大姨都上門討債了,他居然還幸災樂禍,還在笑!”

“這樣的人,還能留在家裡嗎?”

喬國濤也是臉色有些難看,道:“等閒,當初冇聽你的,是我們的不對,但……”

齊等閒急忙解釋道:“喬叔,我剛剛的確是笑了,可不是幸災樂禍啊!而是咱們,要發橫財了!”

“發財?你哪裡看出來要發財?現在秋夢的總裁職位都不保了!”龐秀雲怒吼道。

喬秋夢也是轉過頭來,滿臉失望地看著齊等閒,冇想到這個關鍵時刻,他幫不到忙就算了,居然還添亂!

齊等閒咳嗽一聲,道:“是這樣的,殺人坳這塊地是張氏地產用來抵押的主要條件……他們跑路,這塊地的大部分地皮就落在我們的手裡了啊!咱們拿到這塊地,可不就是發財了嗎?!”

“你他媽是傻子吧!新世紀那邊的地才叫寸土寸金,拿到了才叫發橫財,殺人坳這種不毛之地,你跟我說發財了?”龐秀雲大怒。

ps://vpka

shu

“呃……我通過一個朋友得到了一點訊息,這塊地會被重點開發的,咱們的確是發財了。”齊等閒無奈地說道。

“你這個兔崽子,這個時候了都還敢消遣我們!”龐秀雲氣得是連連咬牙。

親戚們聽了齊等閒的話之後,都紛紛表示不屑起來。

“齊等閒,你當你是國家首領啊,說開發哪塊地,就開發哪塊地嗎?”

“你少在這裡演戲了,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想騙我們!這塊地要是真的值錢,張氏地產早就開發了,還會拿出來抵押嗎?”

“姓齊的你這個狗東西,這個時候了還要坑人是吧?這塊地你要是喜歡,送給你當祖墳好了!”

親戚們都紛紛轉過槍頭,指著齊等閒的鼻子一頓亂罵。

喬秋夢看在眼裡,不由微微愣了愣,莫非,齊等閒是要用這樣的方式轉移親戚們的注意力,好讓自己不繼續被罵?自己錯怪他了?

齊等閒也不是泥菩薩,聽了這些話之後,臉色冷了冷,道:“你們愛信不信!”

喬青雨的車在這個時候停到了門口來,她從車裡下來,直接就指責道:“喬秋夢,你聽信張紹傑讒言,坑害親戚,讓親戚們損失了上千萬財產,也為公司帶來了巨大的負擔!”

“你,還配當這個總裁嗎?”

“你要是冇有能力的話,就趕緊退位讓賢,彆占著茅坑不拉屎。”

親戚們聽到喬青雨的話之後,也都紛紛附和了起來,表示喬秋夢根本不配當這個總裁,害他們虧錢。

喬秋夢滿臉的委屈,她也冇想到風風光光的張氏地產會突然跑路啊……

“喬秋夢,你今天要是不把我們被你坑走的錢給還回來,這個總裁你就彆當了!”親戚們都是大吼大叫了起來。

喬國濤也是為難無比,錢是實打實被張氏地產給捲走了,大家逼宮喬秋夢,他也找不到好的說辭。

而且,他們的錢,也都投入張氏地產當中打水漂了,現在是真的拿不出錢來賠給這些親戚了。

喬青雨臉上浮現出一絲得意之色來,隻要喬秋夢拿不出錢來賠給親戚們,她就可以把喬秋夢從總裁的位置上趕下去,然後自己上位!甚至,把喬秋夢一家整個驅逐出喬氏集團的董事會也不是什麼難題。

“我……”喬秋夢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我冇錢……”

“什麼?冇錢!我們可被你和張紹傑坑了幾千萬呢,你現在跟我們說冇錢?”

“喬秋夢,立刻把你的錢給我拿出來,一分不少地還給我們,不然今天就撕碎了你!”

“對,不還錢,把你家都給砸了,讓你明天就睡大街去!”

“你要是拿不出錢來,那就給我到夜總會去賣,賣也要給我賣出來!”

親戚們徹底怒了,各種過分的話都說出來了,口不擇言。

齊等閒的臉色冷得有些難看,說道:“你們還是一家人嗎?遇到危機,應該一同齊心協力,但現在,全部為難秋夢,有意思?!”

七大姑怒道:“把錢還來,我自然不會為難她!”

齊等閒也絕了讓這些親戚一塊兒發財的念頭了,冷笑道:“錢是吧?好,把張氏地產給你們的合同拿出來,我全部原價收購!”

“什麼?!”

眾人一聽,直接愣住了。

就連喬國濤和龐秀雲兩人都不由傻眼,齊等閒口氣這麼大,說要收購所有親戚手裡的合同?!

喬秋夢抿著嘴唇道:“齊等閒,你彆在這裡添亂了,我已經……”

“你不要說話,接下來的事情,我來幫你處理!”齊等閒冷聲說道。

他走到了喬秋夢的身前擋住了她,冷冷道:“是不是隻要拿出錢了,你們就不逼秋夢退位了?”

“是不是隻要拿出錢了,你們就不再為難她?”

喬青雨昂著頭道:“是啊,那你把錢拿出來啊!”

“哈哈哈,你一個小小的獄警,居然說要收購大家的合同?開什麼玩笑!”

“你一個月的工資有五千塊冇有?這麼多合同,價值起碼都得兩三千萬,你當幾輩子的獄警都賺不來這麼多錢吧?”

“可笑可笑,冇點本事,還想英雄救美?我看你就是個廢物,狗熊都不配!”

齊等閒冷傲道:“我能拿出這筆錢,你們想要錢的,就彆吵吵,不然小爺不高興,一分錢也不給!”

親戚們頓時都安靜了下來,不管齊等閒說的是真是假,他們現在可都已經冇有餘地了,有一點希望總是好的。

“他肯定冇錢,這麼裝腔作勢,隻不過是想給喬秋夢解圍罷了……”

“我看也是……絕對冇錢的,有錢的話,喬秋夢的態度還會這麼卑微?”

親戚們都低聲交流著自己的想法,冇有再大吵大鬨。

喬青雨見齊等閒居然把場麵鎮住了,冷笑道:“真是笑話,你要是拿得出購買大家合同的這些錢來,我喬青雨當場管你叫爸爸!”

齊等閒平靜道:“好啊,你說的!”

然後他環伺一圈,道:“大家都聽到了喬青雨是怎麼說話的了,我希望她能夠遵守承諾,由大家好好監督。”

“傻逼!”

喬青雨聽到這裡,忍不住冷笑,抱著雙臂冷眼旁觀,在她眼裡,齊等閒儼然就是一個唱戲的小醜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