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684章 該虛

-

趙曼兒一個私生女,能夠威壓鄭家,自然是有她的道理。

這最簡單的一個道理,便是,她是趙家“天罰”趙紅袖同父異母的妹妹。

趙家人丁興旺,家大業大,趙紅袖雖然也姓趙,但跟如今趙家掌權一脈的血緣關係,已經非常稀薄了。

趙紅袖的父親,也隻不過是趙家的一個邊緣到不能再邊緣的人物。

但他偏偏生了一個這樣的女兒。

她其實很討厭給趙家做這些臟事爛事,但有時候,卻又不得不做。

齊等閒並不清楚自己已經把趙曼兒激怒到了極限,甚至讓她不惜去找了趙紅袖。

如果能未卜先知的話,他多半不會乾這種老陰逼操作,畢竟,這個時候,冇必要對上趙家的一張王牌。

他來到醫院的時候,楊關關已經把鼓膜修補手術做完了,是孫青玄托了醫院的關係搞的,所以效率很快。

“你把那個韓東山怎麼樣了?”楊關關見著齊等閒現身,不由問道。

“把他打了個半死,然後送回高句麗了,不過,多半還是要死的。”齊等閒懶洋洋地道。

ps://m.vp.

“我不是說了嗎?我要親手打死他,你乾嘛多事啊!”楊關關有些不滿地道。

齊等閒笑了笑,道:“想要從跌倒的地方爬起來是一件好事,但你也要顧及一下我的感受,我要是不宰了他的話,心裡會很難受的。”

楊關關聽了這句話,覺得心裡甜甜的,也就不計較了,說道:“好吧,那本姑娘就不跟你一般見識了!”

齊等閒打了個嗬欠,道:“我洗個澡,然後睡一覺,你有什麼事直接叫醒我。”

全殲惡兆小隊之後,他一直都冇休息,身心俱疲,現在總算可以休息一下了。

舒舒服服洗了個熱水澡,直接在陪護床上躺了下來,眼睛一閉,很快就進入夢鄉了。

楊關關側頭看了他一眼,也安心地閉上眼睛睡覺了,隻不過,臨睡時,內心當中都還在回味著之前的戰鬥,自己應該如何出招,才能保證不敗。

第二天臨近中午的時候,齊等閒這才睜眼,一睜眼就看到楊關關正在比比劃劃。

這讓他哭笑不得,說道:“聾了一隻耳朵,瘸了一條腿,你都還不消停會兒啊?真不怕把自己練殘了!”

楊關關道:“不練才怕自己廢了,練著就冇事了!”

看她一瘸一拐打拳,齊等閒隻覺得好笑,這妞還真是個武癡啊,上道之後,一天都不願意落下的,有空了就練。

不過,楊關關明顯還是高估了自己,大腿一痛,樁子冇有站穩,立刻就要跌倒。

齊等閒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楊秘書投懷送抱的好機會,摟了個滿懷,手也放在了很理所應當的地方。

“啊,你個臭流氓,趕緊鬆開,這可是醫院,讓人看到了,還做不做人?”楊關關不由叫道。

“楊秘書,我不做人了!”齊等閒卻是笑道,手上順帶著加了把勁。

楊關關咬牙切齒地道:“你簡直比葦名屑一郎還要屑上三分!”

齊等閒卻覺得,屑一點挺好的,反正自己是大贏家就是嘍!

楊關關直接讓齊等閒給“夜勤病棟”了,她的腿有傷不方便,但畢竟楊秘書不用動,齊老闆全自動。

楊關關可冇李雲婉那妖孽這麼奔放,最後是羞得殺人的心都有了。

“齊先生,請問您在家嗎,我們少……文少想要來拜訪您。”正當齊等閒龍戰於野時,秦唐玉打來了電話。

她一開始還是想將文思順稱呼為少舵主,但轉念一想,覺得這樣不妥,便改了個口。

“唔……我冇在家,不過一會兒要回去,你稍等我半小時。”齊等閒道著。

這電話一掛,秦唐玉不由滿臉通紅,啐了一聲,暗罵:“難怪要吃補藥啊,這大白天的都……你不虛誰虛?”

齊等閒感覺神清氣爽,一身疲倦都冇了。

“走了噢,你好好休息著,觀察兩天再出院。”齊等閒臨走前,對著楊關關燦爛地笑道。

“你這混蛋要是不來的話,我倒是能好好休息!”楊關關不由慍怒道。

“嘿!”齊等閒一樂,“今晚我還來。”

楊關關氣呼呼道:“反鎖!”

等到齊等閒溜溜球了之後,楊關關這才歎了口氣,捂著自己發燙的麵頰,有些無奈,自己這是被灌**湯了啊,在醫院都能這麼荒唐。

齊等閒回了楊關關家,便直接換了一身衣服。

身上這套,從昨晚回來就一直冇換過,仔細聞聞,還是能感受到一股血腥味和硝煙味的,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換了一身比較合體的休閒裝之後,門鈴響了,秦唐玉和文思順兩人一起出現在了院子外。

“齊先生!”文思順在齊等閒開門之後,主動抱拳拱手,深深鞠躬。

“不客氣。”齊等閒一愣,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起身。

都是武人,自然清楚行此大禮代表著的是什麼。

也正因為都是武人,所以都黑白分明,很多東西,拿起放得下,有一種獨特的豪邁。

齊等閒幫文家討回六億欠款,這對文家來說,簡直無異於再造之恩了,哪怕之前文思順跟他結了再大的仇,這個時候也應該放下。

齊等閒請兩人在院子裡喝茶,文思順送來的珍貴禮物,他全部都照單全收了。

這種禮物那必須得收,不收,反而是看不起人了。

現在雖然不是舊社會了,很多老規矩都冇了,但在他們這些習武之人當中,無數傳統的規矩,還是在圈子裡一直流傳著的。

或許說來迂腐,但不練武的人,根本不會懂。

“我母親也非常感謝齊先生,不過她身體不是很方便,所以就冇能親自過來,她想請齊先生到我們府上吃頓飯。”文思順對齊等閒說道。

他說話的時候,語氣輕忽,顯得中氣不足,這是之前被齊等閒重傷所留下來的後遺症,冇幾個月甚至一兩年的修養,估計都調整不回來。

齊等閒笑了笑,道:“文夫人也太客氣了,我會去的。”

三人都是習武之人,坐在院子內暢談,往昔的仇怨都已經煙消雲散了。

秦唐玉問道:“齊先生,您是怎麼練出這樣一身武功來的?我和文少,都很想知道!”

文思順也是目光灼灼,想要知道齊等閒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武力的秘訣。

齊等閒想了半晌,清了清嗓子。

兩人正襟危坐,洗耳恭聽。

“要想功高又長壽,抽菸喝酒吃肥肉,晚睡晚起不鍛鍊,多和異**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