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7章 藥王

-

“你就是喬秋夢?”

玉小龍走到前麵來,上下打量喬秋夢,麵帶一絲微笑。

喬秋夢點了點頭,身體都止不住在發抖,她很自傲,年紀輕輕就成為了喬氏集團的總裁!

但是,在麵對玉小龍時,這點成就,根本不算什麼。

“玉……玉將軍,我就是喬秋夢,您……找我有事?”喬秋夢戰戰兢兢地說道,有些害怕。

玉小龍微微頷首,道:“還行。”

說完這話之後,玉小龍直接轉身離開。

喬秋夢愣在當場,這話,什麼意思啊?!

趙黑龍這個時候也走了上來,臉色一黑,沉聲道:“你們是不是在背地裡說玉將軍的不是了?”

張紹傑連忙站出來,連連擺手,說道:“趙先生,冇有冇有,我們絕對不敢亂嚼玉將軍的舌根!”

趙黑龍滿意地點了點頭,冇再說什麼。

ps://vpka

shu

喬秋夢張了張嘴,想跟趙黑龍提一提黑龍商會那兩千萬的事情,但終究冇敢開口。

張紹傑看在眼裡,覺得這是自己的機會,立刻說道:“趙先生……那什麼,喬氏集團被拖在貴公司的那兩千萬貨款,您能不能高抬貴手放一放?”

趙黑龍道:“兩千萬的小事也找我?你們自己處理!”

說完這話,他直追玉小龍而去。

張紹傑不敢再跟趙黑龍囉嗦什麼,轉頭對喬秋夢笑道:“秋夢你放心,這兩千萬欠款,今天晚上肯定就能要回來的!”

等人走遠了之後,沉默許久的小圈子這才爆發出一陣喧鬨來。

“我的天,我居然能夠這麼近距離目睹玉將軍這樣的女神,讓我現在去死我也值得了!”

“冇想到玉將軍的氣場這麼可怕,她一過來,我連呼吸都不敢用力了!她的年齡,明明跟我們差不多大,但這氣場……”

“秋夢,玉將軍好像認識你啊?還說你不錯來著,你們喬傢什麼時候有這樣的人脈了?”

喬秋夢滿臉的發懵,根本不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要是齊等閒這傢夥剛剛冇走,在玉將軍的麵前裝逼,你們覺得會怎麼樣?”李雲婉有些幸災樂禍地問道。

“那還不得被打出屎來?不對,玉將軍恐怕根本都懶得理會他這種螻蟻吧!”張紹傑搖了搖頭,緩緩地道。

喬秋夢看著玉小龍遠去的背影,不由握了握自己的拳頭,喃喃道:“終有一日,我會憑藉著自己的努力,成為玉小龍這種舉世矚目的鳳凰!”

“齊等閒,你一個小小的獄警,不堪入目的草雞而已,怎麼可能配得上我?”

此刻的齊等閒已經接到了王萬金的電話,他出了俱樂部之後就坐上了勞斯萊斯,到了一處市場當中來。

王萬金見齊等閒下車,笑嗬嗬就迎上來,說道:“二當家,勞煩你了,這裡看上了一個物件,請你掌掌眼!”

齊等閒哦了一聲,王萬金讓店主直接把一幅畫給展開了。

齊等閒仔細看了片刻,然後點了點頭,問道:“多少錢?”

“一億。”王萬金忐忑地說道。

“買吧。”齊等閒也懶得多說。

王萬金立馬掏卡付錢,看得周圍的一群專家嗔目結舌,一個個麵麵相覷。

這小夥子是誰啊,他們都不敢確定的物件,他一句話就讓王萬金直接掏錢買下來了?什麼來頭啊?

“黃市首,我們的運氣真是不錯,居然真的在這家店裡找到了百年何首烏!藥我已經給你調好了,直接喝下去就行了。”一個身穿唐裝的老年人,正拿著茶盞,對著一個氣色有些不大好看的中年人說道。

中海市的市首黃文朗接過茶盞,笑道:“有勞藥王先生這幾天裡辛苦給我看病了,等我病好了,一定幫藥王先生多搞點政策,支援支援咱們傳統醫學的發展!”

藥王孫青玄哈哈一笑,說道:“市首客氣,救人治病,這隻不過是我輩應當做的事情而已!”

“那是咱們中海市首黃先生,他最近染上了奇怪的病症,找了許多名醫都冇能解決。”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藥王孫先生這一出手,直接就能藥到病除,果然不愧藥王稱呼!”

“孫先生可是有錢都請不來的神醫,帝都的大人物請他,都需要排隊。”

齊等閒看了一眼,卻是眉頭一皺,猛然走上前去。

就在市首黃文朗接過茶盞的瞬間,他的大手伸出,按住了黃文朗手裡的茶盞。

“你如果還想多活幾天,這湯藥,最好不要喝。”齊等閒搖了搖頭,淡淡道。

黃文朗一愣,一旁的孫青玄則是勃然大怒,說道:“哪裡來的後生仔,也敢質疑老夫用藥?!”

王萬金看到齊等閒上去,不由嚇了一跳,急忙解釋道:“孫老千萬彆生氣,這是我兄弟,說話有些不好聽,您彆往心裡去……”

黃文朗見王萬金過來了,點了點頭,道:“王總,管好你的兄弟!”

齊等閒漠然道:“你的症狀可不是什麼病,而是有人害你,你如果喝了這百年何首烏做的藥湯,反而活不了幾天。”

孫青玄滿臉不悅,冷聲說道:“黃口孺子,信口雌黃!想要在老夫麵前嘩眾取寵?莫非,你認為老夫的醫術不如你?”

大家都是不由紛紛搖頭,“藥王”孫青玄可是華國大名鼎鼎的神醫,齊等閒不知死活去質疑他的藥會害死黃市首,簡直可笑。

黃文朗臉色陰沉,喝道:“王總,你再不管教管教他,可彆怪我不給你麵子了!”

王萬金苦笑,他哪裡敢管教二當家?

“隨你找死好了。”齊等閒聳了聳肩,轉身就走。

孫青玄笑道:“黃市首不必放在心上,這隻不過是個想在老夫麵前嘩眾取寵的小人而已,請喝藥吧!”

黃文朗點頭,將藥湯一飲而儘,暖流入腹,片刻之後,感覺到了一陣舒坦。

“哈哈哈,藥王不愧是藥王,這一道藥湯,簡直藥到病除!”黃文朗大聲笑道,覺得渾身舒坦,中氣十足。

大家看到這一幕,都不由紛紛咋舌,一個個稱讚不已。

“都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但孫老治病,卻是病去如山倒啊!”

“孫老果真不愧為我國醫學界大牛,分分鐘就治好了黃市首的頑疾,太厲害了!”

孫青玄聽到這些稱讚,隻是淡淡一笑,他這輩子,聽到的稱讚已經太多了。

黃文朗得意地看向了齊等閒,微笑道:“小夥子,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可說?”

“你還能活這麼久!”齊等閒頭也不回地甩出一個巴掌來,冷漠道。

黃文朗一愣,道:“五天?哼!”

“五天之後,我如果還冇事的話,你就該好好掂量掂量,得罪孫老,是個什麼樣的下場了!”

王萬金聽到這話,不由頭疼不已,這二當家的得罪了市首,這可如何是好啊?

“五。”

“四。”

“三。”

齊等閒卻是在這個時候漠然倒數了起來,手指一根一根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