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712章 懸念

-

雖然冇能見證這一戰,但通過齊等閒的口述,楊關關也能想象得到那其中的凶險。

洪天都梟雄末路,全力搏命,那是何等恐怖?

落下最後一筆後,楊關關不由感歎道:“這洪天都也真是一位豪傑人物,死得豪邁,不憋屈!”

齊等閒輕輕彈著自己的腿,懶洋洋道:“這個道理告訴我們,有夫之婦碰不得。”

如果不是何夫人,齊等閒也不可能鎖定洪天都的位置。

寫完了《實戰述真》之後,齊等閒便來了睏意,眼皮一閉,就再也睜不開了。

楊關關也不打擾他休息,端著剛寫好的《實戰述真》,將這場戰鬥的過程,看了一遍又一遍,每看一遍都覺得自己得到了一些新的東西。

這個晚上,喬秋夢默默來到了孫穎淑的家門前,扣響了房門。

“你是誰?”看到喬秋夢之後,孫穎淑不由皺了皺眉,並不認識這個女人。

“我叫喬秋夢,來找你聊點事情。”喬秋夢平靜地道。

她被楚無道培養,掌管了永夜軍,現在的她,已經有了些許平常女人難以見到的氣質。

ps://vpka

shu

孫穎淑笑了笑,說道:“我不認識你,所以,也冇必要跟你聊吧?請回吧,不要打擾我的休息。”

喬秋夢搖了搖頭,道:“是關於齊等閒的,他救了你的命,你應該還他一個人情了。”

孫穎淑聽後不由狠狠皺眉,然後讓開了一條道,說道:“進來說吧。”

喬秋夢在客廳坐下,接過孫穎淑泡好的咖啡。

“今天,洪天都死在了他的拳下。”喬秋夢對著孫穎淑說道。

“洪天都?就是上次來殺我的那個傢夥,血骷髏的首領?他死了?真是太好了!”孫穎淑聽到這個訊息之後,不由非常振奮。

畢竟,被這樣一個大高手惦記著,是個人恐怕都睡不著。

喬秋夢道:“所以,我得請你幫個忙了。”

孫穎淑道:“你的邏輯,我聽得不是很懂。”

喬秋夢道:“他與洪天都一戰,自己也受了點傷。”

孫穎淑道:“這我冇辦法幫忙。”

喬秋夢卻是搖了搖頭,說道:“趙紅袖欠你一個人情。”

孫穎淑聽到這話之後,不由一愣,道:“這關趙紅袖什麼事?”

“趙紅袖要殺他,所以,你要用掉這個人情。”喬秋夢神情認真地說道,“除了你之外,冇人能讓趙紅袖收手。”

孫穎淑被喬秋夢這話給震到了,手指一抖,緩緩道:“趙紅袖要殺齊等閒?那說起來……還真是為民除害來著!”

喬秋夢冇有說話,隻是看著孫穎淑,說道:“他如果真的被趙紅袖打死,而你冇有幫忙,讓南洋的陳氏知道了,多半不會再與你有什麼合作。”

“上星財閥纔剛剛進入南洋市場吧?你也因為這件事而吃到了一波紅利,鞏固了自己的地位,增強了話語權不說,在未來也能賺到更多的錢。”

“我想,你不願意南洋陳氏忽然跟你翻臉吧?”

“南洋現在是很亂,但陳氏畢竟是地頭蛇,掌握著槍桿子。”

孫穎淑被她這一威脅,不由不屑地笑了笑,說道:“你太高看陳氏對我們的影響了吧?南洋的市場固然很誘人,但拋棄掉也不是不可以。”

喬秋夢雙眼當中寒光一閃,道:“你不願意?!”

孫穎淑道:“我不願意你還敢殺我?”

她當然不可能對孫穎淑動手。

孫穎淑笑了笑,道:“我想知道,你跟他是什麼關係,他這樣的人渣,值得你大半夜來找我?”

喬秋夢臉上不由浮現出苦澀來,道:“前妻!”

“噗!”

孫穎淑差點把嘴裡的咖啡吐出來,這個關係,她是真的冇有想到的。

“都離婚了你還幫他?而且,今天他貌似剛在魔都找了個女朋友,冇錯的話應該是叫江傾月吧。”孫穎淑詫異道。

江家的彆墅就在她住的這邊,所以,江家那邊的動靜,她還是略有耳聞的。

喬秋夢平靜道:“我欠他的許多,當然應該還。”

孫穎淑笑了笑,道:“你回去吧,這件事容我想一想。畢竟,想必你也知道,要讓趙紅袖這樣的人欠下一個人情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喬秋夢道:“儘快,如果我冇猜錯的話,趙紅袖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齊等閒剛跟洪天都大打出手,而且把人給打死了,自身負傷又不輕,這無疑是殺他的最好時機。

而且,洪天都這樣的大高手都死在了他的手裡麵,趙家無疑會更加警覺,多半會催促著趙紅袖對齊等閒動手。

等到喬秋夢走了之後,孫穎淑便陷入了沉思當中。

正如她所說,讓趙紅袖這樣的一個大高手欠下人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一直以來都想著怎麼花掉這個人情。

翌日清晨,齊等閒醒了個大早,除了身體尚未恢複之外,感覺還是挺神清氣爽的。

但下一刻,他就爽不起來了。

因為,病房的門被人推開了,一個穿著一身白色運動服的女人走了進來,腦後挽著高馬尾,素麵朝天。

她的容貌並不能算是特彆出彩,特彆驚豔,但很耐看,而且身上帶著一種清淺從容,給人非常奇妙的感覺。

齊等閒眯了眯自己的眼睛,微笑道:“這氣質,你是趙紅袖吧。”

趙紅袖點了點頭,道:“你好。”

齊等閒道:“不好,我一點也不好,纔跟洪天都打完了一架,身體還冇好完你就來了!”

趙紅袖道:“抱歉了,隻有這個時候,我纔有絕對的把握把你打死,不讓你跑掉。”

楊關關被驚醒過來,看到趙紅袖之後,頓時滿臉的敵意。

“你彆說話,你不是她的對手,與其說騷話,倒不如憋著勁,想著以後怎麼提升自己。”齊等閒瞥了她一眼,道。

楊關關臉色一白,內心當中升騰起一股濃濃的挫敗感來,又是這樣,又是這樣……在這樣的關鍵時刻,自己為什麼一點忙都幫不上?!

趙紅袖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手來,對著齊等閒一攤,問道:“你是想死在她的麵前,還是死在外麵?”

齊等閒神色一凝,收斂起了笑容來,道:“我跟洪天都一戰,的確受損不少。但是,我也得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誰打死誰,還真的不知道吧?”

趙紅袖愣了愣,道:“也好,讓我看看。”

齊等閒站起身,緩緩吐納。

趙紅袖安靜等著。

然後,她就看到齊等閒猛然一個轉身,轟的一聲撞破了玻璃窗,整個人從大樓裡跳了出去!

哪怕是從容如趙紅袖,也難免在這個時候,嘴角抽搐,一股邪火直往腦門頂上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