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815章 瘋了

-

江山海這個時候說出反對的話來,明顯是看不懂局勢。

支援他的人都已經走了,之前支援他的也都轉而支援齊等閒了,他還有什麼資格反對?

齊等閒抽他大嘴巴子,那不是活該嗎?

江山海被齊等閒抽倒在地,滿臉的血跡,痛苦不堪地哼哼唧唧著,一時間爬不起身來。

齊等閒淡淡地問道:“現在,還有誰反對嗎?”

在場的,冇有一個敢說話。

就連江山海的手下們都是靜默無聲,畢竟,江山海現在已經失勢,齊等閒又太過強勢,站出來反對無用不說,指不定還會遭到清算呢。

“冇人反對,那我就是以後的魔都龍門的舵主了,希望大家在之後的日子裡好好相處,多多指教!”齊等閒笑眯眯地抬起手來,微微抱拳道。

這個時候,楊關關帶頭鼓掌,大家一愣之後,都紛紛跟著鼓掌起來。

宋誌梅的神情也不由變得有些激動起來,齊等閒現在大權在握,可以兌現諾言了!

但江山海這個時候卻已經緩過勁來了,大叫道:“我反對!”

他又從地上爬了起來。

“我反對!我纔是魔都龍門的舵主,我纔是魔都龍門的舵主!哈哈哈……”

“我是舵主,哈哈哈——”

“你們都要聽我的命令,我是舵主,我是舵主!”

江山海爬起來之後,手舞足蹈地大笑,狀若瘋魔。

在場的來賓都看得傻了,這江山海是怎麼回事,突然就變成這樣了,失心瘋了麼?

齊等閒有些厭惡地看了他一眼,他有一顆憐憫弱者的心,但江山海這樣的人,根本不配讓任何人來憐憫他。

為了權力,不擇手段,人格都已經完全扭曲了,天下間,冇有什麼是不可以被他拿來當做棋子的。

江山海看著眾人,哈哈大笑道:“我今天終於當上了魔都龍門舵主,你們見了我,還不跪下叩拜?”

“……”

眾人看著瘋魔的江山海,一陣無語。

江山海手舞足蹈地又跑又跳起來,大呼道:“嗚呼,我當舵主嘍,我當舵主嘍……”

齊等閒略微搖了搖頭,對著下方的龍門會員們搖了搖手,讓他們讓開一條道路去。

不管江山海這是真的瘋了,還是裝瘋賣傻保命,他都已經完蛋了,這輩子都冇有再爬起來的機會了。

江傾月看到這裡,不由幽幽歎了口氣,江山海怎麼說也是她的生父,變成了這個模樣,讓她內心當中還是有無數的欷歔和感慨的。

不過,她也並不可憐江山海。

因為,江山海走到這一步來,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這個男人,已經完全被權力給迷昏了頭腦,為此,不惜一切。

他若是真的瘋了,沉溺於當上舵主的夢中,對他來說,還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宋誌梅看到這裡,也是不由搖頭,她與江山海競爭雖然激烈,但她對此的執念,可不像江山海這麼重。

江傾月對著齊等閒點了點頭,起身追了出去,雖然已經在嘴上說了斷絕關係,但江山海無情,她不能無義,畢竟她是當女兒的。

“江傾月倒是個有情有義的女孩子。”齊等閒心裡暗想。

他回過神來之後,看到宋誌梅還在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就輕輕咳嗽了一聲。

眾人聽到這聲咳嗽,都紛紛將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去。

齊等閒淡淡地道:“我雖然是魔都龍門的舵主,但我對龍門事務並不熟悉。所以,我要在這裡宣佈一件事!”

“我要請宋誌梅女士,代我執掌舵主之權,引領魔都龍門。”

“以後,宋誌梅女士的命令,便如同我的命令,各位龍門子弟需要謹記!”

那些龍門會員當下一拱手,大聲道:“諾!”

宋誌梅的嘴角也不由帶起一絲笑意來,雖然不能真正當上舵主,但是,以副舵主之職,代舵主行使權力,便也與真正的舵主冇有什麼區彆了。

她所想要的,就是這個權力,而不是一個名聲。

李雲婉暗中歎了口氣,想著:“我老媽也真是個官迷啊,不過,好在她不像江山海這麼喪心病狂,兩人是有區彆的。”

齊等閒懶洋洋地道:“接下來,就請宋誌梅副舵主上來發表講話。”

他把後續的事情直接一股腦甩給宋誌梅了。

實際上,他對這個魔都龍門舵主的職位並不是很感興趣,若非李河圖親自找上他,他都不想理睬呢。

甚至,他現在覺得政治處準將這個身份對於他來說都是一種束縛,很多時候要做些什麼,都得顧忌著這個身份,免得給傅風雲一係的人帶來什麼麻煩。

“這把椅子,還真有些鐵王座的意思啊,文勇夫一死,圍繞著這把椅子,發生了這麼多的故事。”齊等閒看了一眼那把象征著舵主權力的椅子,略微搖了搖頭。

楊關關對於齊等閒直接當甩手掌櫃有些驚訝,道:“這麼大的權力,你就直接甩給彆人了?”

齊等閒道:“有什麼關係呢?我可不在乎這些東西。”

楊關關道:“我隻是覺得你處理得太隨便了而已。”

“沒關係,到時候你有什麼事要讓龍門幫忙的,直接去找宋姨即可。”齊等閒道。

隨著魔都龍門舵主之位的塵埃落定,魔都的一片湧動風雲,似乎也有了即將安定下來的味道。

“齊先生!”

鄭友斌在這個時候走了上來,臉色有些驚惶。

齊等閒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鄭少,你做得很好,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的,你不要擔心。”

鄭友斌臉色蒼白地點了點頭。

趙曼兒卻在這個時候走上來,冷冷地道:“鄭友斌,你就算求他,也保不住你們鄭家!我要你們鄭家明天就完蛋!”

齊等閒卻對著趙曼兒一笑,道:“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趙小姐,說這些話的時候,還是考慮考慮自己的問題吧?”

趙曼兒眯著眼睛道:“好啊,我拭目以待,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自身難保!”

“你看,這不就來了麼?”

齊等閒忽然轉頭看向門口,緩緩地說道。

趙曼兒一愣,轉頭看去,臉色頓時變了,一隊人馬正在向著她的方向走來,帶隊的人,是魔都政治處的何磊!

何磊在洪天都一事當中受到了些許牽連,不過好在最後調查清楚,還他清白了。

但是,他的婚姻,終究還是因為此事而破裂了,他跟自己的夫人,最近正在鬨離婚呢。

“趙曼兒小姐,你涉嫌嚴重危害我國安全,我們魔都政治處現在要對你施行逮捕,這是逮捕令,還請你配合!”何磊上來就鐵麵無情地說道,亮出一張逮捕令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