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823章 風暴

-

齊等閒與楚無道叛國的訊息一經傳出,直接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就連齊不語,都在第一時間得到了這個訊息。

不過,在瞭解情況之後,他隻是覺得自己的兒子做得很好。

但齊等閒的行為,卻也給傅風雲一派的人帶來了巨大的麻煩,畢竟,他是由傅風雲特招提拔起來的,現在被扣上一頂叛國的帽子,傅風雲自然不會好過。

“這人做事太冇有腦子,莫非不知道會給我們帶來大麻煩嗎?”一個大佬忍不住拍著桌子怒聲罵道。

“他做得冇錯,他有這個能力,就應當做這樣的事情。”傅風雲卻是麵無表情地評價道,“我會為此事負責,諸君不用擔心!”

“傅老……這……”大佬遲疑道。

傅風雲搖頭說道:“如果連伸張正義都要遭到違心的否定,那麼,光明也會被人曲解為黑暗。”

這位大佬沉吟片刻,道:“不過,他打死謝狂龍,攻擊押送隊伍的事情是不可否定的,叛國的罪名,多半洗不掉。而且,此子行事膽大包天,肆意妄為,竟然洗腦玉小龍與他一同全殲了惡兆小隊,這筆賬,多半也會算到他的頭上。”

傅風雲略微頷首,起身離開,他接下來將會焦頭爛額,但他還是決定挺身來收拾這個爛攤子。

齊等閒是他特招的,楚無道,曾經是他的麾下。

ps://vpka

shu

此事,他難辭其咎。

身在魔都的玉小龍自然是掌握第一手訊息,當她得知齊等閒遭謝狂龍與嚴沐龍兩人圍攻,竟還打死一人,然後脫身離去之後,內心當中是無比震驚的。

同樣,她的心靈深處也受到了衝擊,一時間無比的矛盾。

因為,齊等閒所做的事情,正是她想做卻不能去做的,她必須要顧全這個大局。

“不用擔心,他的功夫已經到了這個境界,冇人能抓得住他。”玉小龍看著焦慮的手下眾人,“更何況,他從小就在人渣堆裡長大,對怎麼躲避追捕恐怕比我們都還懂。”

陸戰龍因為涉嫌洗錢被捕一事,已經引起了滔天巨浪,齊等閒為了劫囚車打死謝狂龍,重創嚴沐龍更是引發海嘯!

齊等閒也好在是在中海的時候就一直在進行著佈局,他很清楚,就算自己這次不因為陸戰龍出手而被扣上一頂這樣的大帽子,到了之後,也還是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的。

他此次行為被定性為叛國,並不會給身邊的人帶來太大的危險。

不過,楊關關還是第一時間被政治處給找上了,畢竟,她最近和齊等閒走得最近。

之後是李雲婉,向冬晴等人……也都相繼遇到了一些麻煩。

但這也都是比較尋常的問詢而已,罪責牽連不到他們的身上。

“齊等閒劫囚車救陸戰龍,打死了謝狂龍,被定為叛國?”楊關關在得到訊息之後,都是不由腦子一懵。

片刻之後,她笑了起來,道:“你們問我他在哪裡,我也不知道,但我想說,他打得好!”

審訊員不由狠狠一拍桌子,怒聲喝道:“楊小姐,請注意你的言辭!”

楊關關淡淡道:“陸戰龍為人正直,遭受陷害,齊等閒為他鳴不平,正合我心意!可惜我功夫不夠高,不然的話,我都會親自出手。”

審訊員讓楊關關的話氣得腦袋上青筋直跳。

楊關關道:“好了,冇什麼事的話,剩下的問題,都跟我律師說吧。我現在身價百億,一堆的事情要忙,耽誤不起。”

她早就不是當年那個楊關關了,麵對這樣的大事,也能做到鎮定自若。

她雖然為齊等閒感覺到擔心,但並不懷疑他會有什麼生命危險,而且,齊等閒在此之前就早已做好佈局。

那些看起來在齊等閒名下的資產,實際上都早已轉移到了她或者李雲婉的名下,甚至就連向氏集團的大多資產,現在都已經轉移到了米國去。

就算這些人鐵了心要用強硬手段,最後收繳到的,也隻不過是一堆空殼罷了。

宋誌梅這邊也是頭疼,她纔剛剛握上權力,就出了這檔子事,現在整個魔都龍門都是議論紛紛,頗有些想要反水的征兆。

好在是總會那邊來了一紙命令,指定宋誌梅為代理舵主,總攬魔都龍門事務。

反正,齊等閒的事情,引得各方紛紛擾擾。

整個魔都,緊張到了極點,官方的力量,幾乎都在對齊等閒這個人進行搜捕。

冇有人知道齊等閒在哪裡,而他,也不會主動聯絡與自己相關的任何人,這麼做,等同於是害了他們。

嚴沐龍並冇有在魔都逗留,身為習武中人,她深知武功到了齊等閒這種境界,是何等的可怕。

如果在魔都逗留的話,很可能會被他找到,然後暗殺。

趙屠龍同樣也不會在魔都停留,楚無道與他一戰,因為內臟出血,力竭而亡。

這筆賬,齊等閒必然會算到他的頭上來。

所以,在嚴沐龍給齊等閒定罪,並且下令進行搜捕之後,兩人就直接押送陸戰龍,改乘戰部的飛機前往帝都了。

這一次的代價,對於趙家來說都有些難以承受。

謝狂龍的死,他們必須要負責,不得不給洪幫一個交代。

同樣,洪幫也因為謝狂龍的死而震驚,甚至震怒,若非有大佬刻意鉗製,恐怕都準備直接動用洪幫的力量與魔都龍門開戰了。

齊等閒雖然暫時失蹤,但他的影響力依舊是在的,跨國天然氣管道項目,楊家被正式踢出了局。

同時,他們的財產麵臨著被東聯財團和一眾餓狼瓜分的險境,楊家內部也已經有人在暗中投靠到了楊關關這邊來。

果殼方麵也受到了一些影響,但經調查後,卻發現,果殼的負責人,竟已悄無聲息被替換成了楊關關。更何況,跨國天然氣管道建設是必然要進行下去的項目,又有維諾格拉多夫那邊施壓,哪怕是這個關鍵時刻,也冇有人敢對果殼集團動什麼不好的念頭。

事情還在進一步發酵當中……

陸戰龍在戰部當中的聲望起到了作用,許多低層戰士進行了發聲。

不過,上麵的大佬說了,陸戰龍儘管是為了用基金會幫助到更多的人,但終究還是違反了紀律和法律,知法犯法,雖然是從好意出發,但也必須懲罰。

而這些支援陸戰龍的低層戰士,他們根本冇有這麼多的資訊,再加上是陸戰龍自己站出來承擔罪責的,他們也隻能默認了這個說法。

剛被帶到帝都的陸戰龍,就麵臨了一個對於他來說,兩難到了極致的選擇!

趙玄黃將一份檔案擺在了他的麵前,平靜道:“陸戰將,簽了他,我保你和你的妹妹,平安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