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89章 解氣

-

“啊!!!”

鄭光明的嘴裡爆發出殺豬一樣的咆哮聲來,剛剛正好骨的手指,再一次被掰斷,可想而知是有多麼的痛苦了。

齊等閒鬆開了他的手指,微微笑了笑,道:“我這個人,挺討厭你們這些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的傢夥。”

項目部的這些員工一個個的,直接看呆了。

向冬晴就在隔壁的病房探望商軍,但齊等閒似乎壓根不在乎,直接在這裡,把鄭光明的手指再掰斷了一次!

“王八蛋,我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等到向總處理了你,我再報官抓你,一定要讓你在監獄裡待個十幾年……”

“而且,還得是你當獄警的那個監獄,裡麵的犯人一定很樂意折磨你!到時候,我免費送你兩箱肥皂!”

鄭光明痛得直接從床上滾了下來,整個人的身體都在抽搐,渾身冒汗,幾乎快要昏厥過去了。

齊等閒把鄭光明從地上抓了起來,捏住他的另外一根手指,微笑道:“你看看你,要是老老實實把合同一簽,大家不就happy-e

di

g了麼?非得跟我玩笑裡藏刀,我浪費力氣,你也受折磨不是?”

“你你你……你敢!你再弄斷我一根手指,就不是坐牢這麼簡單了!”鄭光明驚恐地叫道。

“住手,快點放開鄭部長,否則一定要你好看!”有人大叫了起來。

他們當然不能讓齊等閒怎麼樣,畢竟,連公司的第一高手商軍都讓齊等閒一個大嘴巴子抽得腦震盪了,他們又怎麼敢來為鄭光明出這個頭呢?

鄭光明急忙道:“快,快去隔壁把向總給請過來!我就不信這個凶徒敢當著向總的麵掰我的手指!”

有幾個員工回過神來,急急忙忙跑出病房,到隔壁去請向冬晴去了。

“小雜種,你完了,你敢對我動粗,而且還追到了醫院裡來!你覺得,向總會放過你嗎?!”鄭光明惡狠狠地看著齊等閒。

“一會兒向總過來,看到你這麼折磨我,必然會讓你百倍償還。”

“你傷了我這個重要部門的部長,還傷了向氏集團的功臣商軍部長,你覺得自己會有好果子吃嗎?”

齊等閒的手指果然鬆了鬆,抓得冇那麼緊了。

鄭光明冷笑道:“慫了?怕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現在,給我跪下,自己把自己的手指一根根掰斷,我可以考慮在向總麵前說兩句話,起碼能讓她對你寬容一點,不至於讓你死得這麼慘!”

“怎麼?聽不懂我說的話嗎?”

齊等閒想了想,道:“原來你覺得向冬晴一定會收拾我是嗎?”

鄭光明連連冷笑。

“那好,你這根手指暫且留著,等向冬晴過來了,我再掰給她看。”齊等閒很認真地說道,“彆以為我在嚇唬你,我說真的!”

“這傢夥簡直太狂妄了,還要當著向總的麵掰斷鄭部長的手指?這是要給向總難看嘍?”

“他以為他是什麼東西,覺得向總不會拿他怎麼樣?依我看,按向總的脾氣,一定會把他給整死!”

“這個雜碎,太猖狂了,向總必然拿他樹立典型,以儆效尤。”

齊等閒卻是微微笑著,他這個時候已經明白了向冬晴的“險惡用心”。

難怪自己提前打過招呼,還跑出來一個鄭光明這樣的傢夥噁心人。

“古時候的皇帝要處理一些勢大的外戚,多半用的也是這樣的法子吧?”齊等閒心裡想著,不由覺得有些不爽,畢竟是被利用了,而且還讓喬秋夢受了委屈。

喬老爺子打在喬秋夢臉上的那一巴掌,他自然不可能還回去,那是長輩,而且年事已高。

“向總來了!”

不知道是誰驚呼了一聲,然後房間裡肅靜了起來。

高跟鞋敲擊地麵,傳來清脆悅耳的反饋,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雙踩著七厘米黑色尖頭高跟鞋的腳,再然後是一雙包裹在黑色絲襪當中的修長**。

從下往上看,身材冇有半點可以挑剔的地方,當然,臉蛋也冇有。

隻不過,她的氣質太冷酷了一點,讓人望而生畏。

她這種冰冷的氣質甚至讓男人害怕,在跟她同房時,會不會因為她的這種冷,而被嚇得突然萎掉。

“向總來為我主持公道了,你他媽的狂啊,再狂啊!不是要當著向總的麵掰斷我的手指嗎?現在怎麼不說話了,不裝逼了?”鄭光明大吼大叫了起來,似乎帶著些許表演的興致。

齊等閒轉頭看著向冬晴,不由自主就拿她的身材和昨晚的李雲婉做了一個比較。

“老子說話你聽不見?裝聾作啞?”

“你以為,裝聾作啞,就可以矇混過關?”

“你兩次掰斷老子的手指,你覺得這件事能夠靠裝聾作啞混過去?”

“給老子跪下!”

鄭光明越說越來氣,直接抬起手來,一巴掌對著齊等閒的腦袋就扇了過去。

齊等閒卻是頭也不回地抓住了他扇來的右手,大拇指扣在他的手背上,另外四根手指抓著手腕,也不見他怎麼用力,手腕輕輕一翻而已。

“哢嚓!”

一聲比高跟鞋敲擊地麵還要脆的脆響聲自鄭光明的骨頭裡反饋而來,然後,是鄭光明痛苦無比的哀嚎。

就連向冬晴看到這一幕,都不由皺了皺眉頭。

齊等閒的性格雖然冇她那麼冷酷,但對付起人的手段來,卻是猶有過之的。

“姓齊的真的瘋了,居然敢在向總的麵前對鄭部長動粗!”

“剛剛隻是掰斷了鄭部長的手指,現在,竟然整個手腕都掰斷了……”

“我已經無法想象向總會用這樣的手段來懲治他了!”

大家看到這一幕,都不由心驚肉跳,一個個連氣都不敢喘了。

鄭光明痛得在床上打滾,哀嚎著道:“向總……冬晴,你要為我做主啊!我們向氏集團,何時輪到一個外人這麼囂張了?”

向冬晴走到了齊等閒的麵前來,神色平靜地問道:“解氣了?”

聽到這句話之後,大家都不由一愣,包括在床上打滾的鄭光明,都幾乎短暫忘記了疼痛。

“差不多了。”齊等閒點了點頭,淡淡地迴應道。

向冬晴說道:“解氣了就好。”

齊等閒撇了撇嘴,這個女人是故意踩著點過來的吧?等他這股邪火撒得差不多了纔出現,明顯的深諳人心。

“冬晴……你你……你這是什麼意思?”鄭光明驚訝地問道。

“你藉助職權調戲人家的老婆,想玩潛規則,被人打了,難道不應該嗎?”

“我怎麼為你主持公道?”

“莫非,以後我要鼓勵公司的高管都用手裡的職權去潛規則下屬的妻女?”

向冬晴轉過頭來,雙眼當中,滿是寒光,森然道:“鄭光明,我忍你很久了,是你自己將把柄送到我手上的,這就不怪我動刀了!”

鄭光明嚇得渾身哆嗦,這纔想起,眼前這位表妹,是能抱著父母的骨灰盒到董事會上去爭權的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