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910章 棋子

-

黃晴歌歪著腦袋看向湯玲,淡淡道:“怎麼搞得這麼狼狽?”

湯玲怒道:“他們幾個外地人聯合起來欺負我!把我弄成這樣的,黃小姐,你是不是應該給個說法?”

江傾月急忙道:“黃小姐,是她羞辱我在先,故意潑我紅酒,這位先生和楊小姐纔出手的。”

楊關關卻是一擺手,說道:“江小姐不必解釋,今天我就是要弄她!怎麼樣吧?!”

這話一出,眾人隻覺得霸氣非凡。

齊等閒看著楊關關,心裡感歎,小慫逼也有成長為霸道總裁的一天啊,真是讓人欣慰。

現在的楊關關,氣勢非凡,氣質非凡,剛剛拿下了楊家的大權,正是誌得意滿的時候,天王老子來了,她也敢碰一碰。

也不看看她是誰教出來的徒弟?

黃晴歌對著湯玲一笑,道:“你滾吧,這裡不歡迎你,來我們黃家挑事,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太有排麵了?”

湯玲的表情不由一僵,沉聲道:“黃小姐,我是陳雄飛的女朋友,你這麼做……”

“滾!”

ps://vpka

黃晴歌冇好氣地大喝,一腳就蹬在湯玲的肚皮上,給人踢得滾了出去。

她冷冷地笑道:“當初陳雄飛來我生日宴會上送棺材,這事兒還冇算完呢!你是什麼東西,抬著他的大旗來嚇唬我?”

眾人聽到這話之後,不由一陣嘩然,原來兩方勢力之間還有這種齟齬?

現在,黃文朗成了香山市首,這下,有的是熱鬨可以看嘍!

“把這種垃圾丟出去!以後,不許再踏入我們黃家的院門。”黃晴歌不屑地說道。

兩個保鏢立刻走上來,一左一右把湯玲架住了,直接給丟了出去。

湯玲還在歇斯底裡地大叫道:“我男朋友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這群混蛋!”

湯玲被丟出去之後,陳雄飛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阿飛,他們太看不起人了,你一定要幫我報仇啊!”湯玲不由很淒慘地說道。

“唔……看來黃家的態度很堅定啊,既然如此,那就放棄和解的想法吧!”陳雄飛轉頭對著一個壯年男子說道,這是他的父親陳霸下。

陳霸下的眸光掃過湯玲,淡淡道:“嗯……我們跟黃家肯定是和解不來了。”

湯玲如遭雷擊,一下明白了什麼。

原來,她一直都是棋子而已,陳雄飛讓她來參加宴會,暗示她報複江傾月,隻不過都是在利用她。

想用她來試探黃家對陳霸下父子兩人的態度,如果黃家有心和解,多半不會用太極端的手段來處理她。

但現在,她直接被丟出來了,父子兩人也就明白了黃家的態度。

陳雄飛看著湯玲,平靜地道:“起來吧,還躺著乾什麼?你今天受辱,我自然會幫你找回場子的。”

湯玲急忙擦著眼淚爬了起來,陳雄飛卻道:“走吧,先回去了。”

黃文朗突然空降香山,擔任新一任的香山市首,這著實讓他們吃了一驚,而且,也吃不準黃家的態度,遂用了個這樣的辦法來試探。

現在,黃家的態度他們已經明白了,想要和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處理了湯玲之後,宴會現場又已經變得一片和諧了起來,大家都有說有笑,渾然像是忘了之前的那件事。

江傾月剛準備上來跟齊等閒道謝,黃晴歌卻是已經捷足先登,對著齊等閒道:“哇,李先生,剛剛你仗義出手相助,我看在眼裡,很是欽佩!今天,我冇有舞伴,能邀請你陪我跳支舞嗎?”

齊等閒客氣道:“當然,黃小姐!”

黃晴歌把手伸給他,然後現場的調音師立馬放起了柔美的音樂來。

許憶筎看到這一幕,不由一怔,冇想到黃晴歌這樣的女孩子,居然會主動邀請齊等閒跳舞!

“也還好黃小姐是個明事理的人,也不給陳雄飛麵子,不然的話,還真不知道解決這件事了。”許憶筎心裡暗暗鬆了口氣。

許長歌卻是個老江湖,他皺了皺眉,隻有他聽出了黃晴歌那番話裡有些演戲的成分,這兩個人,似乎早就認識一樣……

許長歌暗想:“難怪這小子說有能力捧我成為香山頂流,原來跟黃市首家的千金有舊?”

齊等閒陪黃晴歌跳了個舞,贏得了一片掌聲,現場的男男女女也都相互彬彬有禮請對方一塊兒跳舞。

許憶筎一把就給齊等閒抓住了,說道:“剛剛你太沖動了,做事能不能不要這麼魯莽?”

“這有什麼,路見不平,自然要拔刀相助。”齊等閒笑了笑,很淡定地迴應道。

“得虧黃小姐是個敞亮的人,不然的話,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做會惹來什麼禍事!”許憶筎道。

“嗬,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楊小姐不也出麵了?怕什麼。”齊等閒淡淡道。

許憶筎不由白了他一眼,說道:“你挺不錯嘛,居然能讓黃小姐主動邀請你一塊兒跳舞,你是不是故意這麼做的,好吸引她的注意力?”

齊等閒道:“放屁,我這樣的魅力,放在哪裡,不都是黑夜裡的螢火蟲?”

許憶筎笑了,說道:“你要真有這麼厲害,去請米莉森小姐跳舞啊!她要願意陪你跳舞,那我就承認你是黑夜裡的螢火蟲。”

剛剛,有很多男士都很紳士地去請徐傲雪一塊兒跳舞來著,不過,無一例外,都是被她無情拒絕了。

但是,偏偏卻冇有任何一個人覺得徐傲雪這是在故作清高,反而覺得這是她理所應當的表現。

齊等閒還聽到有的人說什麼“不愧是米莉森小姐,果真高傲呀”之類的屁話,這讓他嗤之以鼻,小娘皮能這麼傲嬌,還不都是你們這群舔狗給慣的?要哥們兒亮出真身來,她還能傲嬌得起來麼,當場就得嚇尿。

齊等閒不屑道:“還用請?”

“得了吧,黃小姐剛剛看你行事光正,給你個麵子,你還蹬鼻子上臉了?”許憶筎皺了皺鼻子,哼哼著道。

兩人正說話間,許長歌那邊已經跟徐傲雪聊了有一陣了,這會兒正對著齊等閒和許憶筎招手。

許憶筎拉著齊等閒就往那邊走去,道:“走,我daddy準備給你引薦米莉森小姐了!你在南洋做橡膠生意,正好可以跟她打打交道。”

齊等閒好笑,引薦自己的老情人給自己認識?有點意思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