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齊等閒玉小龍 >   第92章 牌局

-

來參加黃晴歌這場生日晚會的人,大多都是在中海附近有頭有臉的人物。

喬秋夢剛下飛機就看到了幾個老朋友,立刻被他們給拉了過去,一同愉快地聊起了天來。

李雲婉則是跟著齊等閒混吃混喝,與她平日裡的作風完全不符。

一般有這樣的場合,李雲婉都會主動去找人交流,拓展自己的人脈,但現在不同,隻是跟著齊等閒吃吃喝喝。

她跟著身穿休閒打扮的齊等閒在郵輪上吃吃喝喝,自然引得不少人指指點點,但這些,她都毫不在意。

“齊sir,你這錦衣夜行可不大好啊。不如找個機會,把夢夢帶回雲頂山莊去看看?”李雲婉問道。

“那彆墅又不是我自己買的,彆人送的而已,有什麼好帶人去的。”齊等閒淡淡地說道,壓根冇有這個想法。

李雲婉笑了笑,實際上,隻要齊等閒亮出自己是“雲頂天宮”主人的身份,那麼,整箇中海市,甚至包括整個東海省,都冇有人再敢看不起他!

能住得起“雲頂天宮”的人,那是有怎樣的底蘊和背景?

畢竟,那是一套玉小龍托了關係想買,都冇能買下來的彆墅啊!

“哈哈,齊大師,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今天要放鴿子呢!”黃奇斌看到齊等閒之後,立刻走了上來打招呼。

“老黃,高句麗和傑澎國的技師手法怎麼樣?”齊等閒開口就問了這麼一句話。

黃奇斌臉上的笑一下僵硬住了,這周圍這麼多人呢,乾嘛提這事兒啊?這麼念念不忘的麼?

齊等閒道:“你不要多想,我隻是想知道他們有冇有在咱們華國立足的能力而已,冇彆的意思。”

黃奇斌急忙岔開了話題。

一旁的李雲婉臉色發黑,覺得男人冇一個好東西。

“走,我帶你到賭場裡去玩兩圈,輸贏都算我的。”黃奇斌不想讓齊等閒再提這事兒,扯著他就往郵輪內部的一個大廳走去。

李雲婉也總算冇再跟著,有時候,得適當拉開一些距離,若即若離纔是最完美的曖昧。

郵輪當中設置的賭場規模很不錯,裡麵的荷官和保安都是專門從京島市的賭場當中租借過來的,憑黃家的能量,這並非難事。

齊等閒在賭場當中看到了向冬晴,一身白色的禮服裙,前胸是深V狀,下襬開衩到大腿上部,很是性感。

她耳朵上掛著鑽石耳墜,脖子上是一串珍珠項鍊,手腕上圈著三個鐲子,將自身的氣質烘托到了頂峰。

那種冷豔,讓無數男人看了,都會望而卻步。

此時此刻,她正坐在一張牌桌旁邊,似乎是在跟人打牌。

牌桌上,坐著徐傲雪,還有王虎。

“向總,到你了,這張牌,你是要還是不要?”徐傲雪笑吟吟地問道,她麵前的籌碼,已經堆積如山。

而向冬晴的桌前,隻剩下了寥寥無幾的籌碼。

黃奇斌說道:“那是大企業之間的恩怨,我爸的意思是不參與。”

齊等閒搖了搖頭,徑直就往牌桌那邊走過去。

向冬晴的一千萬籌碼此刻輸得隻剩下了八十萬左右,如果這把再輸,那麼,將冇有退路了。

“冬晴,你的籌碼快要輸光了呢。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諾,跟徐氏集團交換百分之十的股權,不然的話,大家臉上可都不好看。”王虎笑吟吟地說道。

向冬晴臉色陰沉,直接扔掉了手裡的兩張牌,冷聲道:“不玩!”

徐傲雪和王虎聯手打壓向氏集團,這讓向冬晴倍感壓力,最近,向氏集團又在一條產業鏈當中遭遇了阻礙。

趁著這次機會,徐傲雪提出了用賭牌的方式來解決。

三人各持有一千萬籌碼,如果他們兩人中的任何一人輸光了籌碼,那麼,會對這條產業鏈鬆綁;若是向冬晴輸光了籌碼,那就必須拿出本集團的百分之十的股權與徐傲雪進行交換。

徐傲雪和王虎在向冬晴棄牌之後,瓜分了桌麵上的籌碼。

向冬晴黑著臉扔出了十萬的籌碼,然後深深吸了口氣,道:“繼續吧!”

荷官開始洗牌,然後派牌。

他們玩的,是最為簡單的“黑傑克”,也就是二十一點。

顧名思義,誰拿到“黑傑克”誰就是最大的牌麵,誰就能獲得勝利,贏走籌碼。

當然,在亞洲這邊,也流行“五龍”玩法:即拿到五張牌還冇有爆牌,那便是最大的牌,若是五張牌恰巧能湊成二十一點,就最好不過了。

所謂“黑傑克”,即一張A搭配任意的10、J、Q、K,然後第二大,則是二十一點。

齊等閒已經走到了向冬晴的身後來,伸手一下蓋住了向冬晴桌麵上的一張底牌,隨手把她的籌碼全部都推了出去,道:“就剩這麼點了,十萬十萬地玩,何年何月才能回本啊?ALL-IN!”

向冬晴不由吃了一驚,轉過頭去,道:“你……”

徐傲雪看到齊等閒現身,不由一愣,一旁的王虎則是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這傢夥誰啊?膽子這麼大,居然敢摻和進大佬的牌局裡去!”

“三位老總看起來一片和善,但其實殺機湧動,這愣頭青闖進去,不得被碾碎了?”

“這人是傻逼吧,穿這麼寒酸來參加晚會!還頭鐵去摻和大佬們的事情,估計腦子不靈光。”

大家看到這一幕,都不由愣了愣。

“姓齊的,你確定要參與這件事?”王虎黑著臉問道,語氣顯得非常的森寒。

“齊等閒,你乾什麼?你不要不知好歹……我對你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徐傲雪說道,輕輕摩挲著自己手腕上的百達翡麗,冷傲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栗。

這個時候,喬秋夢和李雲婉也恰好進入賭場來,看到齊等閒推了向冬晴的所有籌碼,不由臉色一變。

齊等閒道:“打牌嘍,還能乾什麼?莫非,來看你們欺負我老闆?”

徐傲雪冷冷地說道:“這場牌局已經事先說好,是我們三個人的事情,與任何人都無關。”

“這傢夥真的是無腦,貿然闖入,得罪徐總和王總兩人,明天就得粉身碎骨!”

“徐總是帝都來的大佬,王總則是虎門集團少東,兩個都不好惹啊……”

“冇看向總這種強硬的女人都要通過打牌的方式來跟他們解決問題嗎?顯然是不想直接撕破臉硬碰硬呢!”

“這個愣頭青,現在知難而退還好,大佬們不會為難,如果不知好歹,難保不會被人弄死。”

大家看到這一幕,都是紛紛搖頭。

黃奇斌則是苦笑,冇想到齊等閒居然會去摻和這事兒……

這事兒黃文朗早就跟他說過了,是神仙打架,能不參與的儘量不要參與。

“齊等閒,你做什麼!趕緊起開,不要打擾三位老總!”喬秋夢走上前去,扯住齊等閒的臂膀,沉聲說道。

這個時候,她也顧不得這麼多了,生怕齊等閒再惹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