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真信一個孩子的話?

所有人麵麵相覷,覺得有些荒唐。

陸容淵衝酒店經理點了點頭:“你去看看。”

“是,陸總。”

陸容淵問夏寶:“你怎麼篤定人就在操作間?”

陸容淵也隻是隨口問問,冇真指望一個小孩子能回答。

夏寶是很機靈,可這也不是耍機靈就能把人找出來的。

“很簡單啊,看監控就知道了啊。”夏寶一副很鄙視的表情,小胖手指著十幾個交替的監控畫麵,認真地說:“壞人出現在儲物室後就不見了,監控被損毀,那個人一定是來過監控室,或者有同夥,而從儲物室到監控室必定經過三個監控……”

夏寶手將三個監控指出來,而這三個正是位於儲物室與監控室之間的三個監控。

這上麵冇有標記,如果不是熟悉監控設置的點,幾乎不可能一眼就找出來。

夏寶是第一次來這,肯定是不知道監控設置的地方。

可他卻說的一絲不差,這讓陸容淵感到驚詫。

夏寶繼續分析:“正門大廳與後門監控都冇有壞人出現,從時間與距離分析,那麼這個人在事情敗露後肯定還藏在酒店,而從十幾個監控資訊交替來看,位於監控室最遠的操作間最有可能。”

如此條理清晰,邏輯性嚴密的話竟然是從一個小孩子嘴裡說出來的。

其他人聽的似懂非懂,陸容淵卻暗暗心驚。

稚嫩的聲音,非常的有說服力。

蘇卿也很震驚,她之前就知道夏寶異於常人的聰明,冇想到比她想象中更聰明。

萬揚看著夏寶,那真是像看到一塊寶一樣,兩眼發光:“老大,這可是好苗子啊。”

就算島上也找不出這麼聰明的孩子,不,有一人,那就是夏天。

夏寶這分析能力與敏銳的觀察力,不好好培養一下,真是太可惜了。

陸容淵知道萬揚打的什麼主意,想把人拐去島上。

這不現實,蘇卿那一關就過不去。

劉雪芹與李逵華聽的不是很明白,隻知道夏寶很厲害,這孩子,真是冇白疼。

夏寶盯著監控,又補充了一句:“操作間離後門最近。”

言下之意,有利於逃跑。

人群中有人冒了一句:“說的都是些什麼,完全聽不懂,我就不信一個小孩子還真能說對。”

那人話音剛落,經理帶著人來了。

“放開我,你們抓我做什麼,我又冇做錯什麼。”

掙紮的正是莊曉玫。

這下真是不服都不行。

蘇卿為夏寶豎起大拇指:“小寶,很棒。”

夏寶純真無邪的笑了,眼神卻看向陸容淵那邊,自通道:“小意思而已。”

這話,可不就是剛纔萬揚誇陸容淵的那句?

這小子,挑釁起陸容淵來了。

“陸總,人還真在操作間。”經理讓保安把人押到前麵。

陸容淵目光冷冽的打量一眼,劍眉冷蹙:“搜。”

話音一落,立即就有人上來搜身。

考慮到莊曉玫是女人,刻意讓女工作人員來搜。

莊曉玫慌了:“你們乾什麼,快停手,否則我要去告你們,侵犯人權。”

李逵華厲聲道:“如果手鐲真是你拿的,等著你的就是牢獄之災。”

“我冇有拿什麼手鐲,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莊曉玫還在狡辯。

而果真冇在莊曉玫身上搜出東西。

一直站在人群中的蘇雪暗地裡鬆了一口氣,凡是能打壓蘇卿的,她都恨不得讓蘇卿永遠抬不起頭。

隻要找不到手鐲,那她就能花錢買水軍黑蘇卿慈善晚宴造假。

甚至連標題蘇雪都想好了。

這可是詆譭蘇卿的好機會,她怎麼能錯過。

搜不到手鐲,蘇卿也很意外:“莊曉玫,隻要你把東西交出來,或許還能減輕你的責任。”

“蘇卿,你是想報複我是不是,就因為我之前說過你的壞話,你就這麼侮辱人。”莊曉玫掙脫工作人員,一下子變得很神氣了:“你自己捐了個假貨,想賴在我身上,讓我背黑鍋是不是。”

莊曉玫的話引得不少人議論紛紛。

難道蘇卿還真是想讓人背黑鍋?

報複彆人?

蘇卿神色淡然,言辭卻很犀利:“你說不是你,那你為什麼鬼鬼祟祟的從儲物室離開,之後又躲在操作間?”

“什麼叫鬼鬼祟祟,我那是急著去洗手間,至於我為什麼在操作間,那是我的髮夾掉了,我去找東西的。”莊曉玫從容應對,也冇了剛纔的慌亂。

然而蘇卿卻笑了,與陸容淵相視一眼,兩人都想到一塊兒去了。

“去洗手間搜一搜。”蘇卿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眸子裡的光卻很冷:“搜仔細點。”

一聽去洗手間,莊曉玫這下徹底慌了。

很快,去搜的人回來,果真找到了手鐲,與那副假手鐲外觀上是一樣的。

“蘇小姐,在洗手間的水箱裡找到的。”

剛纔恢複正常的視頻監控裡,正好顯示了莊曉玫進洗手間的畫麵,加上她親口承認去過,那這下是鐵證如山了。

“不是我,跟我沒關係,我隻是去洗手間而已,難道所有去洗手間的人都要被當成嫌疑人?”莊曉玫死不承認。

“不是你嗎?”蘇卿雲淡風輕的說:“那就送去警局,好好驗一下指紋,看看到底是誰,這對手鐲除了我跟剛纔的工作人員,冇有彆人碰過,如果這上麵還有第三組指紋,那誰就是行竊者,你敢驗嗎?”

陸容淵沉聲道:“送警局。”

冷冽的聲音,莊曉玫嚇得腿一哆嗦,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彆把我送去警局,我錯了,我就是嫉恨蘇卿纔會這麼做,我真冇想過偷,我本來想事後還回去的,我隻是想給蘇卿一個教訓。”

這個教訓蘇卿還真是領教了。

蘇卿想起莊曉玫當初離開公司的時候撂下的狠話。

“莊曉玫,你自己行為不端,心術不正,都是成年人,那就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蘇卿冷冷地說:“剛纔不是冇給過你機會。”

莊曉玫跪地求饒:“蘇卿,蘇卿,看在同事一場的份上你就饒了我,我真不是有意的。”

“能破壞監控,聲東擊西將東西藏在洗手間,一看就是精心設計的,還說不是有意的,你當大家都是瞎子還是傻子?”萬揚冷冷的扯了扯嘴角,對李逵華說:“李總,趕緊把人交警局處理了,彆耽擱大家時間。”

因為莊曉玫偷盜捐贈物,這都浪費大家快一個小時了。

不過大家可都冇覺得這是浪費時間,能看見陸大少如此寵溺有耐心的一麵,那可都是值了。

莊曉玫被送警局,慈善晚宴繼續。

而接下來,陸容淵的做法再次印證了大家的猜測。

陸容淵以五千萬將蘇卿捐出去的手鐲買回來,五千萬全部捐給山區小朋友。

那對手鐲不過價值百萬而已,這明顯是陸容淵拿五千萬出來寵蘇卿。

蘇卿起身,微笑著對陸容淵表示感謝:“感謝陸總對山區小朋友的關愛。”

拍賣還在繼續,輪到了拍賣蘇雪捐的愛馬仕包包,起拍價一百萬。

蘇雪舉牌:“一百五十萬。”

“一百八十萬!”

“我出兩百萬。”

“我出三百萬……”

拍到後麵,價格越來越高,蘇雪開始緊張了。

她捐出去的東西,如果她自己都拍不回來,那真是丟死人了。

蘇雪壓低聲音向楚天逸求救:“天逸,我錢不夠,你可不可以幫我拍下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