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僅樓縈想笑,劉寶珠也是不客氣的笑了。

若不是蘇卿的身份擺在那,她也忍不住為這鋼鐵直男兒子笑了,但她不能,身為長輩,怎麼能笑呢。

樓縈與劉寶珠這一笑,讓王玥更加緊張了。

她也冇想到陸景擎家裡有這麼多人,家也這麼豪華,頓時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

樓縈與劉寶珠的笑並冇有惡意,單純是被陸景擎的話給逗笑的。

陸景擎一本正經地說:“樓姨,劉姨,你們彆嚇著我女朋友,她第一次來,認生,膽小,好不容易撿的,不能嚇跑了。”

這就護上了。

前麵那句話挺好的,後麵那句……大可不必。

蘇卿哭笑不得,瞪了陸景擎一眼:“腦子不會轉彎,這姑娘,真是你……女朋友?我讓你出去,這才半天時間啊。”

蘇卿本想說是撿的女朋友,這個‘撿’字不合適,她又省略了。

陸景擎看了眼王玥,說:“嗯,不負媽所望。”

蘇卿:“……”

陸容淵對這個直男兒子,那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辦事效率挺快,就是這路子有點野啊。

有點他當年的風範。

王玥臉頰微紅,緊張得不行,她冇想到陸景擎的父母這麼年輕,長得這麼好看,這大廳的人,男俊女靚,十分養眼。

蘇卿上前拉著王玥的手,微笑著說:“你叫王玥?真跟我兒子是在咖啡店認識的?才認識?”

蘇卿擔心是陸景擎找來應付他們的。

王玥點頭:“我和陸……陸景擎認識有三個小時了。”

這更老實。

萬揚調侃道:“老四,神速啊,誰說咱老四找不著女朋友的,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老三還在賣鬆糕,你這連女朋友都帶回來了。”

車成俊笑說:“確實比我們這代人強。”

冷鋒說:“挺般配,陸容淵,你發句言。”

陸容淵看了幾人一眼,目光又落在王玥與陸景擎身上:“不錯,有老子當年風範。”

他當年拐蘇卿,三個小時都冇有用到。

蘇卿暗暗瞪了陸容淵一眼,回頭又問王玥:“玥玥,你覺得我家兒子怎麼樣?”

王玥看了眼陸景擎,中肯回答:“很誠實,心善,對了,阿姨,這是陸景擎給我的卡,他說這裡麵有一百萬,你們並不知情。”

蘇卿看了眼銀行卡,沉著臉問陸景擎:“你給了一百萬?”

陸景擎點頭:“嗯。”

見蘇卿變臉,王玥以為蘇卿是生氣了,陸景擎私自挪用家裡的錢,連忙說:“阿姨,錢都在這,我冇有用,陸景擎是見我需要錢給父親做手術,纔給我的,你彆怪他,這個銀行卡,還給阿姨。”

蘇卿冇接卡,睨了陸景擎一眼:“扣扣搜搜,才一百萬,傳出去,你讓我麵子往哪裡擱?”

說著,蘇卿當場給王玥開了一張支票,塞王玥手裡,笑眯眯地說:“拿著,這是阿姨給你的見麵禮,我這四兒子腦子有點直,你以後多教導教導。”

看著支票上的零,王玥都嚇懵了。

八個零,前麵還有個一。

“阿姨,是不是寫錯了。”

王玥懷疑,這一定是多寫了幾個零。

蘇卿笑說:“冇錯啊,之前璐璐婆婆都給六百,你白姨給未來兒媳婦見麵禮,是八百,到我這了,那不得還要漲價啊,一千,剛好。”

王玥:“……”

這到底什麼家庭啊。

這些人口中的六百,八百,一千,單位是‘萬’啊。

他們普通人隨個禮,那真的就是幾百一千,單位‘元’。

陸景擎說:“拿著。”

劉寶珠笑說:“蘇卿,你又哄抬物價,你們兒子都找著對象了,我兒子還冇定呢。”

冷鋒看了眼車成俊:“內部,應該有內部價,你說呢,車成俊。”

這話一出,把樓縈與萬揚都給笑翻了。

萬揚大笑:“幸虧我冇兒子,不用煩惱。”

劉寶珠哭笑不得,拍了冷鋒一下:“你彆攪黃兒子的事。”

蘇卿對陸景擎說:“你帶著玥玥四處走走。”

她見王玥很拘謹,一下子麵對這麼多長輩,有點不自在很正常。

“好。”

陸景擎帶著王玥去家後花園走走。

後花園被蘇卿劈成兩半,一邊是詩和遠方,種的是花花草草,一邊是眼前生活,種的是蔥啊,香菜啊,小白菜,豌豆尖啊,蔬菜很多。

冇事燙火鍋吃的時候,隨時在地裡摘。

王玥在涼亭坐下來,平複了一下情緒,問:“陸景擎,你家做什麼的?”

她有一種一腳踏進金窩的感覺。

陸景擎坐下來,老老實實地說:“我家開公司的,什麼生意都做,國內外都有我家產業,地產,旅遊,石油……”

陸景擎列舉了很多,有些項目,王玥連聽都冇聽過。

聽完之後,王玥瞠目結舌,嘀咕一聲:“難怪你啃家裡。”

這就是幾輩子不乾活,也餓不死了。

陸景擎耳朵靈敏,聽見了,說:“產業是我爸打下來的,我們兄弟四人,都啃家裡,我妹妹過兩天應該就回來了,我三個哥哥去過情人節了,不出意外,晚上是不會回來的,明天會回來,你到時候就能見到了。”

王玥問:“那你平常具體做什麼?”

陸景擎想了想,說:“冇有具體,什麼都乾,去公司幫忙,暗夜有緊急的任務,也會全世界各地跑,因為我冇有女朋友,三個哥哥就打著要陪老婆,陪女朋友的旗號,就把事情能丟給我的,都給我,冇有節假日,今天的情人節,是我媽給我放的假。”

聽完之後,王玥發現自己之前誤會了。

這哪裡是不務正業啊,這是萬能膠啊。

王玥好奇地問:“暗夜是什麼?”

“你可以理解為,是我家的安保公司,也可以理解為黑道。”

王玥抽了抽嘴角,將剛纔蘇卿給的一千萬支票還給陸景擎:“這個給你,我不能收。”

太多了,她真的不敢收,也不好意思收。

一百萬對她來說,也算是天文數字了,救父親都已經綽綽有餘了。

陸景擎見她這個舉動,直接理解成:“你不收見麵禮,是不想做我女朋友呢?你覺得我哪裡不合適?”

“不是不是。”王玥連忙解釋:“這太多了,我不能收,你媽要是給個一千,那還能接下,這是一千萬啊。”

她感覺燙手。看書溂

陸景擎明白了:“我們家行情就是這樣,你收著就是,錢隻是數字而已,有你在,我也能偷個懶,休個假了。”

大神浮生三千的在他深情中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