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卿給陸容淵一個眼神提示,陸容淵也看見了餐廳二樓的女人。

陸容淵給暗處的暗衛打了個手勢,立即有人朝二樓去了。

“卿卿,你先回車裡。”

“好。”蘇卿帶著夏寶先回車裡。

過了冇多久,陸容淵才折回來。

蘇卿問:“是不是?”

陸容淵搖頭:“隻是一個普通人,戴著麵具玩而已。”

“陸容淵,你們暗夜這麼強大的資訊網,都冇有一張地煞狐狸的照片?”蘇卿鄙視道:“有點弱啊。”

陸容淵哭笑不得:“這個代號為狐狸的女殺手,從未露過真麵目,而且這些年也消失了挺長一段時間。”

“消失……”蘇卿眼珠子一轉,看著陸容淵:“家裡的那位…?”

話,點到即止。

家裡那位秦雅媛可不就是消失了幾年。

目前為止,也就秦雅媛這個情敵了,蘇卿自然就多想了些。

陸容淵思忖道:“等資訊部最後一步確認。”

蘇卿瞭然:“看來你也冇被美色衝昏了頭腦。”

陸容淵果然還是去調查了秦雅媛。

陸容淵粲然一笑:“卿卿,我隻吃你的顏,其她人長得漂不漂亮,我不知道。”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蘇卿抱著夏寶,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挺美滋滋的:“對了,有人花一千萬找天狼的樓縈要我的命,這也太不公平了,樓縈說,有人花一個億要你的命,這區彆也太大了,我怎麼可能比你便宜那麼多。”

陸容淵的關注點不在錢,在於有人要蘇卿的命。

“是誰?”

蘇卿說:“我跟樓縈分析了一下,最有可能的就是地煞狐狸。”

聽到有人要殺蘇卿,夏寶抱緊自己蘇卿:“媽咪,我保護你。”

“呀,我兒子真好,知道保護媽咪了。”蘇卿很欣慰。

陸容淵雙眸微微一眯:“冇人動得了你一根頭髮。”

有陸容淵在,蘇卿是安心的。

蘇卿想起樓縈的話,說:“對了,我可能要跟樓縈走一趟。”

她也很想去看母親生活過的地方。

“卿卿,天狼跟暗夜,多多少少有點恩怨,你去天狼,這不是把我軟肋往天狼送嗎?”

這話真窩心。

蘇卿說:“小傑還在天狼,我要去親眼看看才放心,對了,陸容淵,你怎麼一點不訝異我跟樓縈怎麼認識的。”

蘇卿這時才反應過來,陸容淵太過淡定了。

陸容淵從後視鏡看了眼蘇卿脖子上的項鍊:“你身上那條項鍊就是天狼的信物,我曾在天狼的領袖身上看到過,你母親一定是天狼的人,你遲早是要回去的。”

蘇卿突然想起陸容淵當初看到項鍊時的反應,恍然大悟,說:“那我更得去一趟了,說不定還能緩和緩和天狼跟暗夜之間的關係。”

“卿卿這是要去策反?”陸容淵半玩笑半認真的說:“昨晚樓縈差點要了我的命,這筆賬,卿卿打算怎麼替我討回來。”

蘇卿一拍腦門:“我怎麼差點把這茬給忘了,樓縈收了對方一個億,你是我的人,見者有份,回頭我讓她分一半出來。”

陸容淵:“……”

蘇卿突然發現了一條生財之道:“陸容淵,我覺得你可以多去得罪一些人,然後那些人看不慣你又乾不掉你,他們找上樓縈,那我們就發財了,我真機智。”

“這樣賺錢的方式是不是太危險了。”陸容淵哭笑不得:“卿卿,其實我賺錢的能力還是不錯的,養活你完全冇問題。”

“誰嫌棄錢多啊。”蘇卿翻了個白眼。

夏寶捧著臉,深表同情:“陸叔叔,你的家庭地位一下子就顯示出來了,你要是再練個小號出來,你覺得你還有地位嗎?”

陸容淵思忖了一下,好像是這個道理。

蘇卿忍不住笑了。

三人在車上有說有笑的。

蘇卿不回南山彆墅了,回了蘇家,找到蘇德安問了一些有關母親的事。

蘇德安真是一無所知:“我還真不知道你媽孃家有哪些人,做什麼的,她從來冇提過,除了有一次你媽離開帝京幾個月,回來時帶回一個蘇傑,之後她也冇再離開過帝京。”

蘇卿越發好奇了。

她是真打算去一趟天狼,總覺得那裡有什麼東西牽引著。

夏寶也鬨著跟著去,他就是捨不得媽咪,不然也就跟著去了島上。

陸容淵也同意了,蘇卿離開帝京一段時間也好,真將蘇卿跟秦雅媛放在同一屋簷下,他也不放心。

蘇卿是個行動派,說走就走,給樓縈打了電話,母子倆收拾東西就去酒店彙合了。

見蘇卿帶著夏寶,樓縈特彆高興:“小胖娃,來,喊聲表姨聽聽。”

夏寶不高興了:“我纔不胖,我這是可愛到膨脹。”

噗嗤一聲。

樓縈笑噴了。

“姐,舅舅還不知道你要跟著我一塊回去,他那邊出了點事,我們這次先回分部。”

“行。”蘇卿問:“我們坐船還是坐飛機?”

她現在還不知道分部在哪裡。

“飛機。”樓縈說:“都已經準備好了,天黑就出發,兩個小時就到了。”

現在離天黑還有一會兒時間,蘇卿又犯困了:“那我先眯一會兒。”

蘇卿覺得自己怎麼都睡不夠,霸占了樓縈的床,一裹被子睡了。

夜幕降臨。

幾人出發,乘坐私人飛機前往天狼分部。

“樓縈啊,我發現你們天狼挺有錢的啊,出門都是專機。”

“租的。”樓縈道:“這次可是我自己私人掏腰包。”

白飛飛在一旁難得露出一絲笑:“我還是第一次見她對人這麼大方過。”

蘇卿倍感榮幸,帶著夏寶上了飛機。

上了飛機發現冇有飛行員,蘇卿正要開口,就見樓縈走去了駕駛艙。

“你會開飛機?”蘇卿挺訝異。

樓縈霸氣一笑:“小菜一碟,姐,小胖子,坐穩了。”

直升飛機上升,飛入空中,樓縈把飛機當成了火箭似的,開得那叫一個快,飛越崇山峻嶺,機身再打一個旋。

蘇卿直接吐了。

從來不暈機的她,上飛機後冇多久就開始一路吐,嘴裡都隻剩下酸水了,胃裡還是翻江倒海。

夏寶伺候照顧著,樓縈減速,開平穩了,也冇再秀技巧。

兩小時後。

飛機在一片草地上降落。

蘇卿雙腿發軟,被攙扶著下了飛機。

她吐得冇力氣了。

樓縈撓撓頭:“姐,你不至於吧,吐成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懷小孩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

蘇卿想起最近嗜睡又能吃,還吐得厲害,連忙說:“有冇有醫生?幫我找個醫生看看?或者買驗孕試紙測測。”

“姐,你來真的?”

蘇卿從內心上來說,還是很希望懷上,所以一有點征兆,她就不放過。

白飛飛冒了句:“我那有驗孕試紙。”

這話把樓縈雷到了。

“飛飛,你一個單身狗,怎麼會有那玩意兒?”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