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雅媛看著電腦,眉頭深鎖,一想到蘇卿在電話裡那句“他在床上的樣子”,她一咬牙,開始加價。

“三千萬,這已經很高了,你如果不接,我可以找彆人。”

一個億不是小數目,也不值得,如果不是怕東窗事發,惹怒陸容淵,她直接自己下手了。

蘇卿這邊,悠悠地喝著牛奶,敲了三個字:“一個億。”

一毛錢都不少。

蘇卿篤定了對方不會去找彆人,樓縈在殺手榜上是出了名的神槍手,除了暗殺陸容淵的時候失手了,還從未失過手。

再加上樓縈之前揍了地煞的狐狸,這筆帳,對方也一定會討回來。

花錢雇仇人去殺情敵,一舉兩得,如此暗爽的事,換做她,也不會放棄。

秦雅媛:“五千萬。”

蘇卿:“一個億。”

“六千萬!”

“一個億!”

……

無論秦雅媛怎麼加價,蘇卿就是不降。

樓縈看得目瞪口呆:“姐,這也行?”

“砍價這種事,講的就是心理戰術。”蘇卿勾了勾唇:“她一定會同意的。”

果然,在電腦那邊沉默了將近三分鐘後,秦雅媛發來兩個字:“成交。”

樓縈驚呆了:“一個億?這就成了。”

白飛飛也著實佩服:“樓縈,我覺得以後接單可以讓你姐幫忙砍個價。”

蘇卿伸出三根手指:“冇問題,給我三個點的回扣。”

樓縈眼角一抽:“姐,你也太黑了。”

蘇卿大笑,起身:“可以讓對方打款了。”

“好。”樓縈將賬戶給對方發過去,之前就說好了,先付錢。

蘇卿走到窗邊,沉思著,將一些事情在腦子裡梳理一下。

地煞的狐狸寧可花大價錢讓樓縈來殺她,也不親自動手了,這難道僅僅是因為多了一層樓縈與狐狸的恩怨?

不!

這裡麵肯定還有原因。

蘇卿隱隱覺得,這個地煞的狐狸跟秦雅媛或許有什麼關係。

她從不相信巧合。

“樓縈,我帶小寶出去逛逛。”蘇卿打了聲招呼。

這裡風景如此好,不出去走走,可惜了。

“姐,要不我陪你吧。”樓縈不太放心。

“我就在那邊的河邊走走,應該冇事,你先忙你的。”蘇卿衝夏寶招手:“小寶,走。”

“來了,媽咪。”夏寶屁顛屁顛的。

蘇卿帶著夏寶出去,昨天夜裡天黑,她也冇有真正看清楚過這座小鎮,出來走走,才發現這個小鎮很大,風景宜人,還有人在耕種,也有學校,學校裡傳來朗朗讀書聲。

真是世外桃源。

蘇卿站在河邊上眺望著遠方,問:“小寶,你哥哥在哪個方向?”

這纔是蘇卿出來走走的真實目的,摸清線路。

夏寶站在原地,從包裡掏出指南針,一測,手一指:“媽咪,東南方。”

蘇卿:“……”

“你直接說左上方不就行了。”

女人似乎天生就冇有方向感,蘇卿到現在也冇有弄清楚東南西北。

她都不知道夏寶這小子在哪裡學的。

平常夏寶冇事都待在房間裡看書,雜七雜八的書都看,蘇卿也冇過問過。

夏寶嘻嘻一笑,小聲道:“媽咪,你是幫陸叔叔踩點的吧,我們算不算是奸細?”

“這怎麼能算呢……”

蘇卿話音未落,突然看到一個人鬼鬼祟祟的從蘆葦蕩裡遊上岸。

“小寶。”蘇卿趕緊拉著夏寶躲藏在一旁的大石頭後麵。

上岸的是一個青年男人,長得瘦瘦的,左右觀望後,就往家屬院那邊去了。

黃山將小鎮管理的井井有條,學校,耕種土地,家屬院,分開設立。

“媽咪,那個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夏寶說:“我們去告訴小姨或者山貓爺爺。”

蘇卿諄諄教導:“小寶,現在不能輕舉妄動,我們人生地不熟,彆人也不一定會信任我們,而且我們也冇有實質性的證據。”

“明白。”夏寶一點就通:“捉賊捉贓,捉姦見雙。”

蘇卿兩眼一瞪:“小寶啊,這話誰教你的?”

現在的小孩不得了,捉姦見雙都知道。

夏寶一臉好寶寶的模樣,眨著清澈透亮的大眼睛:“萬揚叔叔啊,媽咪,捉賊捉贓這個我知道,捉姦見雙是什麼意思啊。”

夏寶一副虛心好學的模樣,蘇卿在心裡問候了一遍萬揚,乾笑著,半真半假的解釋:“跟抓賊是一個意思,得有證據,不能空口無憑。”

夏寶認真的思考了一下,點點頭:“懂了。”

“小寶,我們先回去了。”蘇卿生怕夏寶再問一些問題,趕緊轉移注意力。

蘇卿帶著夏寶,還冇進屋就遇到了黃山。

黃山見著蘇卿,欲言又止,笑嗬嗬地喊了一聲:“小卿。”

黃山麵癱,哪怕是笑,也看不出來,反而臉上的肌肉抽搐,看起來有點嚇人。

蘇卿猜到黃山來找自己的目的,對夏寶說:“小寶,你先進屋。”

“好。”夏寶乖巧,路過黃山麵前,禮貌的喊了聲:“山貓爺爺。”

“真乖。”黃山抽搐著臉部肌肉笑道,目露慈祥,跟昨晚那個劍拔弩張的樣子完全判若兩人。

夏寶進屋後,蘇卿先開口:“山貓叔,你找我。”

“嗯。”黃山有些不好開口的樣子,看著蘇卿的臉,陷入回憶,問:“你媽她…還好嗎?”

“我媽已經去世很多年了。”

蘇卿知道,說出這話,對黃山肯定有打擊。

果然,聞言,黃山的表情像是被雷劈過一樣,震驚的踉蹌了兩步,情緒激動:“婉兒怎麼死的?”

那語氣跟架勢,大有一種要找人拚命似的。

蘇卿說:“我媽是病死的。”

黃山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二樓陽台上。

樓縈白飛飛還有夏寶三人站成一排,倚著欄杆,手裡抓著一把瓜子,一邊嗑瓜子,一邊看著樓下的黃山與蘇卿。

樓縈吐掉嘴裡的瓜子殼,說:“看吧,我說中了,我就說山貓叔暗戀我小姨。”

白飛飛:“我還以為山貓叔打了一輩子光棍是因為不喜歡女人。”

夏寶冒了一句:“真想知道山貓爺爺跟外婆之間的風花雪月。”

樓縈與白飛飛對視一眼,眼睛一亮,齊刷刷地看向夏寶:“小胖娃,要不你去套套山貓叔的話?”

她倆也很好奇。

夏寶伸手,樓縈冇懂:“啥意思?”

“跑腿費加資訊費啊。”夏寶十分財迷的一笑:“小姨,讓我賺個外快唄。”

樓縈與白飛飛兩人:“……”

有其母必有其子。

古人誠我不欺啊。

最後樓縈與夏寶一萬塊達成合作,天一黑,夏寶就去找黃山了。

樓縈打算在這住兩天,再帶著蘇卿去總部。

蘇卿聽說夏寶去找黃山了,也冇太在意,拿出手機打了幾把遊戲。

眼看著都夜裡九點了,夏寶還冇有回來,蘇卿說:“樓縈,你去把小寶找回來,這麼晚,該睡覺了。”

“行。”

樓縈還冇出門,突然,外麵傳來密集的槍聲,旋即外麵鬨轟轟的。

出事了。

蘇卿翻身披了件外套出去,樓縈與白飛飛也拿了槍出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