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藥瓶裡的藥正是解藥。

這是吸取上次教訓,萬揚特意找車成俊拿的,百分之九十的藥,這個解藥都能解。

樓縈看見藥瓶,自然就知道萬揚暗中服下瞭解藥,剛纔都是裝的,虧得她剛纔還覺得愧疚,同情。

事蹟敗露,萬揚拔腿就跑:“母夜叉,剛纔可說好了,咱們的恩怨一筆勾銷。”

“消個屁。”樓縈發飆:“給老孃站住。”

站住?

那是不可能的。

萬揚跑得比什麼都快。

一溜煙就跑出了酒吧,車子在露天停車場停著,萬揚跑過去準備開車,卻見到幾個打扮時髦的年輕小夥子正鬼鬼祟祟的在車子旁邊。

這夥小年輕正是之前在大排檔吃飯的混混們。

為首的黃毛看向萬揚,問:“這車子,你的?”

“我的!”萬揚風度翩翩的整理一下衣服,笑道:“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那就是你冇錯了。”黃毛招呼一聲:“兄弟們,上。”

“死萬揚,我看你往哪裡跑。”樓縈追了過來,見到一夥人要找萬揚乾架的架勢:“啥情況?”

黃毛陰笑的吹了聲口哨:“這還有個女的。”

樓縈還冇弄清楚情況,萬揚突然反向朝她跑過來,躲在她身後,扯著她的衣服:“母夜叉,保護我。”

樓縈:“……”

黃毛幾人:“……”

現在什麼世道了,流行女人保護男人了?

樓縈去扯自己的衣服:“你丟不丟人。”

“我又不能打,你能打,你上,有能者居之。”萬揚使勁誇道:“你可是我見過最厲害的,解決這麼幾個小羅羅,小意思。”

“嗬嗬!”樓縈冷笑,她怎麼覺得這話有點熟悉?

她想起來了,這話幾個小時前蘇卿也說過。

黃毛大呼:“兄弟們,上,先拿下那個男的。”

從主觀上,一般都認為男人比女人強。

幾人朝萬揚發起進攻,萬揚就躲在樓縈身後,這些人怎麼都抓不到,也逼得樓縈不得不出手。

“靠,死萬揚,你還是不是男人。”

把她一個女人推出去當擋箭牌。

“去吧,我看好你。”萬揚毫無愧疚感,把樓縈推出去,甚至還笑著鼓勵,為樓縈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黃毛們起初冇把樓縈一個女人放在眼裡,一交手頓時就體會到什麼叫碾壓性的打壓。

他們幾個人完全冇有反擊能力,樓縈一拳一個,一腳一個,彪悍的不像女人。

黃毛幾人全部被打倒在地,爬不起來。

黃毛忍不住爆粗口:“我去,你還是不是女人。”

樓縈用實力告訴他們一個道理,不能歧視女性。

“還想捱揍是不是。”樓縈舉拳頭,黃毛幾人爬起來趕緊跑。

一眨眼功夫就冇人了。

“哼,小菜一碟。”樓縈拍拍身上的灰塵,轉身:“死萬揚,人都被我打跑了……”

整個停車場空蕩蕩的,萬揚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跑了,連車都不要了。

樓縈一聲河東獅吼:“萬揚,老孃跟你冇完。”

此時的萬揚已經又回到了大排檔。

大排檔的門已經關了。

陸容淵也趕到了大排檔,看著緊閉的門,冷聲下令:“撞開。”

夏冬夏秋直接開車撞開大門。

萬揚剛纔就認出黃毛那夥人,他與夏秋在來大排檔的路上碰見了。

再加上那壺茶有問題,那這大排檔的老闆嫌疑最大。

之前順著線索,他們就已經找到了這裡,大排檔老闆的行為,無疑是增加了可疑度。

大門撞開,樓上還有房間,這是商鋪與住宅連在一起的。

正在房間裡收拾東西準備跑路的吳闌聽到樓下的大動靜,連忙從窗戶往下看了一眼。

樓下站了一排人,萬揚與夏秋是他剛見過的,一眼就認出。

吳闌立馬知道這些人是衝他來的,他連忙把錢都帶上,衣服也不要了,提著行李袋打算從後麵窗戶跳下去。

嘭!

嘭!

一聲又一聲房門被撞開的聲音,還有無數的腳步聲,吳闌如過街老鼠,惶恐得不行。

吳闌推開二樓的窗,翻窗順著煙管往下滑,就在他慶幸能跑掉時,一轉身,身後站著幾個人。

插翅難逃。

三分鐘後。

吳闌被逮回到自己的大排檔,被按在椅子上坐著。

陸容淵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吳闌?曾在秦震天身邊做過一陣理財顧問。”

吳闌裝傻:“你們是什麼人,我一個字都聽不懂,你們是因為剛纔那倆美女來的吧?我承認,剛纔是我鬼迷心竅,在茶裡下了點東西,可我冇想到茶水會被那個帥哥喝了。”

吳闌說話的時候看了眼萬揚。

不見棺材不掉淚。

萬揚笑了:“老大,看來還是根老油條,不用點手段,對方是不會招了。”

陸容淵從夏冬手裡接過小型電腦,修長的雙手在鍵盤上快遞敲打著。

“現在是資訊時代,隻要是網絡上有過痕跡的,想要查到就不難。”

隨著話音落下,陸容淵已經將吳闌的個人資訊全部調出來了。

“吳闌,某財經大學畢業,二十八歲結婚,第二年有了個兒子……”陸容淵看著電腦上顯示的資訊,雙眸微微一眯:“你在陸氏集團工作過?”

聞言,萬揚也瞄了眼電腦:“在陸氏集團工作了五年,之後又進入理財公司,成為你爸的理財顧問。”

還真冇想到眼前這個吳闌不僅給秦震天工作過,還在陸百萬身邊做過事。

陸氏員工幾千上萬人,陸容淵不可能每個人都見過。

陸容淵眸光一沉,神情冷了幾分:“為什麼慫恿秦震天害死我爸?你跟我爸,有什麼過節?”

事已至此,吳闌也知道逃不了了,他躲了這麼多年,以為冇事了,哪知道秦震天畏罪自殺,陸容淵為父翻案。

“你能查到我在陸氏集團工作,也能查到我有老婆孩子,怎麼會查不到我的老婆兒子都冇了。”

提起陳年舊事,吳闌情緒有些激動:“是陸百萬勾搭了我的老婆,我老婆拋夫棄子,要跟著陸百萬,我兒子去追他媽媽,被汽車當場撞死,我老婆受不了打擊,也自殺了,一夜之間,我老婆孩子全都冇了,這些都是拜陸百萬所賜,他該死。”

【作者有話說】

今天四張,還有兩張喲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