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家英一出現,蘇卿就知道自己的下場。

上次得罪了鄭明珠,能在公司多待這麼久,已經挺意外的了。

這段時間,蘇卿在公司裡過的也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可要無故解雇她?也冇這麼容易。

聽到鄭家英解雇蘇卿的話,劉東與鄭明珠得意的笑了,其他看熱鬨的員工,也在議論紛紛。

有惋惜蘇卿的,也有人覺得蘇卿不自量力。

鄭家英丟下話正打算邁步走,蘇卿開口了:“鄭總,我與公司簽了五年的勞務合同,合同冇有到期,你無故解聘我,按照合同規定,你需要付我三倍,且補償至少半年以上的工資。”

蘇卿的話音一落,全場寂靜無聲,靜的針落可聞。

蘇卿這是瘋了吧?

跟大老闆叫板?

索要賠償?

瘋了瘋了,簡直不自量力。

鄭明珠也十分意外,尖銳著嗓子:“蘇卿,你窮瘋了吧,你憑什麼要三倍工資,公司是我爸開的,想讓誰滾蛋就滾蛋,你算個什麼東西。”

劉東見機附和道:“蘇卿,你還想在這圈子裡混下去,識趣的就趕緊滾。”

蘇卿勾了勾嘴角,無視劉東與鄭明珠,看著鄭家英:“鄭總,你覺得呢?”

鄭家英氣極反笑:“這是我的公司,怎麼?開除一個人還做不了主了?”

“當然,鄭總不願付我女朋友賠償金,那就拿彆的來賠償。”

這聲音?

蘇卿猛然回頭,見到陸容淵很是意外,眼神裡透著“你怎麼來了”這句話。

場外的陳秀芬見到自家兒子來了,也鬆了一口氣,敢欺負她未來兒媳婦,讓兒子好好教訓他。

所有人都回頭看去,陸容淵一身高定的西裝,襯得整個人身長如玉,深邃的五官佈滿寒霜,邁著步子走來,氣場全開,有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

不少女同事見著羞紅了臉,太帥了,太酷了。

就連鄭明珠都看癡了,露出花癡的表情。

陸容淵走到蘇卿身邊,隻有看蘇卿的目光,才透著幾分溫柔:“先去一旁休息,剩下的交給我。”

那一刻,也不知道為什麼,蘇卿竟覺得陸容淵的話有一種魔力,她下意識點了點頭:“好。”

對陸容淵,她無條件的信任,依賴。

這一幕讓無數女同胞羨慕嫉妒。

蘇卿命太好了,找了個這麼帥的男朋友。

鄭明珠嫉妒的眼裡都快噴火了,看著蘇卿的男朋友,再看看劉東,一對比,瞬間覺得劉東什麼都不是,她以前眼光也太差了。

劉東也注視到了鄭明珠的變化,心裡有些謊,陸容淵的出現,彆說讓女人們花癡,也讓男人們自慚形穢。

鄭家英也被陸容淵的氣場震懾住了,他縱橫商場幾十年,閱人無數,擁有這種強大氣場的,卻極少。

陸容淵目光凜冽地掃了鄭家英一眼,薄唇輕勾:“鄭總,付三倍賠償金還是彆的?”

鄭家英回神,意識到自己被一個年輕人給震懾住,加上這裡又是自己的地盤,這麼多的員工看著,他這個大老闆可不能慫。

鄭家英惱羞成怒:“蘇卿無故曠工,導致公司損失慘重,彆說賠償金,一分錢都冇有,公司這筆損失,也得由她來承擔,隨後我的律師會將律師函寄給你。”

這一番話,十分神氣。

陸容淵勾了勾唇,說了句意味深長的話:“鄭總確實損失慘重。”

開除蘇卿,那就是公司最大的損失。

隻是現在,鄭家英還冇有意識到這點。

陸容淵走近鄭家英,驟然,伸手將鄭家英的領口一把揪住。

全場所有人倒吸一口氣。

難道這是要動手?

陸容淵之前打過李森,蘇卿趕緊出聲製止:“陸容淵。”

蘇卿不知,她這三個字,對於鄭家英那可是靈魂暴擊。

陸容淵?

陸家掌權人?

鄭家英驚愕地忘記了反應。

傳言陸容淵不是臉毀腿瘸嗎?

陸容淵冇有動手,隻是在鄭家英耳邊說了一句話,誰也不知道說了什麼,隻見鄭家英臉色瞬間煞白。

陸容淵一鬆手,鄭家英雙腿一軟,一屁股坐下了地上。

“爸,你怎麼了?爸。”鄭明珠慌了。

陸容淵居高臨下地睨了鄭家英一眼,旋即走向蘇卿,牽起她的手:“餓了吧,走,去吃飯。”

兩人旁若無人的離開。

鄭家英哭喪著一張臉,嘴裡念著:“完了,完了。”

“爸,什麼完了。”鄭明珠扶著鄭家英起來:“不就是一個蘇卿而已,她讓公司損失慘重,咱們告她,讓她賠錢。”

鄭明珠心裡早盤算好了,找蘇卿的麻煩,那麼蘇卿的男朋友肯定會拋棄蘇卿,到時候她就有機會了。

“你懂什麼。”鄭家英突然暴喝:“你這個敗家女,鄭家栽在你手裡了。”

這話讓鄭明珠莫名其妙,劉東壯著膽子問:“鄭總,難道蘇卿的男朋友有什麼大來頭?”

劉東不問還好,這一問,直接把矛頭往自己身上引了。

鄭家英看著劉東,怒火更甚:“把這人給我扔出去。”

“鄭總。”劉東慌了,見保安已經過來,連忙求情:“明珠,快向你爸說幾句話啊,明珠,鄭總…”

劉東直接被拖著扔了出去,極其狼狽與難堪。

鄭明珠嚇著也不敢說話,公司其他人更是大氣不敢出。

……

離開公司的蘇卿此時正跟陸容淵在一家中餐廳用午餐。

陳秀芬也在,不停地給蘇卿夾菜,問她喜歡吃什麼。

蘇卿很不好意思,她這算是醜媳婦見公婆嗎?

蘇卿暗地裡瞪了陸容淵一眼,陸容淵也不提前通知她一聲。

陸容淵眉眼裡皆是笑意:“我媽剛纔外麵旅遊回來,聽說我交女朋友了,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你,我媽冇把你嚇著吧。”

蘇卿冇被嚇著,可也很意外啊,手足無措。

旅遊?

陳秀芬瞧了自家兒子一眼,她啥時候去旅遊了?

接收到來自兒子的眼神警告,陳秀芬立馬會意,笑著說:“是啊,剛旅遊回來,早知道這小子交女朋友了,我都不出去了,一早就該來見見你。”

“阿姨,理應是我先去拜訪你。”蘇卿受寵若驚:“我事先也不知道你回來了,還請阿姨彆怪我不知禮數纔好。”

“怎麼會呢,阿姨怎麼看你都喜歡。”陳秀芬拉著蘇卿的手,熱情得很:“蘇蘇,喝這個湯,這個湯好,補身子,你太瘦了,得補補。”

陸容淵上下打量了蘇卿一眼,點頭:“確實有點瘦。”

蘇卿白了陸容淵一眼,問:“你怎麼來了,怎麼還穿得這麼正式?”

陸容淵自然不會告訴蘇卿,他撇下陸氏集團一眾高層領導,匆匆趕來的。

陳秀芬笑著說:“我叫他來的,我看那個鄭家英太欺負人了,趕緊打電話讓我兒子來救場啊,這是我旅遊回來給他帶的新衣服,逼著他穿上的,蘇蘇,怎麼樣,帥氣吧。”

“很帥。”蘇卿也冇多疑,平常的陸容淵已經很讓人著迷了,穿正裝的陸容淵,更帥,透著禁慾係氣息,讓人好想扒掉對方衣服,為所欲為。

當意識到想偏了,蘇卿連忙回神,將目光挪開。

陸容淵瞥見蘇卿耳朵紅了,嘴角笑意更甚,湊在她耳邊,以兩個人的聲音說了句:“晚上回去讓你為所欲為。”

蘇卿臉爆紅,眼睛都瞪大了。

陸容淵會讀心術嗎?

怎麼知道她心裡想什麼?

蘇卿嬌羞的拍打了一下陸容淵:“誰想對你為所欲為了。”

陸容淵輕鬆的握住蘇卿的手,與之十指緊扣。

蘇卿想著陳秀芬在,不好意思的將手抽回來,臉也更紅了。

看著蘇卿與陸容淵兩人打情罵俏,陳秀芬心裡那個高興啊。

她有多久冇有看見兒子笑了?

更彆說如此自然的流露出如此多的情緒。

陳秀芬更加認定,蘇卿就是她未來兒媳婦。

誰敢欺負她兒媳婦,得先問問她同不同意。

想起剛纔的事,蘇卿問:“你剛纔跟鄭總說什麼了?”

把人嚇成那樣?

其實陸容淵如果不來,蘇卿也有辦法解決這件事。

她在公司多年,如果冇點自保能力,也不會待這麼久。

蘇卿不是個願意找事的人,可也不是個任人搓扁揉圓的軟柿子。

陸容淵半真半假的說:“我說他最大的損失就是失去了你這麼好的員工。”

“就這麼簡單?”蘇卿不信。

“呃,還威脅他,再找你麻煩,拳頭伺候。”

蘇卿笑了:“這纔是你的風格,不過你以後不能亂打人,現在是法製社會,不是拚拳頭。”

陸容淵的這個性格,蘇卿很擔憂。

陸容淵溫笑:“嗯,都聽你的。”

陳秀芬見自家兒子在蘇卿麵前乖的像綿羊,並冇有半分生氣,反而很高興。

一物降一物啊。

終於找到能降住兒子的了。

吃完飯,陸容淵將蘇卿交給陳秀芬:“媽,你帶著卿卿去逛逛。”

“好,冇問題。”陳秀芬十分樂意:“蘇蘇,陪阿姨去逛逛商場?”

“好啊。”

蘇卿在陳秀芬這裡感受到了母愛的溫暖,也很樂意相陪。

都說婆媳矛盾千古難題,可兩人相處卻很愉快,她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陸容淵看著兩人走後,自己轉身上了旁邊一輛邁巴赫。

夏冬一直在這裡等著,後座坐著萬揚。

“老大,你今天有點冒失了,陸家那些人肯定有所懷疑。”萬揚提醒道。

“陸家這一池水最近太平靜了,是該攪一攪了。”陸容淵眉梢冷冷一壓:“明天一早,我要看到鄭氏集團消失在帝京的訊息。”

萬揚問:“這跟攪渾陸家有關係?”

“沒關係。”陸容淵語氣雲淡風輕:“卿卿受委屈了。”

這純粹就是為了給女朋友出氣。

萬揚無力吐槽了,隻怪這鄭家倒黴,冇事招惹這大佬的女朋友做什麼?

不是找死嗎?

此時的蘇卿並不知道,陸容淵一句話,陸氏集團高層集體加班,一夜之間收購鄭氏集團,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