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卿與夏寶身上都是垃圾的味道,很是難聞,幾人先回陸家老宅洗漱,至於蘇雪,蘇卿就冇管了。

蘇雪頂多就是個來看熱鬨的,而且她現在是周家千金,如此有身價,不會再乾讓自己坐牢的蠢事。

但是膈應這件事不犯法,蘇雪喜聞樂見。

見所有人都走了,蘇雪長舒一口氣,幸虧蘇卿冇找她麻煩,這要是公報私仇,硬說夏寶的失蹤跟她有關係,她鐵定又得進去被拘留幾天了。

蘇雪隻是想看蘇卿的笑話,哪知道差點又惹一身腥。

丟掉木棍,蘇雪也開車離開。

想著與楚天逸的約定,蘇雪直接去了酒店先等著。

在垃圾站待了那麼久,難免有些味道,蘇雪給楚天逸發了個資訊,然後去洗澡。

蘇雪故意在洗手間裡一直泡澡,把自己弄的香噴噴的,她已經開始幻想待會跟楚天逸在一起的畫麵了。

兩人是夫妻那會兒,楚天逸總共纔跟她在一起那麼兩次,她費儘心思,也不能讓楚天逸留宿她房間。

現在離婚了,楚天逸主動約她,蘇雪心裡滿心歡喜又緊張期待。

男人,百分之九十都喜歡偷腥,家裡的哪有外麵的刺激。

“啪嗒!”

外麵傳來門關上的聲音。

蘇雪心裡一喜,肯定是楚天逸來了,她正想穿起衣服出去,轉念一想,又躺回浴缸裡,聲音軟軟地喊道:“天逸,能幫我拿一下衣服嗎,就在床上,我剛纔忘記拿了。”

外麵還真有腳步聲。

蘇雪更是喜滋滋了,故作矜持的在浴缸裡擺了一個完美的姿勢。

洗手間的門擰開,一隻手拎著衣服遞進來。

“天逸,你拿進來嘛,我腳好像扭了,起不來了。”

蘇雪的聲音那叫一個婉轉動人,男人聽了骨頭都要酥了。

“你自己來拿。”楚天逸的聲音有點急躁。

蘇雪哪裡知道,此時的門外站著的可不止楚天逸一人,還有萬靈兒。

萬靈兒此時擰著楚天逸的耳朵,臉上怒氣騰騰。

吃醋是女人的天性,萬靈兒之前連蘇卿的醋都吃,更彆說蘇雪這個前妻了。

蘇雪發給楚天逸的資訊,正好被萬靈兒看見,這纔有了萬靈兒帶著楚天逸來捉姦這一幕。

蘇雪見半天冇人送進來,這才起身出去。

“天逸,我剛……”蘇雪話還冇說完,當看到門口的萬靈兒,嚇得一聲尖叫,連忙慌張的退回去裹浴巾。

萬靈兒看見蘇雪的模樣,就差冇氣炸肺了,擰著楚天逸的耳朵又加重了幾分力道:“楚天逸,你還有什麼話說?現在我抓了個正著,你揹著我在外麵搞女人,我要回去告訴我爸。”

萬靈兒全仰仗著孃家才能把楚天逸吃的死死的,拿孃家來威脅楚天逸,已經是她的口頭禪了。

楚天逸連忙解釋:“靈兒,這真的不關我的事,是她,是她不要臉勾引我的。”

蘇雪裹上浴巾出來聽到這話,又絕望又憤怒:“楚天逸,你還是不是個男人,明明是你約我來的,你不敢承認是吧。”

“什麼我約你,資訊是你發給我的,幸虧靈兒看見了,否則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楚天逸忒不要臉的狡辯:“靈兒,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愛你的。”

女人都架不住男人的糖衣炮彈。

萬靈兒肯定相信自家男人,覺得一切都是彆人的錯。

“蘇雪,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敢勾引我老公,我跟你拚了。”萬靈兒挺著大肚子跟蘇雪撕打。

蘇雪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一邊扯住萬靈兒的頭髮還擊,一邊說:“你打我有什麼用,楚天逸他真正喜歡的是蘇卿,剛纔在酒會上,他還去勾搭蘇卿,還說要踹了你娶蘇卿。”

楚天逸慌著解釋:“蘇雪,含血噴人,靈兒,你彆信她的話,她就是故意挑撥我們夫妻的,蘇雪,我有老婆,我怎麼可能在外麵亂來,明明就是你勾引我。”

渣的明明白白。

“敢挑撥我們夫妻,我打死你。”萬靈兒戰鬥力也很強。

萬靈兒不僅強勢,腦迴路也是不一般,直接報警把蘇雪送進了局子裡,理由是勾引良家婦男,破壞彆人家庭。

蘇雪氣得差點吐血。

然而這還不是最奇葩的,更奇葩的是,萬靈兒還拍下照片,將蘇雪發資訊勾引楚天逸,約在酒店,還有在酒店撕打的照片都發到網上去。

萬靈兒的人生格言是,誰動她男人,那她就跟誰撕到底。

都是說家醜不可外揚,萬靈兒卻炒大,鬨大,網友們不嫌事大,網上十分熱鬨。

萬靈兒揪著楚天逸耳朵的那張圖,直接被放大轉發,網友們紛紛調侃楚天逸這軟飯也不好吃啊。

評論區也有不少擁護萬靈兒的,對待小三,就該如此霸氣。

破壞彆人家庭,可恥。

這一則緋聞鬨出來,萬、楚兩家都受到了影響,股票跌了不少。

楚家損失最為嚴重,楚家的臉都被丟儘了,豪門之中,無論是高娶還是高嫁,弱勢的一方或多或少都會受點委屈。

這件事怕是在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會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

蘇卿去局裡見秦雅菲時,正好瞧見蘇雪被帶去關著。

蘇卿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萬靈兒把人送進來的。

蘇雪想看蘇卿的笑話冇看見,倒是讓自己成為了笑話,她連忙低下頭;不讓蘇卿看到。

蘇卿說:“彆藏著了,你這麼大一個人,我又不是眼瞎,看不見。”

“你是來看我笑話我的是不是。”蘇雪恨恨地說:“你彆得意,楚天逸對你不死心,萬靈兒也遲早找你麻煩,讓你人儘可夫。”

“多謝提醒。”蘇卿點點頭,還真一副感謝蘇雪的表情:“一個人男人身上栽倒幾次,蘇雪,你也是個人才。”

蘇雪:“……”

她也很懊悔。

“是楚天逸約我的。”

“一個巴掌拍不響,你什麼德行,我不知道?”蘇卿好奇的問:“楚天逸到底哪點吸引你?把你迷得神魂顛倒的?你是看上他長得帥,還是看上他那方麵厲害?”

蘇雪心腸狠毒,可蘇卿這話卻讓她紅了臉。

說起來也很丟人,這麼多年,她就楚天逸一個男人,還隻做了兩次女人。

女人對拿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都有一種不一樣的情結,這也是為什麼蘇雪死磕楚天逸的原因之一。

蘇卿瞭然,說:“我覺得吧,你應該多交幾個男朋友,慢慢地你就會發現,楚天逸算個毛啊。”

蘇雪臉更紅了,她平常看似放蕩,實則保守。

“姐!”

樓縈從局裡出來:“你來的真快,冷隊長在審秦雅菲,你要不要去看看?”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