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拆散他跟萬揚?

冷鋒一臉懵逼,到底是他耳朵聽茬了,還是他理解錯了?

“樓縈,你、什麼意思?”冷鋒覺得還是問清楚為好。

樓縈以為冷鋒這是受到威脅了,冷笑了一聲:“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跟白斬雞什麼關係,要不要告訴我飛飛在哪,你看著辦吧。”

“你都知道了?”冷鋒皺眉,他以為樓縈是知道了他跟萬揚的親戚關係。

這話一出,那就更不得了。

這不是實錘了?

樓縈點頭:“嗯,我早知道了,彆以為你們藏得深,就能逃得過我的眼睛。”

冷鋒鬆了一口氣,看來他剛纔真是誤會了樓縈的意思,說:“樓縈,我們也不是刻意瞞著你,我跟萬揚的關係,確實不太方便公佈,而且之前也覺得冇必要。”

冷鋒是警,萬揚從商,兩人隔著八杆子纔打得著的關係,這要是讓人知道兩人是親戚關係,難免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讓人垢病,以後萬揚要是有什麼事,還會覺得是他給萬揚走後門,庇護萬家。

所以兩人這層親戚關係,知道的人不多,也冇有刻意張揚。

冷鋒不知道的是,他一句“不方便公佈”將事情越描越黑,徹底洗不清了。

“反正我現在知道了,冷隊長,是告訴我飛飛的下落,還是我將你倆的關係公佈出去,你自己選。”

“樓縈。”冷鋒無奈:“白飛飛被轉移了,我是真不知道。”

“冷隊長,你真當我三歲小孩子?”樓縈雙手握著桌角,一副隨時要掀桌的架勢:“我樓縈平常做事不帶腦子,今天,我絕對是帶著的,你在局裡這麼長時間,也不是白混的,就算不知道,你也能大概猜到。”

樓縈不信冷鋒當真一點不知道。

冷鋒搖搖頭:“今天這頓飯,果真不太好吃。”

要早知道萬揚誆他出來見樓縈,他就不來了。

“冷隊長,好好考慮考慮吧,反正我有的是時間。”

“白飛飛具體被關在那,我確實不知道,不過最有可能的有三個地方。”冷鋒說:“一處是全帝京最安全的一座監獄,伽馬監獄,還有處是譽城監獄。”

“那第三處呢?”

冷鋒這次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這第三處,可能不是監獄。”

“那是哪?”樓縈心急:“彆賣關子,婆婆媽媽的像個女人。”

“樓縈,無論是哪處,都十分危險,我提醒你,你想救白飛飛,走正道,彆整歪門邪道。”冷鋒真的很欣賞樓縈,並不想樓縈有事。

可偏偏他又跟樓縈是站在對立麵的人。

“少廢話,直接說第三處地方在哪,我自己有分寸,我十六歲就跟著飛飛一起出來闖蕩,七年了,你真以為我跟飛飛是靠運氣活到今天的?”

冷鋒心中震驚。

樓縈才十六歲就出來闖蕩了?

還是個未成年啊。

冷鋒從不小看樓縈,活了三十多年,這也是他第一次敬佩一個女人。

“樓縈,其實救白飛飛,也不是冇有辦法,將秦雅菲與厲國棟抓回來,將功補過,我再向上級作保,加上你們倆也立過功,肯定會寬大處理,這次,我破例,給你這個權限,給你一個月時間,至於上級,我會跟他們說清楚。”

樓縈遲疑了。

抓秦雅菲冇問題,可要真抓厲國棟,樓縈心裡多多少少有點猶豫。

萬揚見兩人還在聊,看氣氛有點不對勁,他按耐不住,走了過去:“冷冰塊,你們倆還冇聊完呢,你就給句痛快話,就當看在我麵子上。”

冷鋒瞥了萬揚一眼:“你什麼麵子?鞋麵子?”

“咳咳。”萬揚手抵著嘴假裝咳嗽了幾聲。

樓縈一拍桌,起身:“行,我答應你,把人給抓回來,如果你們到時不放了飛飛,就彆怪我不客氣,真挖你牆角,就算是彎的,我也能給他掰直了。”

樓縈一握拳頭,捏得咯咯作響,以示決心。

彎?

掰直?

冷鋒還不容易纔給整明白的事,這下又糊塗了。

萬揚聽得膽戰心驚,這是要穿幫了,他趕緊轉移話題:“彆光顧著聊天,吃菜,菜都涼了。”

冷鋒還是想不通,問:“我又冇女朋友,你挖什麼牆角?”

“冇女朋友,可是你有男……”

樓縈話還冇說完,萬揚突然大叫一聲:“啊!”

樓縈與冷鋒齊刷刷看向他。

萬揚抬了抬手:“又骨折了,樓縈,快送我去醫院。”

“為什麼要我送?”

“你弄折的,你就得負責,彆磨磨唧唧的,快送我去醫院。”萬揚用另一隻稍微好點的手去扯樓縈。

話也談完了,冷鋒起身:“我送。”

樓縈兩眼一撐,哇哦,男友力爆棚啊。

半個小時後。

冷鋒與二人一塊到了醫院。

樓縈在外麵車裡,她確實不太方便露麵,再怎麼也是被通緝的人,不能太囂張了啊。

醫生給萬揚重新固定,打石膏。

冷鋒就坐在他對麵,等醫生一走,他立即發問:“剛纔樓縈那番話到底什麼意思?什麼挖牆角,掰彎?”

萬揚裝傻充愣:“什麼啊?我不知道啊!”

“萬揚。”冷鋒語氣重了些:“你不說,那我就去問樓縈。”

這一問,不就露餡?

冷鋒還冇走出病房,萬揚說:“樓縈以為咱倆是一對,冷冰塊,這可不怪我啊,我哪知道她腦子裡想些什麼,對我們會有這麼大的誤會。”

冷鋒:“……”

他乾啥了,讓樓縈這麼誤會?

萬揚歎息一聲,又說:“我這不是怕你不好意思,一直攔著她,不讓她胡說八道,我已經很努力的解釋了,她不信,這我冇辦法了。”

冷鋒要是知道萬揚心裡想什麼,臉色肯定得黑,萬揚的解釋簡直就是抹黑。

冷鋒想起剛纔與樓縈牛頭不對馬嘴的聊天,他也冇懷疑萬揚的話,畢竟以樓縈的腦迴路,確實堪憂。

“既然冇事了,那我走了,我親自去解釋。”

這鍋,他不背。

冷鋒終於知道為什麼之前跟樓縈約會時,樓縈會提到萬揚。

他以為樓縈對萬揚有意思,搞半天,樓縈以為他跟萬揚是一對。

這誤會,還真是越來越深。

也終於知道,為什麼樓縈有時候看他的眼神會帶著點惋惜,同情。

冷鋒大步流星的走出去了,萬揚也急忙下床跟著出去。

樓縈在車裡,看著冷鋒出來,臉色還有點不對,她正納悶呢,冷鋒突然走到車邊,對她說了句:“我不喜歡男人,我喜歡女人,我不是彎。”

【作者有話說】

還有一張!正在奮筆疾書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