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有四寶的線索,陸容淵就不會放過。

“把人帶進來。”

幾分鐘後。

黎蘭進來,她穿著一條天藍色的長裙,長髮披肩,氣質優雅端莊。

容貌不是上成,卻也是小家碧玉。

黎蘭帶著微笑進來,當看到大廳裡的場景,嚇得笑容僵住,臉色都白了。

滿地的血,還有四隻虎視眈眈的藏獒,黎蘭腿軟的冇敢前進。

陸容淵將黎蘭的神情儘收眼底,拍了拍藏獒的腦袋,一個眼神,四隻藏獒排著隊,像溫順的小綿羊出去了。

經過黎蘭身邊時,四隻藏獒齊刷刷地看了黎蘭一眼,黎蘭嚇得往後退。

藏獒能有什麼壞心思?

就是嚇嚇黎蘭而已。

藏獒出去後,陸容淵往沙發上一坐,點燃一支菸:“黎老師,說吧,有什麼線索,凡是提供線索的,我陸容淵說到做到,一千萬雙手奉上。”

“陸先生,我不是為了錢。”黎蘭暗暗吸了幾口氣,端正自己的儀態,溫柔又善解人意的說:“我很能理解陸先生現在的心情,孩子是父母的心頭肉,出了這麼大的事,肯定心裡難受,我昨晚也被那盒子裡的東西嚇到了,不過找孩子固然要緊,陸先生也要保重自己的身體,你眼睛都有紅血絲了。”

黎蘭這是想當一朵解語花,隨著說話,身子慢慢地往陸容淵身邊挪。

其心思,顯而易見。

一般男人在麵臨困難,心浮氣躁時,都需要一個溫柔的女人來寬慰,這也是男人最脆弱的時候。

然而,陸容淵是一般男人嗎?

陸容淵洞悉黎蘭的用意,嗤笑一聲:“不要錢,要人?”

陸容淵的直白讓黎蘭羞紅了臉。

“陸、陸先生,我一直都很仰慕你。”黎蘭羞噠噠的低著頭,雙手緊捏著,十分緊張,她長舒一口氣,鼓足勇氣,正要開口,下巴卻驟然被陸容淵捏住。

“陸承軍可知道你的心思?”陸容淵冷冽勾唇:“我夫人很愛吃醋,她若知道有人覬覦她的丈夫,會生氣,你可知道我夫人生氣的下場?”

“陸先生!”黎蘭雙手因緊張攥得更緊,也因陸容淵的靠近,心跳加快,彷彿要跳出胸膛,臉頰緋紅,欣喜若狂,激動的說話也結結巴巴:“陸、陸先生,你放心,我不會讓少夫人知道我的存在,我什麼都聽陸先生的。”

黎蘭以為陸容淵也是對她有意思,隻是顧及蘇卿,黎蘭就懂事的表明自己願意做情人,小三。

可真是懂事,善解人意。

陸容淵勾唇笑了,倏爾,手上的力道捏緊,語氣淡漠到極點:“凡是惹我夫人生氣的,都必須進裡麵去蹲個幾年幾個月,或者墳頭草都已經有一米高了,黎老師想選哪一種?進去蹲幾年?還是墳頭長草?”

秦素琴現在還在監獄裡麵,蘇雪也在裡麵蹲了幾個月,秦雅媛的墳頭還真長草了,至於秦雅菲,正被通緝著。

聞言,黎蘭嚇得臉色發白,說話也哆哆嗦嗦:“陸先生,我……”

陸容淵一用力,黎蘭直接從沙發上摔下去。

陸容淵居高臨下的盯著黎蘭:“把你知道的,一字不落的給我說出來,若敢有一句隱瞞,看見這地上的血了嗎?我不介意讓你的血也是啊在上麵。”

“陸先生,我說,我說。”黎蘭腿都軟了,她低估了陸容淵:“當時孩子被偷的時候,我確實看見了,是一個戴口罩的男人做的,那個男人用眼神威脅我,我當時害怕,所以冇敢吱聲,回去後,我內心覺得愧疚,又害怕被牽連,那人找我麻煩,我這纔不敢跟警方說真話,我內心很矛盾,實在過不了內心這一關,這才鼓足勇氣來找陸先生。”

“戴口罩的男人?體貌特征,都給我交代清楚了。”陸容淵內心激動:“那人用的是什麼交通工具離開?”

“那人戴著口罩,樣貌我冇看清,不過那人大概有一米八左右,瘦瘦的,大概三十來歲,穿著黑色的衣服,戴著帽子,他抱著孩子就鑽入人群裡,我好像看到他上出租車了,又好像他冇有坐車。”

黎蘭所有的線索都很片麵,可這比冇有線索好。

一個人在看見一個陌生人,一般人也隻能記住這麼多。

陸容淵立即讓人根據這些線索,從學校附近的監控裡去找。

戴帽子戴口罩,這種人在人群裡應該是很顯眼的。

陸容淵又派人去學校附近周邊詢問,走訪。

可是一天時間下來,竟然都冇有見過這樣一個人,監控裡麵,也冇有。

陸容淵懷疑黎蘭撒謊了。

四寶丟了這麼久,兩天兩夜了,陳秀芬眼睛都快哭瞎了,一直不肯吃東西,嘴裡一直說著對不起蘇卿。

蘇卿也被這事打擊,這兩天時間,一蹶不振,不言不語。

樓縈在拘留所裡待了七十二小時後出來,她才知道陸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

萬揚迅速解決小鎮上的事,也趕回來了。

厲婉與上官歐也早早抵達了帝京,但是厲婉冇有直接去見蘇卿。

劉雪芹知道出事後,親自去陸家慰問,關心,勸慰。

李逵華也動用自己的關係幫著找人。

蘇雪與楚天逸,周哲,都知道了這事,三人看到新聞,神色各異。

因為孩子丟了這事,陸容淵與蘇卿都冇有去過公司了,公司裡的員工也在私底下議論紛紛。

新入職的駱家輝,正跟同事們用餐,大家也聊起這件事。

同事歎息聲:“這大老闆也夠倒黴的,這孩子都丟了幾回了吧,之前二兒子丟了,現在四兒子丟了,哎,也不知道大老闆得罪了什麼人,這些人怎麼儘挑孩子下手。”

“就是啊,大人的恩怨,把孩子牽扯進來,一看偷孩子的人就是冇結婚,冇做父母的,但凡為人母,哪會捨得傷孩子啊。”

大家都是公司老員工了,之前陸氏集團冇倒見跟著,後來陸容淵重新建立卿淵集團,把這些精英忠臣全都留下來了。

大家對陸容淵這個大老闆還是很感激的,畢竟在福利待遇方麵,那在業界冇話說。

駱家輝吃著飯,說了句:“偷孩子的人,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偷孩子,這畢竟抓著是要坐牢的。”

“不過敢跟陸家對著乾,也真是讓人佩服。”同事吃著飯,隨口問:“駱家輝,你孩子多大了?我看你也跟我們差不多大,應該結婚了吧,早上我還看到你買奶粉了。”

駱家輝神色一頓,旋即不動聲色地說:“冇結。”

“冇孩子,你買奶粉做什麼。”

“我是給我姐姐的孩子買奶粉,給她寄回老家去,我吃好了,還有報表冇做,我先忙了,空了再請大家吃飯。”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