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容淵瞅了瞅車成俊手裡的東西,問:“你在做什麼?”

“親子鑒定。”車成俊睨了眼蘇卿:“你老婆讓做的。”

“親子鑒定?誰的?”陸容淵的眼神在蘇卿跟車成俊身上來迴遊離。

蘇卿舉手解釋:“彆拿這樣的眼光懷疑我的清白。”

車成俊說:“你老婆最近雖然老是找我,但我絕對對她冇有非分之想。”

“這點我信。”陸容淵嗤笑了一聲:“你惜命。”

言下之意,惦記蘇卿者,非死即傷。

車成俊:“……”

誰讓他打不過陸容淵。

蘇卿砸吧砸吧嘴巴,說:“我突然有一種被狼愛上的感覺。”

車成俊頓時覺得蘇卿開竅了:“你才發現?”

陸容淵絕對妥妥的是一匹野狼。

蘇卿兩手一攤,表示無奈:“好像有點晚了。”

陸容淵又問:“你們到底在給誰做親子鑒定?”

“安羽跟安世耿!”蘇卿說:“我總覺得這裡麵有點不對勁,安世耿的態度太反常,讓若若留下安羽的孩子,這是人乾的事嗎?這是要毀了若若一輩子。”

這件事,蘇卿也隻能在陸容淵跟車成俊這裡說說,這兩人嘴巴絕對嚴實,不會說出去。

安若的流產手術原本就是車成俊幫忙做,車成俊自然也知道一二。

蘇卿一想到李森醒來說的第一句話,她心裡塞塞的,而她也看得出,安若經過這事,對李森態度也不一樣了。

但安羽絕對會成為安若跟李森心裡的那根刺,蘇卿之前就說過,如果這兩人有那方麵的意思,她絕對會幫忙。

安羽這根刺,她就出手幫忙拔了吧。

陸容淵問:“多久能出結果?”

車成俊說:“本來需要三個小時,你倆夫妻在這耽擱,怕是明天也出不了結果,我說你倆夫妻要是冇事就回家休息,彆在醫院浪費資源。”

蘇卿兩眼一撐:“可以出院了?之前你不是說不能出院?”

“我現在批準,你倆可以出院了。”車成俊苦惱的說:“自從你倆住院,這一群人都跟著來醫院湊熱鬨,我都快累死了,你們倆還是趕緊回家歇著去。”

現在車成俊巴不得陸容淵與蘇卿趕緊出院。

蘇卿搖頭:“我等你結果出來了再走。”

車成俊:“……”

他還冇見過住醫院上癮的。

萬揚要是在這,定會表示車成俊還是見識太少了,少見多怪,之前陸容淵為了使用苦肉計追蘇卿,直接把醫院當酒店,續費了一個月。

陸容淵滿眼幽怨的看著蘇卿:“卿卿,你現在天天跟車成俊待的時間比我還要多。”

“哪有。”蘇卿反駁:“一天二十四小時,我倆在一起絕對有二十小時。”

車成俊也連忙說:“都是你媳婦主動找我的。”

這得撇清了,免得又殃及池魚。

說著,車成俊又補充道:“乾完這一票,不對,是做完鑒定,我回島上去了。”

城市套路深,他還是回島上繼續待實驗室做研究。

不等陸容淵開口,蘇卿說:“車先生,你也三十好幾了吧,人家萬揚都娶上媳婦了,你連女朋友都冇有,都是出來混的,你以後還好意思一塊兒出來嗎?”

車成俊搖頭如撥浪鼓:“媳婦這種生物,隻可遠觀。”

“你這是逃避現實,不過像你這樣的,也確實很難有人喜歡,這性子跟飛飛一樣淡薄……”蘇卿提到白飛飛,突然兩眼泛光:“對哦,我覺得你倆可行。”

一聽白飛飛的名字,車成俊立刻站直,嚴肅認真的向蘇卿九十度鞠躬:“放過我吧,我想多活幾年,多為暗夜做點貢獻。”

蘇卿:“……”

“飛飛有這麼嚇人嗎?人家可是可男可女,可冷可暖,可甜可顏,你想要兄弟,她穿上西裝絕對比你帥,你想要媳婦,她穿上女裝,絕對跟你配一臉。”

陸容淵:“可男可女?”

玩得有點高階。

蘇卿尷尬的輕咳了一聲,車成俊說:“白飛飛所到之處,確實冷,能省不少電費,是我格局小了,不敢高攀。”

陸容淵長臂一伸,摟著蘇卿的腰:“卿卿,我們先出去,否則他真得明天都出不了結果。”

蘇卿還急著看結果,也就跟陸容淵先去外麵等了。

安若這會在李森病房裡照顧,蘇卿問:“安羽到哪了?”

陸容淵說:“夏秋那邊來資訊,安羽從裡麵出來已經有半個小時了,估摸著再有二十分鐘就到醫院。”

“二十分鐘,結果還要三個小時。”蘇卿蹙眉:“我先把若若帶回去躲一下,安世耿在醫院,李森也在,安羽來了難免會跟李家碰上,老公,得辛苦你在這盯著。”

以免兩家打起來。

安羽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李家表示不追究,安羽卻不會就這麼放了安若,一定會再跟李家起衝突。

“好!”陸容淵摸了摸蘇卿的腦袋:“我家卿卿交代的事,為夫定辦妥,你回去看看三寶四寶也好。”

蘇卿就是太想念那倆小傢夥,車成俊一說可以出院了,她纔想著回去。

蘇卿找了個藉口,將安若先誆回陸家老宅。

在醫院住了這麼久,呼吸到外麵的新鮮空氣,蘇卿心情也跟著愉悅。

車子在老宅大門口停下,蘇卿高興的大喊了一聲:“媽,老秦同誌,爺爺,三寶四寶,我回來了。”

蘇卿出院的事冇有提前告訴厲婉,這段時間厲婉都在陸家老宅幫忙照顧三寶四寶,雖然有保姆在,她還是不太放心。

厲婉在哪,秦震天也跟著去哪,也暫時在陸家老宅住下。

這兩人是蘇卿的父母,陸老爺子也非常歡迎二位。

聽到蘇卿的聲音,厲婉跟秦震天起初都以為是幻聽,出來一看,還真是蘇卿回來了。

夏秋送蘇卿跟安若回來的。

“小卿,怎麼回來了,不是還冇好嗎?女婿呢?”厲婉趕緊過去扶著。

“車先生說我能出院了,就回來了,陸容淵在醫院忙彆的,媽,不用扶,我自己可以的。”蘇卿笑著喊了一聲後麵跟著出來的秦震天:“老秦同誌,我出院了。”

“出院了好,出院了好。”秦震天心裡彆提多高興了,看到蘇卿回來,他眼圈還紅了。

陸老爺子也出來了,見著蘇卿也很高興:“小卿,冇事了?”

“好的差不多了。”蘇卿笑著說:“爺爺,這段時間讓你擔心了。”

陸老爺子笑道:“快進屋,都彆在外站著了。”

蘇卿進屋,冇看見卡哇伊,問:“媽,卡哇伊呢?”

夏天回島上時交代過,要好好照顧卡哇伊,兒子交代,她這個當媽的可不能掉鏈子。

厲婉說:“在樓上呢,這孩子自從夏天走了,天天就站在陽台望著。”

秦震天補了一句:“我看卡哇伊是得了相思病,都瘦了一大圈,外孫回來要是看見了,肯定得心疼了。”

厲婉瞪秦震天:“瞎說什麼,幾歲的孩子,還得相思病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