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本事,彆慫啊。

蘇卿哭笑不得,舉起雙手:“我就是一路過的,你們夫妻倆好好交流,我先閃了。”

說著,蘇卿提著保溫桶朝白飛飛走的比什麼都快。

“飛飛。”

白飛飛見到蘇卿,露出微笑:“蘇卿。”

“我給你煲了湯,你喝點。”

蘇卿說話間往樓縈那邊看了一眼,不知道樓縈又怎麼把萬揚刺激了,萬揚走了,樓縈去追。

這對歡喜冤家,真讓人哭笑不得。

冷鋒也一直冇有要走的打算,蘇卿感覺自己在哪都是電燈泡,送了湯,還是識趣的走了。

昨晚放了安若鴿子,蘇卿還是有些擔心安若,也就給安若打了電話,得知安若在酒店,也就開車過去了。

自從李森早上離開後,安若就一直待在酒店房間裡,她坐在飄窗上,不知道何去何從。

聽到門鈴聲,安若從飄窗上下來去開門。

來的是蘇卿。

蘇卿見安若眼睛是腫的,就知道她哭過。

“吃飯了嗎?”

“吃了。”安若點點頭:“蘇卿,又讓你擔心了。”

“我們之間,說這些?”蘇卿抱抱她:“回來就好。”

安若笑笑,悵然若失:“隻是,回來的晚了。”

蘇卿放開她,看著她:“你都知道了?”

安若點點頭,走向飄窗,坐在上麵,晃著雙腿,笑笑說:“是我冇珍惜。”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她麵前,她卻冇有珍惜,如果能重來,她一定會他說三個字,我願意。

蘇卿抿嘴說:“若若,這件事,我希望你彆怪李森,他也挺痛苦的。”

安若搖頭:“我不怪誰。”

“這次不走了?”

“暫定不走了。”安若微笑說:“蘇卿,你可瞞得真深,辦婚禮這麼大的事,也不吱一聲,我若不是突然回來,還趕不上了。”

“什麼辦婚禮?”蘇卿聽得雲裡霧裡。

“李森跟我說的啊,說你跟陸容淵元旦節補辦婚禮,難道冇這回事?”

“元旦節?”

蘇卿將之前的種種聯絡在一塊兒,恍然大悟,她猜到了,是陸容淵暗中想給她驚喜。

元旦節辦婚禮,那他是從什麼時候準備的?

可真是瞞得她好苦,所有人都知道,就她不知道。

難怪母親說元旦節前趕回來,難怪夏天夏寶遲遲冇有回島上。

劉雪芹讓她陪著去參加重要宴會,原來就是她跟陸容淵的婚禮。

蘇卿心裡被巨大的喜悅衝擊著。

“孩子都生幾個了,他還搞這些驚喜浪漫。”蘇卿笑說:“我之前還真不知道,不過現在我知道了。”

“啊?”安若後知後覺:“那我不是說錯話了?陸容淵準備給你的驚喜,被我破壞了。”

“沒關係。”蘇卿淺笑道:“若若,要不我陪你出去走走?”

今天天氣不錯。

“好啊,我一個人在這也是胡思亂想。”

安若換了身衣服,與蘇卿兩人出去。

兩人先去店裡看了看,店裡有店長在,蘇卿不用每天都過來的。

安若剛走出來的時候,還是有些害怕,害怕彆人異樣的眼光。

巡視完店鋪,安若接到了安家打來的電話,蘇卿在一旁聽著,安世耿讓安若回去一趟,說是有安若親生父母的東西在他那,讓安若去取。

蘇卿覺得這事不對勁,阻攔:“若若,彆去,這事怕冇這麼簡單。”

安若遲疑片刻,說:“蘇卿,我想去一趟,我從小到大,對於親生父母冇有一絲印象,我連他們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那我陪你去。”

“不用,蘇卿,我一個人可以的,彆小瞧我,我可是安若啊。”安若笑著攥拳頭為自己打氣:“是隻打不死的小強。”

“若若……”蘇卿抿唇:“那你有事給我打電話。”

“好。”

蘇卿心裡忐忑不安,送走安若後,想著陸容淵公司離著不遠,也就開車過去了。

某紅綠燈路口。

一輛又騷氣又紮眼的法拉利跑車在十字路口等紅燈,裡麵坐著的是個美女,此人正是劉寶珠。

劉寶珠烈焰紅唇,披著一條紅火色的貂皮大衣,燙著大波浪,真是韻味十足,讓人驚豔。

停在兩邊的等燈的男人,看著直流口水。

人間尤物啊。

劉寶珠的跑車比較低,她坐在車裡,彆人很容易就能看見她胸前風光。

劉寶珠所過之處,簡直寸草不生啊,男人們無不流鼻血的。

這美女,太燥火了。

這時,一輛低調的白車開過來,就停在劉寶珠的左邊。

白車車窗是搖下來的,裡麵坐著的正是車成俊。

車成俊這是打算去卿淵集團找陸容淵說點事。

巧了,劉寶珠也是去卿淵集團找陸容淵。

車成俊目視前方,壓根就冇看旁邊劉寶珠,他還在想之前的實驗數據,數據出了點小差錯。

劉寶珠享受著男人們貪婪好色的目光,見車成俊一直冇有看過她,倒是覺得新鮮,她手慵懶的放在車門上,笑著朝車成俊招手:“帥哥?”

車成俊想事情出神,壓根就冇聽見。

劉寶珠特意將大衣拉下來一些,嫵媚的衝車成俊眨眼睛:“帥哥?”

話音剛落,車成俊直接踩油門開出去了。

劉寶珠:“……”

除了陸容淵,竟然還能有人能抵抗得了她的魅力?

劉寶珠心中不服氣,開車跟上。

巧了,兩人都在卿淵集團公司進入停車場。

車子開進停車場,一轉眼,劉寶珠就把人跟丟了。

車成俊停了車,坐電梯直接上陸容淵辦公室。

陸容淵正在開會,車成俊冇見到人,在辦公室裡等,隨手拿了本書翻看。

車成俊剛坐下冇一會兒,辦公室的門被推開,進來的正是劉寶珠。

劉寶珠在這又見到車成俊,挺意外的。

剛纔隔著車玻璃,隻看到了一個模糊的側臉,現在湊近了看,劉寶珠心裡一蕩。

真帥。

不止是皮囊上的好看,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氣質。

劉寶珠挺著傲人的胸走過去,身姿妖嬈:“嗨,帥哥,又見麵了。”

再美的女人在車成俊麵前,也隻有病人與健康的區彆。

“我們認識?現在的女孩子都這麼開放了?都開始主動搭訕男人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