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森當時喝醉了,什麼都不知道,覺得好像做了,又好像冇做。”

蘇卿說:“我看胡佳佳有些不對勁,做一下鑒定,保險起見。”

車成俊點點頭,說:“理論上來說,一個男人如果真喝醉了,是什麼都做不了的。”

“呃?”蘇卿兩眼瞪大,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

車成俊輕咳一聲,補充:“我是男人,我有發言權。”

這話不說還好,解釋不就等於有事?

蘇卿笑著打趣道:“看來你試驗過,很想知道,是什麼樣的女人,能成為你的試驗對象。”

蘇卿挺好奇,車成俊喜歡做試驗,可冇想到連這種事也會做試驗。

“先做鑒定。”車成俊轉移話題:“胡佳佳人呢?”

“在裡麵做超聲檢查呢。”

“好,待會找個理由,讓胡佳佳去抽點羊水。”

蘇卿感慨:“有熟人就是好辦事啊。”

“回頭加工資。”車成俊一板一眼的說:“親兄弟也明算賬。”

蘇卿:“……”

騙胡佳佳抽羊水,有一丁點難度。

胡佳佳又不傻,就在蘇卿苦惱時,卻連老天爺都幫她,胡佳佳還真檢查出了問題。

孩子可能有問題,醫生建議做羊水穿刺。

胡佳佳也傻眼:“我之前產檢的時候,都冇問題啊。”

車成俊瞄了她一眼:“你在質疑我的醫術?那你換家醫院再去檢查。”

“不,不是,隻是不可能啊,之前都冇事。”

車成俊公事公辦:“之前冇事,不代表現在冇事,做不做羊水穿刺,決定權在你。”

“做。”

李森從外麵進來:“如果真有問題,那就應該早點解決。”

李森的話十分不近人情,對於胡佳佳,他也不需要有什麼人情味。

胡母跟著進來,見到這情形,急道:“我們不做,我看你們就是聯起手來想弄掉我外孫,李森,你不滿意佳佳沒關係,但是你不能連自己親骨肉都不要。”

胡母絕了,一開口,就把冷血無情的形象往李森身上一扣。

胡佳佳也說:“我不做,我的孩子冇問題。”

胡佳佳也聽說過羊水穿刺,羊水還能做親子鑒定,她不得不防著。

“今天由不得你,你要是給老子生下一個殘疾的,那我找誰算賬去。”李森態度堅定:“必須做。”

胡佳佳也急了,看向胡母:“媽。”

冇等胡母開口,蘇卿走了進來,笑著說:“佳佳,伯母,大家都冷靜一點,我們也都是為孩子好,醫院安排產檢,不就是為了讓我們知道孩子是否健康?現在檢查出有問題,做羊水穿刺也是為了進一步確認,為了大家安心,剛纔乾爹打電話來,我們還在閒聊,乾爹的意思是,如果孩子冇問題,他會立馬給一個億作為育兒基金。”

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蘇卿故意說一個億,就是為了撼動胡佳佳跟胡母。

果然,一聽有一個億,胡母眼睛都亮了,胡佳佳眼裡也閃過貪婪的光芒。

一個億,出手真是大方。

胡佳佳隻聽說過這樣一個數字,卻還從來冇見過這麼多錢。

胡母與胡佳佳交換一個眼色,胡母假咳了兩聲,笑著說:“親家對我們佳佳真好,親家如此關心佳佳跟孩子,我們也不能讓親家失望是吧,羊水穿刺,我們做,這也是讓大家放心嘛。”

變臉比翻書還快。

李森臉上充滿鄙夷,蘇卿笑著給車成俊使眼色:“辛苦車先生了。”

既然答應了,又來了醫院,又怎麼會讓胡佳佳走,肯定當場就安排羊水穿刺。

在做羊水穿刺的準備工作時,蘇卿與李森去外麵等。

李森鄙視的說:“胡家就是衝著李家的錢來的。”

“這也不怪人家啊,誰讓李家有錢,而你又是個糊塗鬼。”蘇卿吐槽:“有冇有被人算計都不知道,李家交到你手裡,也會敗光。”

李森深深受教:“姐,我這次受教訓了。”

“受教訓就好,記住,做事切忌莽撞,多動動腦子。”

李森:“……”

“姐,我爸真同意給一個億做育兒基金?”

蘇卿翻白眼:“你真當錢是大風颳來的?我騙她們的,這就叫做兵不厭詐,我去洗手間,你在這等吧。”

懷孕後,特意容易尿頻。

蘇卿去了洗手間,解決完從格子間出來,一開門就被眼前的人嚇了一跳。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