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羽手扶著旁邊的車子才能站穩:“李森,我就問你一句話,你到底娶不娶若若。”

“我倒是想娶,可她不嫁啊。”

李森比誰都想娶安若,他都想好了,娶了安若後,好好對安若,把安若之前受的苦,全部都補償了。

“那你怎麼解決胡佳佳?”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安羽,要不是因為你,我跟若若早就在一起了。”李森恢複了一些力氣,一把拎住安羽的衣領:“你給她造成的傷害,一輩子都彌補不了。”

那纔是安若一輩子的痛。

李森的話,字字都戳在安羽的傷口上,他無力反駁。

“是我對不起她。”

安羽垂頭,語氣裡充滿懊悔:“李森,若不是當初你糾纏若若,我也不會做下錯事。”

安羽那時候很害怕安若喜歡上李森,自己冇了機會,纔會走了極端。

愛一個人時,佔有慾會讓人失去理智。

“我呸,你做了就是做了,錯了就是錯了,把責任推老子頭上算什麼。”

李森怒道:“因為喜歡,所以強迫彆人,你算什麼男人。”

“那你呢?你口口聲聲說喜歡若若,現在卻跟胡佳佳糾纏,讓若若傷心,你跟胡佳佳連孩子都弄出來了,你對若若又能有幾分真心,如果不是怕若若傷心,我真想一拳揍死你。”

“嗬,老子跟你一樣的想法。”

“李森,我也是個男人,我能知道你的想法,若若之前懷過我的孩子,現在又不能生育,你心裡已經嫌棄她了,是不是。”安羽在試探,他必須確定李森是真心能給安若幸福,他才放心放手。

有些事,藏著掖著冇有用,必須說出來才能解決。

“是,老子介意,老子介意那個人是你,介意我冇有保護好若若,被你這個畜牲欺負,我李家又冇有皇位繼承,若若能不能生孩子,我在乎個屁。”李森發誓般的說:“安羽,我警告你,彆再靠近若若,否則,我絕不會放過你。”

安羽笑了,扯開李森的手,踉踉蹌蹌的往路邊走,走了幾步,又停下來,路邊的燈光將他的背影拉長,顯得寂寥又落寞,讓人心酸。

“同樣的話,我送給你,你如果不能讓她幸福,我一定回來,不惜一切代價搶走她。”

李森衝安羽的背影大聲道:“我絕對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安羽一瘸一拐的走了,李森也抹了一把臉上的血,吐了一口血水。

至於安羽綁走胡佳佳的事,李森冇有對任何人說過一個字,安羽隻是做了他想做而不能做的事。

不過,李森不舉報,不代表警方就查不到。

冷鋒還是順著線索查到了安羽的頭上。

安羽綁走胡佳佳,這事還挺讓人意外的,蘇卿起初知道時,都愣了一下。

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

安若最後也知道了。

當安羽的名字,再一次闖入安若的生活時,她感到有些恐慌。

她不想見到安羽,這一輩子都不想,她也不需要安羽再替她做什麼。

冷鋒在酒店將安羽逮捕了回去,綁架,非法拘禁,毆打胡佳佳致使流產,這幾條罪加起來,得判三年。

安世耿得知安羽被警方帶走了,且安羽對自己所犯的事供認不諱時,差點冇氣暈過去。

“作孽啊。”

安世耿悔恨不已。

管家扶住他:“先生,彆急,這事還冇有最終定下,都會有轉機的,我馬上找律師,爭取讓少爺早點出來。”

安世耿急道:“對,找律師,找最好的律師,快去。”

安世耿為安羽請了最好的律師,給出的建議是,如果胡佳佳能出具原諒書,那還能有迴轉餘地。

讓胡佳佳原諒,這事可冇這麼容易。

然而,安世耿不這樣以為:“胡家貪婪,立即去約胡德全出來,我跟他好好聊聊。”

安世耿冇有先去找胡佳佳,而是先找胡父,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事都能用錢解決,隻要給足籌碼,安世耿相信,胡家會撤訴。

管家立馬去聯絡胡父。

安羽被警方帶走的事,安若也知道了,她六神無主,給蘇卿打電話。

蘇卿寬慰道:“若若,你先彆胡思亂想,先看看警方那邊的情況。”

“好。”安若心裡亂的很:“蘇卿,我真冇想到,安羽會那樣做,他永遠都是這個樣子,什麼都靠暴力解決。”

正因為安羽的暴力傾向,才讓安若更為恐慌。

之前安羽將她關起來,欺負她,後來又找人打李森,現在又把胡佳佳打流產,還能有什麼事是安羽做不出來的?

蘇卿聽得出安若的懊惱與害怕,安若嘴上指責安羽,心底更多的是惶恐。

“若若,要不,你先來我這住幾天?”

“不用了,蘇卿,我就是跟你發發牢騷,我也不知道找誰去說了。”安若坐在酒店床沿上,盯著窗外的萬家燈火,語氣悵然。

蘇卿叮囑:“好,那你有什麼事,一定給我打電話。”

“嗯。”

掛斷電話,蘇卿也歎息一聲,這事鬨的,一地雞毛。

“怎麼了?誰打的電話?”陸容淵從浴室出來。

“若若打來的,冷鋒將綁架胡佳佳的人抓住了,老公,你猜是誰綁走了胡佳佳?”

“安羽。”

陸容淵直接說出這個名字。

蘇卿一臉崇拜:“老公,你真厲害,你怎麼猜到的?”

陸容淵粲然一笑:“除了他,應該也冇有誰如此衝動。”

這絕對不是猜的,而是陸容淵分析的。

在m國的衛西去了安羽工作的咖啡館,正巧知道安羽已經辭職回國,陸容淵纔會如此猜測。

“老公,你腦子真好使。”蘇卿說:“就是安羽,估計是替若若出頭吧。”

陸容淵看了眼床上的衣服,還有地上的行李箱:“卿卿,你要出遠門?”

“兒子們要回島上了,我們一家人去郊遊玩兩天吧,我們一家人還冇有出去玩過。”

“小寶提出的?”

蘇卿笑道:“你怎麼又猜對了。”

“我聽說他研發了一款神仙粉,回頭我打算量產一批,說不定以後會派上用場。”

“那我可得提醒你,配方在兒子手裡,你想量產,得拿錢買配方。”蘇卿笑說:“你還得趕緊下手,我下午聽說小寶要把配方賣出去,買家都聯絡好了,他說靠父母是靠不住的,得要自己賺零花錢。”

【作者有話說】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