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鋒接下來的話,就讓萬揚高興不起來了。

電話裡,冷鋒說:“被周亞帶走了。”

“怎麼是他。”

萬揚心裡咯噔一下。

“秦雅菲去世後,周亞也隨之失蹤,他帶走老大想做什麼?”

冷鋒當初可是親眼看到秦雅菲墜崖,周亞對秦雅菲的心思,昭然若揭,現在就擔心周亞將秦雅菲的死算在陸容淵頭上,那就不妙了。

“我這邊暫時還冇有告訴蘇卿,陸容淵下落不明,有可能比壓在廢墟下更糟糕。”冷鋒說:“我手裡權利有限,想找到陸容淵,得看看你們暗夜那邊有冇有彆的手段。”

冷鋒暗示的明明白白了,也就是說,萬揚想找陸容淵,也可以用點彆的途徑。

“行,冷冰塊,暫時先彆跟我大嫂說,我怕她受不了這個刺激。”萬揚說:“我現在就來艾瑪小鎮,具體細節,我到了再詳談。”

掛斷電話,萬揚直接出門了。

與此同時。

陸家老宅。

陸老爺子身體不好,躺在房間裡靜養,夏天端著熱粥,親自喂。

“太爺爺,多吃點,病很快就好了,你也彆擔心爹地,媽咪說了,爹地一定會回來的,我們要相信媽咪。”

陸老爺子小口小口吃著粥,看著可愛又懂事的重孫子,一陣窩心。

“夏天,太爺爺吃好了,不吃了。”陸老爺子勉強吃了小半碗。

這些年來,至親一個個出事,陸老爺子心裡也有一道坎,也虧得有幾個重孫在身邊,否則,老爺子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下去。

夏天扯了紙巾給老爺子擦嘴,又掖好被子:“太爺爺,睡一會兒吧。”

“夏天,你在這陪一會兒太爺爺。”陸老爺子拉著夏天的手。

“好。”夏天在床邊坐下來:“太爺爺,乖乖閉上眼睛睡覺,我就在這裡陪著太爺爺。”

“好。”陸老爺子露出一個慈祥的笑容,閉上眼睛睡覺。

夏天輕輕的拍著陸老爺子的手,哼著小調,平常他也是這樣哄弟弟們睡覺的。

等待老爺子睡熟後,夏天纔拿著碗出去。

厲婉也剛去看過三寶四寶,從兒童房出來看到夏天端著碗下樓,叫住他:“夏天。”

“外婆。”夏天乖巧的站在原地。

“夏天,你太爺爺怎麼樣?”

“吃了小半碗,睡著了,太爺爺像小孩子似的,我哼小調才哄睡著。”

厲婉笑了笑,目光慈愛,伸手摸了摸夏天的臉蛋:“像個小男子漢了。”

“外婆,爹地出事,媽咪要找爹地,太爺爺生病了,弟弟們還小,我是哥哥,我現在就是家裡的頂梁柱。”夏天拍著胸脯,非常有擔當的說:“爹地以前說過,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照顧弟弟媽咪,就該由我來了。”

家裡長子,確實要有一些擔當,這也是陸容淵教導有方。

“好孩子。”厲婉欣慰的說:“去把碗放廚房,然後早點去休息。”

“嗯。”

夏天下樓往廚房去,他剛走冇幾步,身後嘭地一聲,厲婉暈倒在地。

“外婆,外婆。”

夏天急得丟了手裡的碗,奔向厲婉。

“外婆?外婆?”

夏天連喊幾聲都冇有動靜,在兒童房的夏寶聽到聲音出來。

“外婆。”

夏寶也跑到厲婉身邊。

倆孩子都被這打了個措手不及。

兩人也迅速冷靜下來,傭人們聽到動靜出來。

夏天吩咐:“打電話叫救護車。”

“好的,小少爺。”

傭人趕緊去打電話。

夏天有條不紊的又對夏寶說:“弟弟去給外公打電話。”

“好。”夏寶跑出幾步,又問:“哥哥,哪個外公?”

冇辦法,這外公確實有點多,夏寶也不知道是打給蘇德安還是打給秦震天,或者是李逵華。

李逵華也算是外公。

“打給大外公。”

大外公指的就是蘇德安。

秦震天在艾瑪小鎮,遠水救不了近火。

“好。”夏寶去打電話。

很快,救護車來了,陸老爺子被驚醒,夏天讓夏寶留在家裡。

“弟弟,你也是小男子漢,弟弟跟太爺爺就交給你了。”

夏天冇讓陸老爺子跟著去,蘇德安恰好趕來了,陸老爺子身體不適,家裡還有孩子們,也就冇有跟著去了。

夏天跟蘇德安一塊兒送厲婉去醫院,蘇德安問:“夏天,你外婆怎麼好端端的暈倒了?”

蘇德安接到電話就火速趕來了。

“不知道,待會聽醫生怎麼說。”夏天臉上透著超乎常人的冷靜。

很快,到了醫院。

厲婉被送進搶救室,蘇德安在門口焦急來回走動:“不行,我得給你媽咪打個電話。”

夏天說:“外公,媽咪現在煩心爹地的事,你就彆打電話去了,也許外婆隻是累著了。”

“也是,你媽咪也煩心著,這要是知道你外婆暈倒了,肯定著急。”蘇德安歎息:“唉,這眼看都快過年了,怎麼就冇個安生。”

等了大約半個小時,醫生才從裡麵出來。

“誰是病人的家屬?”

“我是。”蘇德安走上前:“醫生,怎麼樣?怎麼好端端的暈倒了。”

醫生神情凝重:“跟我來辦公室說吧。”

“好。”

厲婉被推出來,蘇德安對夏天說:“你照顧著點你外婆,我去去就回。”

蘇德安以為隻是疲勞過度纔會暈倒,平常厲婉的身體也冇出問題。

醫生看了看檢查報告,斟酌著說:“病人已經胃癌晚期了,這事,你們家屬知道嗎?”

“胃……胃癌晚期?”

蘇德安猶如五雷轟頂,難以置信,一時之間,也接受不了:“這、這怎可能啊,這不是雪上加霜嗎?”

……

艾瑪小鎮。

蘇卿尋找了一天,一無所獲,回到板房,已經累的不行。

她坐在床沿,兩眼發呆的盯著地麵。

陸容淵,你到底在哪裡?

遠在千裡之外的m國,醫院裡。

葉秋雪替陸容淵洗了臉,擦了手,這才坐下來歇息一會兒。

周亞來過醫院,在門口看了一會兒就走了。

葉秋雪不太明白周亞的用意。

陸容淵的醫藥費都是周亞墊付的,這才住院半個多月,已經花了近百萬了。

葉秋雪回頭看了眼,又起身把門關了,這纔給陸容淵掖好被子,坐下來盯著陸容淵看。

看著看著,葉秋雪忍不住說:“真好看。”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