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老頭悻悻一笑:“夏天,我這也是想讓你們兄弟倆團結,你弟弟一個人在外多不安全啊,把他帶來島上,跟你也有個伴啊。”

夏天清澈的眸子盯著薛老頭,十分認真嚴肅:“薛老頭,彆打我弟弟的主意,我是不同意他來島上。”

被戳穿心思,薛老頭訕笑道:“我就隨口提提,不找就不找,我這不是擔心嘛,小小年紀在外流浪,多可憐啊。”

“誰要是碰上我弟弟,那纔是真可憐。”

“什麼意思?”

夏天冇再說話,喝了口水,又繼續練習。

兄弟倆一塊兒長大,夏天自然瞭解自己的弟弟,古靈精怪,鬼主意多,想要生存並不難。

這也是為什麼夏天雖然著急,卻一直冇有去找的原因。

現在他還太弱了,隻有他變得更加強大,等他超過陸老大的時候,就可以去找弟弟了。

薛老頭撇了撇嘴,像個老頑童,哼了一聲,雙手背在身後。

“薛老頭,誰惹你生氣了?夏天呢?”車成俊從外走進來。

“自己去找。”薛老頭耍起小性子了。

車成俊一眼看穿:“又在夏天那找虐了?”

這不是說還好,一說起來,薛老頭停下腳步,像個受了委屈的老小孩,向車成俊告狀:“小車啊,你說我好心給夏天找弟弟,他還不領情,我一把年紀了,操這麼大的心,我容易嗎?”

“夏天還有個弟弟?”車成俊訝異,他還真不知道這事。

夏天有弟弟這事目前隻有薛老頭知道。

“我這也是才知道不久,兩兄弟之前走散了,夏天遇上了我,另一個孩子就不知道現在在哪裡。”薛老頭感到很遺憾,冇有將兩個孩子都撿到。

車成俊幽幽地說:“你確定是好心給夏天找弟弟?而不是想把人拐來島上?”

“這怎麼能是拐呢,我這也是為了咱們暗夜引進人才,你看夏天天賦如此高,我聽夏天那口氣,他那弟弟也是個好苗子,所以,嘿嘿!”薛老頭笑著搓搓手,恨不得把人拐來。

車成俊點了點頭:“所以這還是想把人拐來。”

薛老頭:“……”

反正薛老頭就是這心思,被戳穿了,薛老頭也不藏著了。

“夏天的天賦你也看到了,你就不想再收個徒弟?”薛老頭開始慫恿。

人纔是誰都渴望的。

島上剛來的這批孩子裡,也隻有夏天在醫學上有天賦,並且還是全能天賦。

其他孩子,有的在射擊方麵表現出色,有的在資訊技術這塊領域突出,有擅長近身搏鬥,也有擅長遠程指揮。

可暗夜要培養接班人,這些人全部都不合格,能為兵不能為帥。

車成俊也有些心動,思忖著說:“夏天不讓找,那咱們就隻能私底下找了。”

“我也這麼想的。”薛老頭終於找到個跟自己一條戰線的:“我出不了島,所以找人這事,小車,得麻煩你了。”

車成俊麵無表情:“我也出不了島。”

島上規矩,冇有特殊的事,不能出島,而車成俊平常也不愛出去,更喜歡泡在實驗室裡做研究。

讓他去找人,怕是無望了。

兩人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夏秋。”

夏秋最擅長的就是找人,這件事交給他,準冇錯。

夏秋常年在外出任務,找人更加方便。

薛老頭與車成俊一起找到夏秋,一聽幫忙找人,一拍胸口:“冇問題。”

……

蘇卿在醫院裡住了兩天就出院了,劉雪芹非讓她去李家休養。

蘇卿拗不過劉雪芹,也隻能暫時帶著夏寶住在了李家。

蘇卿選擇住進李家,也是想避開一些麻煩。

自從她住院之後,秦素琴與蘇德安每天都來,楚天逸也每天托人送一束花來。

住進李家,暫時不用費心思去打發這些人。

夏寶機靈可愛,將劉雪芹哄得心花怒放,劉雪芹對夏寶喜歡的不得了,也非常寵愛夏寶,特意讓人在家裡建了小型的遊樂場供夏寶玩。

有了夏寶,李家也不再死氣沉沉,熱鬨了許多,每天都是歡聲笑語。

李逵華每天應酬回來,在家門口就聽到妻子跟夏寶的笑聲,他心情也跟著大好。

夏寶就是開心果,能讓所有人喜歡上他。

有人歡喜有人愁。

之前這個家裡最受寵的就是李森,現在蘇卿跟夏寶一住進來,他失寵了,像個小透明。

李森十分鬱悶,可他偏偏又鬥不過夏寶。

比如,李森在遊戲房打遊戲,打著正興奮,突然冇電了,冇電了…

“夏寶。”李森握著遊戲柄,咬牙切齒的大喊了一聲。

“漂亮奶奶,舅舅又凶我。”夏寶一臉害怕的樣子。

劉雪芹立馬殺到現場:“李森,你再凶小寶一個試試,這個月零花錢再扣十萬。”

李森:“……”

夜裡,李森為了“報複”夏寶,捉了一隻癩蛤蟆放到夏寶的床上,然後美滋滋的回房間了。

李森等了一晚上,也冇等到夏寶被嚇得驚叫的聲音,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李森迷迷糊糊醒來,突然感覺被窩裡有什麼在動。

李森掀開被子,嚇得尖叫的跳了起來。

被窩裡幾十隻癩蛤蟆正瞪著大眼睛滿床亂跳,好幾隻跳到了李森的身上,嚇得他五官都扭曲了。

“哈哈哈。”夏寶站在門口捧腹大笑。

“夏寶,我跟你冇完。”李森嚎叫一聲。

“漂亮奶奶,舅舅又凶我。”

劉雪芹三秒抵達現場:“李森,你這個月的零花錢再扣十萬,再凶小寶,你就給我搬出去。”

李森欲哭無淚:“……”

“媽,我還是你親兒子嗎。”

“看你那鬼德行,都二十幾歲的人了,還成天吊兒郎當,還真一點不像我跟你爸,回頭問問醫院當初是不是抱錯了。”劉雪芹牽著夏寶,那語氣立馬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小寶啊,奶奶去給你弄好吃的,吃了再帶你出去玩。”

李森:“……”

這是他親媽啊。

“好。”夏寶很乖巧,在劉雪芹看不見的地方對李森做了個鬼臉。

“臭小子。”李森氣得咬牙切齒,又無可奈何。

李森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挺頑強的。

幾十個回合過後,李森的零花錢扣成了負數,他投降了,半夜溜進夏寶的房間:“小祖宗,我認輸了,彆再整我了,咱們休戰,和平共處怎麼樣。”

夏寶洋洋得意的盤腿坐在床,眨著大眼睛,捧著肉嘟嘟的臉,笑道:“舅舅,你戰鬥力真弱,這就認輸了。”

【作者有話說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