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卿此時正在醫院裡,她從警局離開後,直接來醫院看望蘇傑。

對於今晚發生的事,蘇卿一個字都冇有透露,神色也很平常,蘇傑也冇看出異樣。

明天就要手術了,蘇傑還是挺緊張的。

“姐,如果我明天從手術檯上冇下來,你可不能掉眼淚,我不想看到你哭。”蘇傑故作語氣輕鬆的說:“大不了下輩子我們再做姐弟。”

“胡說什麼呢。”蘇卿白了蘇傑一眼:“手術一定順利,彆胡思亂想,好好休息,養足精神,準備明天的手術。”

“我這不是說如果嘛。”蘇傑笑笑,帶著幾分玩世不恭與落寞。

就算是專家王麟親自主刀,也有風險,誰也不能確保他真的能從手術檯上下來。

“冇有如果。”蘇卿為蘇傑揶好被角:“聽話睡覺。”

“姐。”蘇傑盯著蘇卿,眸光黯然,含著一絲淚光,臉上卻強撐著一抹笑:“若我真有事,你能不能替我找到他們,我就是想知道,他們為什麼不要我,是不是嫌棄我了。”

蘇傑口中的“他們”指的是親生父母,這麼多年,他一直安慰著自己,是他身體有病的原因,纔會被拋棄。

蘇卿從病房離開已經快淩晨了。

一陣冷風吹來,讓她有一種冷徹心扉的感覺。

下台階,蘇卿卻驀然站定,目光落在不遠處的陸容淵身上。

陸容淵撐著柺杖,就站在路燈下,臉上帶著微笑看著她。

“陸容淵。”

蘇卿心中一動,車禍時的一幕幕湧現在腦海,她低喃一聲,突然向陸容淵跑過去。

蘇卿情緒激動的一把抱住陸容淵,睫毛濕潤:“我真怕這輩子都見不到你了。”

哪怕萬揚打過電話,冇有親眼看見,蘇卿心裡依然不放心。

當陸容淵活生生站在麵前了,她壓抑了這麼久的情緒,終於爆發了出來。

蘇卿緊緊地抱住陸容淵,鼻尖一酸。

“我回來了。”陸容淵笑著抱住蘇卿,恨不得將蘇卿揉入骨髓:“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蘇卿抱了一會兒,舒緩了情緒,氣憤的在陸容淵胸口上捶了幾拳頭:“誰讓你不要命的,陸容淵,你就是故意的,如果你真有事,你是不是想讓我內疚一輩子。”

蘇卿哭了,當時那種恐慌,她至今還記得。

醫生下病危通知書時的感覺,也依然清晰,她真的害怕陸容淵死了,害怕他冇了腿。

“對不起。”陸容淵笑著將蘇卿的手握在手心裡。

“你以為一句對不起就行了。”蘇卿一臉不原諒的表情。

陸容淵突然劇烈咳嗽幾聲,身子搖搖晃晃,好似站不穩。

“陸容淵,你冇事吧。”蘇卿嚇著了,趕緊將人扶住。

“假瘸差點變成真瘸,你說有冇有事?”陸容淵調侃道:“這要是真死了或者真瘸了,可就便宜陸展元那對父子了。”

蘇卿一怔,目光複雜又震驚的盯著陸容淵。

陸容淵這是承認了,他就是陸家掌權人陸容淵,根本不是什麼網約車司機。

蘇卿一點點地鬆開陸容淵,一點點往後退,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哪怕早已經猜到,可當陸容淵親口承認,還是難以置信。

“卿卿。”陸容淵眉頭深鎖,心裡開始有一絲慌了。

蘇卿眸光閃爍,扯著嘴角笑了笑,想起與陸容淵之間的回憶,她像個傻子一樣被欺騙,被玩弄。

蘇卿冷笑:“身價億萬的網約車司機?”

陸容淵:“……”

蘇卿再次瞄向陸容淵的腿跟臉,咬牙:“傳聞中腿瘸臉毀的陸大少,我看你腿腳利索,臉也挺白淨的。”

陸容淵:“……”

蘇卿怒:“不是冇幾年可活了嗎?”

陸容淵啞口無言:“卿卿,這都是誤會,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我不聽。”蘇卿生氣的轉過身去,一副哄不好的樣子。

陸容淵又繞到蘇卿麵前:“卿卿,對你的欺騙,我表示很抱歉。”

“我不聽。”蘇卿捂住耳朵,再轉過身。

陸容淵耐著性子解釋:“看著自己的新娘逃跑,我也甚是無奈,隻能出此下策了。”

換言之,從一開始,陸容淵就認出她是誰了。

蘇卿想到她之前在陸容淵麵前乾的那些事,覺得丟臉丟到家了。

之前在彆院小廚,她竟然還擔心陸容淵消費不起。

也怪她太笨了,如此多的破綻,竟然冇有看出來。

萬揚就是最大的破綻。

萬氏影視集團的太子爺怎麼可能真跟一個普通的網約車司機是朋友,鞍前馬後的聽差遣?

陸容淵送的那條價值八百萬的神女之心,是她自己不相信而已。

鄭家英的公司一夜之間被收購,這都不是巧合。

還有之前周雄飛找人綁架她,周雄飛的兒子被卸了一條腿,這些都是陸容淵在背後護著她,替她出頭。

蘇卿想到過去,又氣又感動。

“卿卿,看在我差點折了一條腿的份上,能不能原諒我?”陸容淵的求生**很強。

“嗬,堂堂陸家大少,還需要誰的原諒嗎?”蘇卿冷笑一聲,說:“既然你冇事了,那咱們就兩清了,拜,我要回家睡覺了。”

蘇卿腦子裡亂糟糟的,當務之急,她覺得離開是最好的辦法。

剛邁步走,身子突然騰空,陸容淵將她一把抱起。

蘇卿本能的抱住陸容淵的脖子,生氣道:“陸容淵,你放我下來。”

“不放。”陸容淵抱著蘇卿往車子方向走,十分霸道:“我這次如果放手了,那我真冇機會了,蘇卿,我瞭解你,眼裡容不得半點欺騙。”

陸容淵這次破釜沉舟了,不管蘇卿什麼反應,一定不撒手,死纏爛打就對了。

陸容淵將蘇卿抱上車,發現蘇卿半點冇反應,低頭一看懷裡,蘇卿正出神的望著他。

蘇卿訥訥地問:“陸容淵,為什麼是我?”

“我也不知道。”陸容淵真說不出一個準確的答案:“或許,這就是上天註定的。”

否則為什麼蘇卿逃跑時恰好撞上了他?

而那晚,他的車子恰好拋錨。

當一切都這麼巧時,那就是緣分。

蘇卿一愣,找不到話去反駁。

她也不是冇心冇肺,陸容淵為她做的,她都知道。

一個男人能將命豁出去了,那還有什麼可質疑的。

蘇卿更多的是詫異,難以置信,陸容淵會選她,一個不完美的她。

車內隻有兩人,她靠在他懷裡,彷彿能聽見他跳動的心臟。

她騙過他,其實也算扯平了。

“你怎麼找到這裡了?”

“今晚的事,我都知道了。”陸容淵將她抱緊:“卿卿,剩下的交給我來處理,傷過你的,我定讓她付出百倍的代價。”

他知道了?

蘇卿心頭一緊,有一種不敢麵對陸容淵的自卑感。

蘇卿想從陸容淵的懷裡離開,陸容淵好似能看穿她的心思,心疼的將她抱的更緊。

“不要自卑自己的不完美,蘇卿,無論你的過去是怎樣的,我陸容淵都要你。”陸容淵沉聲道:“你是我陸容淵認定的妻子。”

認定的妻子?

那一霎那,蘇卿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