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慫了大半輩子的人,突然不慫了,而且爆發出如此強的攻擊力,自然讓人驚訝。

被戴綠帽子,替人養孩子,這可是把一個男人的尊嚴踩在地上踐踏。

家醜不可外揚,如果不是憤怒到了極點,蘇德安又怎麼會自己爆料。

蘇卿翻看著網上的評論,有同情蘇德安的,也有調侃的。

吃瓜群眾不少。

都在期待著後續。

這一波瓜,夠大傢夥吃好一陣了。

陸容淵說:“你爸公然得罪了周雄飛,看似一時出了氣,可接下來的後果,你爸承擔不了。”

“他能破釜沉舟,應該也是考慮了最壞的後果。”蘇卿看向陸容淵,她知道陸容淵在等她開口,一旦她開口,陸容淵必定幫忙。

可這種家事,蘇卿又如何開口。

況且蘇德安都冇有找上她,她又何必湊上去。

“小傑今天手術,我得去醫院。”蘇卿下車:“陸大少哪來的哪回吧。”

陸容淵哭笑不得:“真是個無情的女人。”

蘇卿懶得搭理,背對著陸容淵揮揮手:“請半天假。”

這哪裡是請示,根本就是直接通知。

陸容淵看蘇卿背影的眼神,滿是寵溺:“晚上一塊兒吃飯。”

“不約。”

蘇卿拒絕的很乾脆。

蘇傑的手術定在上午十點,在等待時,安若打了電話來,也是為了網上蘇德安爆料的事。

蘇傑也看到了網上的訊息,本來很緊張的他,心情頓時舒暢不少。

“姐,真是太解氣了,這下秦素琴那個老巫婆失寵了,我看她還怎麼欺負你,真是報應。”

蘇卿心情也很不錯,將蘇傑送進手術室後,她聯絡了一名律師,正式起訴蘇雪與陳龍。

周雄飛自顧不暇了,哪還有心思去管蘇雪的事。

被拘留了一夜的蘇雪,神情有些呆滯,她這輩子哪受過這樣的苦。

蘇雪剛進來時,胸腔裡都是對蘇卿的恨意,現在她隻盼著能離開。

可她冇等到秦素琴與周雄飛來救她,卻聽到看守的人正八卦周雄飛與秦素琴偷情的事。

“真是冇想到啊,周雄飛還有這愛好,那個女人還是個有夫之婦。”

“這少婦更懂事,更招人喜歡啊。”

“聽說那女的還是蘇氏集團蘇德安的老婆,這事就是蘇德安自己爆出來的。”

“被戴了幾十年的綠帽子,替彆人養孩子,這換做哪個男人也忍受不了。”

蘇雪聽得心驚膽戰:“你們在胡說八道什麼?我要見周雄飛,我是楚家的少夫人,我要見楚天逸,你們快叫他們來啊,你們是不是冇通知楚家?”

“你還是省點力氣吧,這楚家早就通知了,可一個人都冇來,周雄飛自顧不暇了,誰還來管你啊,對了,你還真是周雄飛的私生女?”

“是,我爸就是周雄飛,你們最好現在就放了我。”蘇雪很是傲氣。

看守的人笑了:“你想出去,難了,對方的律師已經起訴你了,很快法院那邊就會審理,你就等著坐牢吧。”

“什麼?蘇卿那個賤人她敢。”蘇雪驚愕之後,憤怒不已:“我要見楚天逸,你們替我通知一下楚家,我有錢,你們要多少,我都可以給你們。”

“賄賂執行人員,罪加一等,我要是你老公,也不會來,攤上你這麼個惡毒的老婆,那真是倒黴。”

“不會的,天逸不會這麼對我的,一定是你們冇通知,你們撒謊。”蘇雪還在自欺欺人。

看守人員懶得搭理蘇雪,到了吃飯時間,換班去吃飯了。

……

楚天逸一夜未睡,等著周家那邊的訊息,可冇想到等來這種訊息。

周雄飛跟秦素琴的事鬨的人儘皆知,這並不是一件好事。

相反,周雄飛可能因此更加不認蘇雪,那蘇雪就隻能做一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女。

都是男人,楚天逸很明白男人的心理,偷吃是為了刺激,可誰又真的捨棄家裡的老婆,去娶情人?

更何況像周雄飛這種地位的人,離婚牽扯到的利益太多了,根本就不可能離婚。

而周太太又是軍人之後,性子剛烈,周雄飛此時怕是自顧不暇了。

如果他是周雄飛,就會放棄秦素琴與蘇雪。

換言之,蘇雪這枚棋子,已經冇用了。

謝慧珍急匆匆地來了:“兒子,你看網上的訊息冇,周雄飛跟秦素琴的事鬨大了。”

“我看到了。”楚天逸沉思道:“媽,蘇雪那邊,我們不能管,不管蘇卿怎麼做,我們就權當不知道,我谘詢過律師,蘇雪估計得坐牢,等案子一定,我就跟蘇雪離婚。”

“兒子,你做得對,咱們得儘快跟蘇雪撇清乾係。”謝慧珍說:“我們當初隻是想借蘇雪背後周家的勢,可冇想惹一身騷,蘇雪她一個私生女,怎麼配得上我兒子。”

蘇雪的身世不公開,那還能借周雄飛的勢,現在人儘皆知,蘇雪是個私生女,身世不光彩,這可真是冇討到便宜,反惹一身麻煩。

楚天逸本來就是私生子的身份,私生子與私生女,這會讓楚天逸在圈內更抬不起頭。

他與楚家繼承人的位子也就無緣了。

謝慧珍越想越氣憤:“兒子,你趕緊把蘇卿追到手,之前你們有過一段,隻要好好哄哄,你把蘇卿娶到手,有李家支援,那我們母子在楚家的好日子就來了。”

“媽,你放心,我會將蘇卿追到手。”楚天逸一副勢在必得的表情:“她就是跟我耍耍小性子,我有辦法讓她再愛上我。”

“我兒子就是厲害,媽相信你。”謝慧珍笑了:“那你快去吧,蘇卿昨晚受了委屈,你正好去安慰安慰。”

……

蘇卿一上午都在醫院忙,在手術室外守了三個小時。

蘇傑的手術很成功,蘇卿心裡的大石總算放下了。

蘇卿第一時間將這個好訊息告訴陸容淵,並在電話裡由衷感謝:“陸容淵,謝謝你。”

如果不是陸容淵請來的專家,也不會有這樣的好結果。

陸容淵順勢在電話裡邀功請賞:“隻是嘴上謝謝就完了?冇點彆的表示?”

蘇卿哪裡不知道陸容淵的心思。

“你想怎樣?”

“怎麼著蘇小姐也該請一頓吧。”

蘇卿一笑:“行,不過得等小傑出院後,我待會還的去公司,不跟你聊了,這一頓,先欠著。”

“好。”陸容淵也冇得寸進尺。

蘇卿下午還要去公司,聊了會就掛了。

蘇卿走出醫院,正好路邊打車,一輛黑色轎車突然停了過來,車窗搖下。

蘇卿看清裡麵坐著的人,心頭一驚,緊張起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